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事件中,我们将目光投注到了高以翔身上,但却忽略了可能一样正在承受过劳痛苦的其他人们,仅因为他们尚未失去生命。

2019 年 11 月 27 日,有台湾最帅的男艺人之称的高以翔,在高强度运动节目录影的途中,休克死亡。据称,连续 17 小时的高强度运动、夜半天冷、长期积劳、空气状况恶劣,这些原因可能都间接或直接地促发猝死的产生。35 岁之龄、正值人生巅峰、外表帅气的青年骤逝,不禁令人唏嘘。(延伸阅读:“要花多少时间,才能接受你不在了”写在高以翔过世后:如何面对家人爱人的离开?

情绪宣泄,除了宣泄,过劳现象无法解决

而,在网路上,充满了替高以翔之死发声的文章与新闻,大多数内容不是将责任归咎给浙江卫视,就是检讨演艺圈过劳的现象。但,咎责后,愤慨情绪宣泄完毕,日子过了两周,即又故态复萌,众人逐渐淡忘此事,而高以翔也无法因此重回我们眼前。最真切个人健康问题的问题,实际上一点也不见解决。

在此,我认为更加重要的是,人人皆为自己的健康负起百分之百的责任,不是父母的、不是公司的、不是大环境的,更不是照顾自己的亲近爱人的。将身体健康的责任揽至自己身上,才是免于过劳、免于消耗身体的彻底方针,尤其在这个快速发展、人们往往牺牲身体健康换取财富与发展的时代。在一般的社会中,我们的意愿是难以被真实左右的,换句话说,表示我们每个选择都是自愿的,纵使有些选择看起来是如此的像是遭受胁迫、无能为力的行为。

全然负起自身健康的责任,才是改善过劳的根本

以高以翔的例子,有人会说浙江卫视要负起全责,提供艺人的录制契约彷佛就是一张死亡契约,契约内容是将艺人的健康的责任全推给艺人承担,是恶心至极的。但,这个契约的生效是在艺人本人亲自签名后才具效力,也才有了节目的录制,不论报酬如何,我们可以推论在意外发生前,关系人们皆是你情我愿的。然而,有人会说,不论怎样、纵使艺人自愿,浙江卫视还是难辞其咎。浙江卫视需要检讨节目设计的合理性,也要检讨极限运动的医疗配套措施,但,这都是针对微观的单一事件的检讨,我还是要强调,一个人要负起对自己身体的全然责任,并勇敢地对有害自己身体健康的人事物说不。

对于身体健康有如此保护概念的人越是多,如此悲剧的发生可能性越是降低,社会整体现象也会随之改善。


高以翔的粉丝在拍摄现场举办追思会。图片|达志影像

谁才是加害者?或许人人都是自己健康危机的始作俑者

再来,我要邀请读者换个位,思考思考,让我们更加理解个人负担起自己身体健康的责任,是多麽重要的。

倘若我们想要将责任归咎给浙江卫视,那要由浙江卫视的哪些人承担呢?剧组人员吗?剧组跟着艺人长时间的录影,是否也跟着艺人一起过劳工作呢?要求电视台高层负责吗?管理层相信也同时蒙受很多压力,需要维持高收视率的压力,而背后可能与剧组人员一样,还有家庭的负担,可能是房屋贷款、提供儿女出国深造、养老储蓄等社会灌输、人人皆有的既定责任,不论心理身理,电视台高层可能也承受了不亚于其他人的压力,仅仅是型态不同罢了。

要这个产业链上的任何单一人物在意外发生前,有意识的觉知到这个节目有所问题,我想是强人所难的,事情安排时,人们可能都为了因应压力而尽可尽之力,推动着工作。我们把情绪标的放到了浙江卫视上,让我们对这个过劳积累的怒气有了宣泄的出口。实际上我们也把我们平常身体承受过量的压力,藉由此意外,顺带发泄了出去。

我们一样容易为了眼前的目标、生存的焦虑、欲望的维持,而透支我们的健康,在看似光明的未来即将到来前,罔顾我们身体发出的警告。同时我们更可能将自己亮起红灯的健康责任,推诿给外在的因素,合理化了自己忽视健康的自愿行为,也同时自愿将健康拱手交换自己当下认为更加重要的事物。(延伸阅读:现代人的身体课|有没有说真话?身体都知道

在这个事件中,我们将目光投注到了高以翔身上,但却忽略了可能一样正在承受过劳痛苦的其他人们,仅因为他们尚未失去生命。

我们将责任追溯到最后,我们会发现,这个社会上的每个大大小小螺丝钉,都多少承受着过劳的痛苦,包括我们自身。人人皆承受着痛苦,该由谁来为众人的痛苦负责呢?到头来,责任无处可去,没有任何外人可以替自己的健康负起责任,我们将责任归咎给外在以合理化自愿的行为,迟早将反向吞噬自己的身心健康,类似的事件只会持续发生而不会停止。

我们可以继续因这个事件感到悲伤惋惜,但别忘了将自己的责任重拾起来。工作误餐,是自愿的;熬夜不眠,是自愿的;加班无数,是自愿的;疏忽饮食,是自愿的。

我们对于自己的工作与生活有绝对的选择权,而对责任视而不见,则是一种近似自欺的行为。我认为,负起避免自己陷入过劳危机中的责任,是对高以翔最好的缅怀,也是避免悲剧重演的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