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 SBS 电视节目《想知道真相》于日前播出雪莉特辑,采访了过去曾批评雪莉的酸民与黑粉,酸民们丝毫不觉得自己有错的回应,让韩国网友再次群起挞伐。

她在一个月前,用自己的死亡告诉世界,网路匿名霸凌的可怕。但真正施予暴力的人,真的学到教训了吗?她不知道,也不可能有机会知道了。她叫崔真理,一个饱受忧郁症痛苦的 25 岁女人,或许你更熟悉她的另一个名字,崔雪莉。

韩国 SBS 电视节目《想知道真相》于日前播出雪莉特辑,节目组采访了过去曾批评雪莉的酸民与黑粉,他们曾在网路上留言,说雪莉怎么能袒露乳头,说她是婊子,说她只是想博取注意力。如今,当雪莉因承受不了压力而选择自缢时,酸民真正的想法,让韩国网友再次群起挞伐。(推荐阅读:写在雪莉死亡后:该反省的不只是酸民,还有厌女文化

不能承受负评,还跟人家当什么艺人?

酸民 A 面对节目组的提问,说道:“那怎么算是骂人,我又没有叫他去死,他死不死我都不关心啊!话说回来,那么脆弱能当艺人吗?艺人就是要站在大众面前啊!”


图片|《想知道真相》节目截图

曾评论雪莉乳头的酸民 B 则表示:“我是开玩笑的,虽然雪莉是女生没错,但我觉得他的精神其实比男生要来得强多了,所以我就算这样评论了,她也不会在意的。而且,我理解的恶评是‘去死吧’这种才是恶评。艺人又不只是受关注和喜爱而已,恶评当然也要承受了。艺人们享受着名车豪宅,不就是应该要用承受负评作为代价吗?”


图片|《想知道真相》节目截图

雪莉过世后,曾有一名直播主在网路上谎称自己是雪莉的前男友并拍摄影片,他也出现在《想知道真相》节目里,表示自己是想藉由这样的形式,永远记得雪莉。并强调“艺人们看到负评会难过、会受伤这件事,我觉得是不对的,这是艺人应该承受的。如果因为负评就这样,那我觉得还是不要当艺人好了。”


图片|《想知道真相》节目截图

综观以上言论,不难发现酸民与黑粉其实知道自己的留言与批评很伤人,但同时他们也认为,公众人物就是应该承受这些伤害,并且还期待公众人物微笑面对。酸民躲在“大众”身份背后,把“负面评论”的触及范围无止尽扩散。当艺人长得不够好看,没有让大众看得赏心悦目,被羞辱是应该;当艺人表现得不符合大众期待,被骂到臭头更是应该。

但事实上,有哪种职业“应该”要承受所有人的放大检视并无止尽批评?有哪种人“能够”百分百做到在饱受攻击后还笑看一切?对艺人不合理的要求与期待,成了酸民最大的信仰支持——因为艺人就是该承受这些,所以我这么做一点都不过分。

酸民对公众人物的攻击行为,其实都藏在“应该接受评论”的包装背后,被过度合理。(推荐阅读:黑粉心理学:为什么总有一堆人抢着“起底”别人?

如果改变酸民很难,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从《想知道真相》节目中,我们可以看见,有些人,无论如何都无法从过去经验里学习教训。国际人权工作者严寄镐曾在《痛苦可以分享吗?》一书中解析酸民与黑粉的心态,他提到:

对于那些想要享受别人痛苦的人来说,名人是非常好的猎物。名人堕落的八卦会以光速传播给大众,并遭到彻底地剥光,当一个原本很有名望的人走向衰败时,人们会群起围观。吃着爆米花、看着名人完蛋,世上可没什么比这个更加有趣的了。

除了曝光其伪善之外,名人之所以成为黑粉的目标,还有另一个原因。因为在黑粉的世界中,为了不断引起注意,必须推出“更强的东西”,才能不断吸引人们的兴趣,顺便提升自己的“声望”。而提高自己“声望值”的最佳方法,就是毁灭一个名人。“我赢过那个人了!”的心情,就好像自己一举站上那个人的地位一般。

面对批评,我们可以先区分其为有建设性的意见,或只是为批评而批评的偏激言论。我们能够做的,是训练自己对“有建设性意见”的应对能力,至于那些情绪化且无任何实际帮助的负面评论,请千万记得,真实的你,远比黑粉说的,还要好上几万倍。

过去女人迷曾在〈如何面对别人的批评?心理学家给予五个建议〉一文中提到:

有时候,迎面而来的批评真的很无情,甚至包含一些莫须有的指责。在那一刻,你可能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但在做出进一步的反应之前,先做个深呼吸,或者走出房间,给自己一些时间和空间,清空你的脑袋。

因为你越情绪化,就越不容易做出理性的思考,引发的行为也就越漏洞百出。如果你能冷静地留在原地,用微笑面对对方是最好的——微笑既能帮助你自己放松,也容易使对方采取更温和的说话方式。

从 2015 年的杨又颖,到 2017 年的钟铉,再到 2019 年的崔雪莉,我们已经历多次集体哀悼的过程,但若社会没有真正从中学习教训,永远无法阻止悲剧再发生,永远都会重复上演。真心希望,有天黑粉与酸民能理解自己的行为对他人造成的伤害,倘若学不会提出建设性意见,也至少学会闭嘴。仅以此文提醒自己,也告诉你,永远别成为伤害人而不自知的酸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