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愤世妈妈林蔚昀,她说,妈妈们,不管是婚姻或者育儿,没办法的时候,就逃走吧。失败并没有那么可怕,也可能因为面对失败,让你重新找到其他的出路。

(回顾上篇:“有小孩的人生,就像天天被抢银行”专访林蔚昀:当妈妈已经很苦,你何必还凡事温良恭俭让?

每个人生阶段,我们都是另外一个不同的小孩

“其实我觉得我自己在婚姻中也是一个小孩。我没有自己想像中成熟。”有时是你照顾对方,有时是对方照顾自己。蔚昀坦言,虽然愤世,但丈夫也包容了自己很多不好的地方。

“成长这件事,并不是你长到 18 岁,在这之前你是一个儿童,在这之后你就成人,就一帆风顺。”她形容,那就很像电脑程式,需要定期更新,没有做到就会不符使用。

于是,当我问到她有没有什么给夫妻相处的建议,她只跟我说,会这样就是会这样,没办法:“譬如像我老公是波兰人,他说他每一餐都一定要有汤。于是我就开始煮,但每次煮他都不吃,或说等一下再吃。一等就等到隔天,就不好喝了。我很讨厌隔夜菜。”

但接着她要说,很多问题就是这样啊,你会无法理解,到底是为什么?你会想替自己争辩,情绪不停劳动,为此纠结。而就像眼前有一道墙,如果你只想着怎么跨越它、突破它,然后一次次面对自己就是无法突破它。那么接下来,你将为此责备自己,或者觉得自己就是很糟。

“打不过,就逃走吧,就像《月薪娇妻》里说的,逃避并不可耻,而且有用。”她说,接受婚姻就是这样,以及在找寻方法的过程中,如果你发现有些问题你就是没办法解决的话,就把它先放下。

那个放下,不是放下婚姻本身,或者放下对方。更多的时候,是放下焦虑的自己:

“当人家的妻子或者先生,你会因此而成长一次。因为你之前没有做过。 ”她想说,在每个阶段,我们都是另外一个不同的小孩,他们会一一拼凑成最后的你自己。

晴天有时,雨天有时。等等,可能也没那么浪漫。她要说,她的人生就像一直在挡灾,到头来,比较像是为了避免不好的结果,然后尽量尽量,让一切可以省时省力。

“愤世”的意义,是不只做时代的心灵鸡汤

理解自己的情绪以后,蔚昀说,再让我们接受自己就像个孩子。当妻子如是,当父母如是。

我很喜欢书里的一句话──我们都会去谈,每个小孩都是不一样的,但每个大人也是不一样的啊。当新手爸妈,你会期待自己当完美的爸妈,“但这样想的时候,你就没有允许自己能犯错。”

而说到这,她却转了话锋说,“当新手妈妈的时候,大家一定会告诉她‘妳当一个够好的妈妈就好了’,可是她一定会不相信。她会觉得我的‘够好’都是‘不够好’。”

“去跟他们说‘你已经够好了’,这就很像和一些人说,‘你怎么会看起来很胖呢你很瘦啊’,或者是对男生说‘你已经赚很多了啊’。而他一定会觉得不行啊,我要更好才可以。”

而回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愤世妈妈,承认一直到今天,她都还没有办法说我是一个够好的妈妈:“我到今天还在想我是一个好失败的妈妈。我常常怀疑我可以教孩子什么,我每天都在怀疑自己。”此刻的她好坦白:“我要教他怎么学习面对人生吗?但我自己的人生都走得歪七扭八;我能够给他什么陪伴?很多时候他有情绪时,我也没办法做到温柔同理啊。”

通常都是,先生气再说。气过了,再回头反省自己不该如何如何。

然而愤世妈妈就是,对她而言失败并没有那么糟糕。失败还有一些负面的东西,可以让我们重新检视自己的生活:“以前我会责备自己为什么要生气、为什么自己那么糟。那就像是一个病毒,你就会不停地开视窗出来,‘我为什么讨厌自己’,就会有另外一个自己跑出来说,‘那我为什么讨厌讨厌自己的自己’。没完没了。但现在我可以做到的是,我不去否定我的愤怒。”那些视窗,应该要喊停了,因为那终究没办法解决问题。

她说,你会有焦虑,对自己或对孩子,也没有什么问题。有焦虑是可以的;你不是为孩子着想、是为自己着想,这也是没问题的。但是要不断提醒自己,别让焦虑主导你否定自己,或者否定孩子。

也许面对那道墙,比较好的作法是,我知道这样不行,那么接下来我们再一起继续努力吧。好不好。

访谈到了尾声时,她聊起小时候我们都听过的那个故事,爬山爬山爬到半山腰,因为你停下来看花了,所以没办法攻顶:“那时候就会很相信这个故事,会觉得对啊我们人生的目的就是要攻顶。”这可能和我们接受的教育及整体社会氛围有关;我们总是没办法去满意、接受现在的自己:“大家都是告诉你,要不断地再接再厉,一山还有一山高,你要继续超越自己才行。”

“但后来我回头看时,我想说不对啊,如果在半山腰停下来看花会让你开心,那不是很好吗?”即使一般的主流价值,不曾教你这个。但她想说,她希望大家,孩子,母亲,或者父亲,可以去欣赏这个停下来的过程。她想说,你的生命,不是什么破关游戏,没有做了什么就能改变什么:

“即使停在那,你没有看到花,只看到一堆大便,也没关系。这就是人生嘛。”

写到这,我想到她在书上说的,小孩是甜蜜的水逆。第一次看到这句话时,我眼睛只直直盯着“甜蜜”那两字,想着苦到最后还是甜的;但后来,我又只看到“水逆”那两字,觉得表面上看来美好的东西,一定都藏着什么阴谋。

而到现在,我知道愤世妈妈想说的是,水逆很糟,会不断地来,而且次次都要让你怀疑自己;然而它也不一定是最糟的,因为即使你在谷底了,你还是可以告诉自己,晴雨有时,好不要这么浪漫,就是,你不会,你真的不会,永远都只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