遵从爸妈的教育方针,顺着社会的价值观,久而久之便不会为了自己做决定。人生这条路要怎么选?

文 |Youi

经营部落格半年了,但好像还没跟你聊过我为什么开始 Blogging?

一直都爱写字的我(可能是写日记的流水帐,或是照片旁附上一串多愁善感的话),未曾想过有天会以写字为业。

以前的我不爱读书,只看特定对我有帮助的书。学生时期成绩也是一般般,不想着出头也不敢吊车尾。从国小开始,父母认为我对设计有天份,就整条人生炼都跟设计形影不离。当时我并不知道,被动的接受一切安排的人生会是什么模样。写字赚钱?这选项完全不可能出现在亚洲人的“十大有前(钱)途职业”的清单里。

其实没有人是喜好“不分明”的,只有自己敢不敢做选择的区别。跟自己的欲望拉扯总需要一段时间,回首看日记,原来我从十八岁起就在想我未来要(能)做什么。而过了十年,我才真正做了决定并开始行动。延伸阅读:给迷惘的你:用这张图表,找到你的兴趣与专长


图片|来源

不要怪父母支配你的人生,是你没有为自己发声

大家应该都知道,“社会的教育体制”与“父母的期盼”能够让你变成另一个人,或着误以为那个人就是真实的自己,更糟的是,你可能正在试着说服自己“成为”那个人。

我就是后者最好的铁证。我喜欢画画,但打从家人送我去画画的补习班起,我对艺术的热忱就递减了。抹灭热忱的不是父母,而是这个社会体制:充满框架、制式化的教育。

我很抱歉自己曾经责备父母的过度管束,父母没有错,他们竭尽心力依照他们“过往的人生经历”来试图给予我们最好的照顾。同场加映:为了满足社会期待,我们如何一步步远离“爱自己”

高中毕业前夕,我没有拒绝父母对我的建议,去念了私立大学的媒体设计学系。期间曾经要求转系,却被父母安抚了下来:“再试试看一年吧。”

很快的,我大四了,密集的使用电脑使我有了职业伤害,严重的时候甚至头痛晕眩、视线变得一片白。我同时也领会到当设计师并不能让我赚到我理想中的、足够多的钱,至少在赔上自己的健康以前是很难办到的(当然我只是个案,世界上很多设计师都有着很不错的收入、健康的身体以及工作生活的平衡)。

妈妈带我去看了数间国术馆,但都没有任何成效。我几经想放弃,直到有一个师傅彻底的调整了我的脊椎,要我每天做康复的练习、用正确的姿势走路、用电脑。那时候问题总算短暂的解决了,我虽然满心欢喜,但心知肚明我不想再做跟电脑有关的工作。“我一定得转行,然后做一份不要一直用电脑的工作。”我默默在心里念着,但仍毫无头绪。

从那时起,我就一直在试图辟出人生的另一条路。后来我发现了,要能做不跟电脑有关的工作比登天还难,因为我所有能赚钱的技能都跟电脑绑在一起。

念完大学之后,我理所当然进了公司继续做设计相关的工作。后来离职出国深造念研所也是选了设计。但这次不一样,我出国不是为了写出更漂亮的履历,而是为了“找自己”。

念设计是我最快能出走的一枚旗子,离开家乡——是我第一次为自己做的最大的决定。

这一走就是两年。我错过了很多好朋友的婚礼、跟家人出国的机会,甚至失去了最爱的小鸟,虽然有伴侣的陪伴,那些“错过”仍让初到海外、重情感的我非常煎熬,但也很快的,那些情绪渐渐变得麻痹。

“或许所有的错过都是命中注定。”这是我的选择,而每个选择都有利有弊,十全十美并不是人生的本质,而那些失去与拥有都是生命的养分。

我将自己埋进设计系一贯有的作业堆里,由于出国不是因为热衷设计,所以我在念研所的两年间都不断的在思考接下来要走的路(且做作业时也不以创造优质作品集以方便未来好找工作为目的,我不断用作品说了好多自己的故事,同时完成一些未了的心愿,做了许多艺术、实验性质的、与商业无关的作品。当时连教授都为我的未来感到担忧)。

时间咻一下的过了,毕业后随即搬到纽约,第一次尝试跟伴侣同居并展开新生活。七月初,美国纽约的凌晨三点钟,我正焦头烂额的想着未来的工作走向(没错!我还在想,从十八岁就开始想还是找不到答案的人生大哉问),在无意间找到了一个部落格的课程,立刻就传讯息请妈妈从我在台湾的户头里汇款报名。

那是我第一次很坚定的跟父母表明我对职涯的期盼。落落长的讯息,换来意外的鼓励:“只要你想做的就去做,妈妈支持你!反正你已经有一技之长了,我不担心。”

两年的分开可以改变许多事,其中一件事就是让父母学会放手、宽心与建立信任。她的支持,令我想起了曾经责怪她“过度干涉”我人生的选择,却没想过其实是因为一直没有勇气为自己发声、替自己做决定所造成的结果。

做能让你看到“你想见”的未来的职业

那是堂价格不菲的课程,初期我甚至不敢跟伴侣或任何朋友提及自己买了那堂课。一个月后,在默默耕耘以及老师的鼓励之下,我正式公开了部落格。每天莫名勤奋地写文章,也多次尝试投稿到女人迷,从经过几次的失败到终于获得编辑对文章的青睐,终于有机会能在这里与你们说话。

写文字赚钱,是目前我可以做的、非常有发展性、且是任何一个职业都能做的事业。无论是工程师、理财规划师、设计师、教育家、体育选手、公务员,你都有可以分享的故事。而文字是历久不衰的,我不用靠想像来决定它在未来的趋势走向,当闭上眼睛,我开始可以“看见”我未来的理想生活情境。

那种对自己的职涯充满不确定、困惑的感觉骤然消失,而那“深信一件事情”的重量,是即使遭遇了各种挫折也不会被轻易动摇。

现在我可以果断地说,找到你想做的职业并不难。当你闭上眼睛,用你现在的生活画面去想像你十年后的未来,若你目前所看见的画面不是你想要的,或你无法看出什么能“让你兴奋”的事,或许你该重新思考你的职涯。


图片|来源

部落格不只是写字的地方,而是专属自己的造梦时区

部落格是一种自媒体,跟在 Youtuber、Instagram 当网红一样,只是你的主力不是做出漂亮的图或影片,而是为自己与大家写字。或许你对写字赚钱的概念只停留在业配文,或者赚广告费,但它其实就跟其他自媒体一样:有着无限的商机潜能。

部落格对我来说不仅是与人的连结、充实自我、让心灵修行的地方,更是我的“事业”。

在美国的这段当自由工作者的期间,我研究了许多欧美厉害的部落客(经常是月收入十万美金起跳),包含了他们经营的方法,或是整个部落格系统运作的模式。若你把部落格当事业来看,它真的不只是一个“写字的地方”,而是一个专属于自己的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有无限的可能,你能在里面跟自己说悄悄话、发表创作与想法、贩售自己的产品、结交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开工作坊等等,它不分时区,你不必在里面担心会不会落后别人。

部落格可以只是一个写日记的地方,它也同时能是一间公司。一间不用跟政府记名、不用花巨额的成本开实体的店面小铺,可以随时移动、扩充或缩减人力的公司。(当然若你的事业变大了,登记成正式公司能替你节省开销、带来更多法律保障。)

对我来说,经营部落格就像在扶养小孩(或任何有生命的形体),当你慢慢的点滴灌溉、学习如何照顾,它就能以你想要的面貌慢慢成长茁壮,它可以做你在旅行时最强的经济后盾,随着你走到天涯海角。

这是我对部落格的期许与认知。我很享受这个专属于我的时光,偶尔还有你们的陪伴。

要花多少年才能为自己的职涯做“正确”的决定?

在公布答案之前,得先定义何为“正确”。

那个正确,取决于你是否重视自己的直觉,而要能做到重视直觉,你必须要能“感受”它,我们必须唤醒你那颗沈睡、被大脑驯服多年的心。

人类一直以来都是群居动物,我们害怕失去夥伴,想融入社会避免特立独行;我们想做到父母对我们的期盼,不让爱我们的人失望。因此大脑听见了我们的诉求,并帮助我们做每一个“具有逻辑”的决策。

然而,那些都是所谓“常理”的决定。你重视了这个世界运作的规则,那你曾尊重过你的心声吗?

你的情绪会是直接表明“正确的决定”的第一个管道,要懂的聆听情绪并回应它(而这些事往往都会跟原有的认知产生冲突),若在第一时间压抑了它并选择用大脑来做决定,那个“正确”就会一次次地远离你。你会喜欢:找理想工作,就像找对的人:别人的理想型,不见得适合你

要能够做出正确的决定,先问自己是否通过这些测试:

  • 当你谈到那份工作时眼里会有光,充满兴奋与期待的想跃跃欲试,不管有多难实行。

  • 你能大声的跟你的朋友、家人分享你的工作,不管遇到多少挫折都为之骄傲。

  • 你能从那份工作快速地看到未来的蓝图,而不是充满模糊、猜测与不确定。

关于“到底要花多少年才能为自己的职涯做出正确的决定”的答案就是取决于你有多快开始认真聆听自己的心声、可以感受得到自己对每个决策背后当下的情绪,并选择让你感到“兴奋”的选项。

虽然我花了十年才找到这个正确的决定,有的人却一直都在做正确的决定。其实,所谓的正确就是符合你的心声的每个决定,即使你下一个阶段又变换了不同的方向,每一个过往都仍是塑造成现在的你的重要基石。最后,希望我们都不要让理想被埋没,因为那就像氧气一般每分每秒都驱动着我们的身体与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