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先前流出监禁穆斯林的秘密文件,可以看出中共一致的打压手段,让人担心香港是否会步入同样的景况。

文|美国国会台湾观测站成员、政大外交所研究生

《纽约时报》11 月 16 日揭露了从中共内部流出如何大规模监禁穆斯林的秘密文件。在这四百多页秘密文件当中,有 96 页习近平的内部谈话、102 页其他官员的谈话、161 页监视控制新疆人的命令与报告和 44 页对当地官员的内部调查。

其中包括中共提供地方官员指导他们如何应对被捕人士子女的问题的“教战手册”,也清楚地显示习近平在一系列内部谈话中所透露对于新疆的强硬态度。延伸阅读:“家人被失踪,然后全家被要求闭嘴惜福”:纽时完整揭露中共打压新疆手法

“党是帮你们家人治病,你们要感激”

自 2017 年以来,专家估计约有两百万穆斯林少数民族被新疆当局拘禁于再教育营。在 2017 年当时,为了应付这些被捕人士子女在暑假返回家中发现家人不见的各种状况,中共要求新疆当局提供一系列的“辅导”,与他们“谈心”给予他们“温暖”。当学生问到家人去哪了,中共要当地官员告诉他们:“你们的家人在政府的培训学校,他们在那里不用付学费、吃住也免费,生活标准甚至比现在好,你完全不必担心。”

如果学生问到家人为何被送到那里,他们会回答:“因为他们染上宗教极端暴力的思想,为了根除思想的‘毒瘤’他们必须被隔离治疗,这都是为了你们家庭幸福着想。”另外,中国似乎使用一个评分系统来决定谁可以从教育营中被释放。文件指示官员告诉学生,他们的日常行为、参加训练会议的状况都会影响家人的分数。

这份教战手册考虑周延,看似安抚实际上语带威胁。中共先用治病来合理化拘禁的行为,声称会解决他们的生活困难来消除反抗的藉口,再暗示若不遵守接下来的规定,家人就永远回不来,甚至还告诉他们:“一定要珍惜党和政府提供的这次免费教育机会,彻底清除错误思想,并且学会汉语和就业技能,为将来你们一家人的幸福生活打好基础。”

为了将阻力降至最低,中国的再教育营再小也要将所有成人给关进去。文件指示,就算是年纪大到无法有暴力能力的老人也无法豁免于“病毒”的侵入。当一个家庭只剩下无法独立的学生,新疆社会的反抗能力可以说荡然无存。

习近平的恐怖主义

习近平推动大规模监禁的想法可以被追溯到 2014 年时他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到新疆视察所发生的暴力事件,包括在乌鲁木齐的自杀炸弹攻击和中国西南部的火车站砍人事件。对此习近平发表一系列的秘密谈话,表示乌鲁木齐反恐部队的手段太过简单,应该要像那些激进份子一样残酷,而且要“毫不留情”,并呼吁使用“专制”的工具来消除那些新疆伊斯兰激进份子。

他把伊斯兰极端主义形容成是一种“相信了就会上瘾的传染病”,要解决它就需要一段阵痛期、一个干预的治疗。对于伊斯兰宗教活动近年的公开盛行他感到震惊,暗示前任领导人透过经济发展来遏制新疆的动乱是不够的,应该在意识形态上重塑穆斯林少数族群的思想才能解决问题。

习近平之所以采取强硬的政策,很大原因在于他把苏联解体当成是中共失权的借镜。他认为苏联解体的原因就是因为在意识形态管理上的松懈以及领导过于软弱。

因此,他强力打压新疆以防止这种“暴力”扩散到中国各区、影响到共产党不可动摇的形象,同时也打压各地的异议份子或人权律师。习近平说:“发展是第一要务,是实现长治久安的基础,这是对的,但不能认为发展起来了一切问题就能迎刃而解了。”由此可见,社会发展从来都不是习近平最关注的,中共产党的统治及形象才是,而且任何事情都不能与它抵触。

此外,习近平称新疆伊斯兰激进主义的根源在中东,警告阿富汗及叙利亚的动乱很可能成为维族独立势力和暴力“恐怖行动”的动力,因此需要有大规模的监视和情报工作来消除这些反抗力量,新技术必须成为解决方法之一,像是人脸辨识、基因检测、大数据,还强调可使用“社区告密者”这种举发的老方法,并要求官员研究美国如何应对 911 事件。

不难发现,习近平试图将 911 事件的恐怖主义与新疆激进份子的行为画上等号,但这两者在本质上是很不一样的。


图片|达志影像/美联社

中国官媒将香港示威者形容成“暴民恐怖份子”就是同样手法的实践:只要不符合中共利益就是颠覆政权,也不管中共是否需为抗议负责,如果演变成暴力冲突就正中中共下怀,中共只需贴上“恐怖主义”的标签之后(示威者为暴民)同时鼓噪一些爱国意识(我是护旗手),不久就可以维护国家安全为由合理镇压(港警不合比例原则的暴力行为)。

这也是为何香港《基本法》第 23 条一直有争议的原因,因为“国家安全”对中共来说就是个想吃多少就吃多少的自助餐,适用于各种掌握在其手中的各项事务。

擅自主张的后果

另外《纽约时报》公布的文件中还包括前莎车县(位于新疆南部)委书记王勇智的认罪书。当时在任的王勇智为了解决民族不满的情绪而推动经济发展之外,宣布在家中放《古兰经》没有错,并鼓励中共官员读《古兰经》来更佳了解维族的传统。

后来实行大规模拘禁,一开始的王勇智展现服从而且对任务充满热情,直到后来认为这样的镇压可能带来反弹,而且没有任何适度空间的拘禁命令只会毒害新疆的民族关系,同时,他也担心大规模拘禁会让他无法获得升迁所需要的经济发展。

后来他下令释放了七千多人因此被剥夺权力、起诉。中国为了以儆效尤,以“严重违背党中央治疆方略”将他定罪,并称王勇智贪腐至极而且不是维族人的朋友,因为他曾逼迫一千五百个家庭在寒冷的冬天搬到没有暖气的公寓。

但王勇智的政治罪名并没有对外公开,而是藏在内部报告。这份内部报告说,他拒绝“应收尽收”,也就是只要被认为受到伊斯兰极端主义所影响的人,就该全部拘禁。中共全面压迫新疆的政策,可说毫无空间可言。

《纽约时报》发表这篇文章之后,中国会有什么样的回应可想而知。中国外交部回击《纽约时报》的报导,认为他们以“移花接木的手段和断章取义的拙劣手法来炒作所谓的内部文件,并试图抹黑污蔑中国反恐的努力”。

而在上个月底也发生类似的情况,当时,联合国大会上在审议关于新疆的人权问题时出现了两大阵营“一种再教育营各自解读”的状况。由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澳洲等共 23 个国家组成的一方共同谴责中国的行为,要求中国要尊重人权以维持对国际社会的义务与承诺,并希望中国能让国际专家进入新疆以监督其人权的状况。

对此,另一大由中国、俄罗斯、埃及、缅甸、北韩、奈及利亚等 54 个国家(部分曾有不良人权纪录)所组成的阵营则发表一份共同支持中国的声明。这份声明反对有关国家将人权问题政治化,还赞赏中国在新疆的“反恐计画”有成,设立了“职业培训中心保障新疆人民的基本人权”等等。中国官媒则用“绝大多数国家坚决反对美国等国借涉疆问题干涉中国内政”为题来报导,标题风向及内容安排与大部分西方媒体呈现几乎完全的相反与对立。

其实中国对于人权、民主等他们视为中共统治威胁的处理及散播谣言方式其实不难理解,不外乎先将这些威胁贴上标签,再对内向人民把西方各国尤其是美国,塑造成藏怀阴谋、干涉内政、假民主的形象。

因此,从中国对新疆问题的处理方式,应可推断香港日后会遭遇到什么对待,也或许可以说香港已经慢慢地在“新疆化”。从上述联合国分成两大阵营对于人权普世价值的对立阐述,我们更该注意的是认同中国的国家们的反应,警戒类似的人权危害将不只会被局限在中国,而会在哪些国家发生——当新疆与香港的人权危机成为其他威权国家掌握国家权力的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