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没有试过,不把妈妈当成“妈妈”来看?我们都知道要做自己,但我们是否曾用“个人”角度来看待父母?她不只是妈妈,也是谁的女儿、谁的姊妹,她也是她自己。

上周妈妈生日,家人一起吃着火锅,看着坐在对面的妈妈,我突然觉得她很美。怎么觉得妈妈有越活越美的倾向?还是我一直到最近才发现?还是随着两个孩子已经长大,妈妈逐渐找回自己的生活,活得更完整自在?

我想起上课的时候,江峰老师曾要我们“完整看待自己的父母。”

也就是说妈妈不只有母亲这一个角色,她也是谁的女儿、谁的姊妹,她也是她自己。但,我们曾有这样完整看待过自己的母亲吗?有一天当我们为人父母,不也是同时扮演着许多角色,不也是希望仍继续保有自我吗?

于是我想试着回想那些妈妈曾经跟我说过的、她的故事,以及我眼中所观察到、心中所感受到的她,那个尽可能完整的样貌:

成长的过程中,我跟妈妈最常吵架。印象中总是没讲几句就吵了起来,我总是喜欢顶嘴、喜欢唱反调,而妈妈是刀子嘴豆腐心,话讲的难听,但心里比谁还在意。(推荐阅读:当妈就要有妈妈样?我一个平凡女人,何苦逼自己当超人

以前会怨叹为什么自己跟妈妈不亲、怨叹妈妈总是严厉,我总是得不到盼了又盼的肯定。长大回顾才发现,妈妈一直是那个比较有弹性的那一方、在我被爸爸打了之后帮我擦药的人、在背后帮我说好话、在心里惦记着、关心着、不舍着,默默支持着。

她是个调皮的小孩,好奇、喜欢尝试,在严厉的管教下争取狭小的空间来探索这个世界,有时候因此被爸爸骂得血淋淋、接受突如其来的处罚。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学习力强、反应很快、设想周到,如果爸爸愿意栽培,她的学业成就可能不只如此。她也总是能把事情做到精准到位,注意到其他人没有注意到的细节、蹦出意想不到的解决办法。

她是个勇敢的女人,因为原生家庭状况而被迫提早独立、因为有了自己的家庭而愿意放下工作成了全职家庭主妇,勇敢面对那些自己该面对的、勇敢让自己有能力承担。

有一次晚上她在浴室看到蟑螂,身边没有可以打蟑螂的工具,又怕去拿蟑螂就不知道跑去哪里了。就在这几秒的决定性瞬间,她心里冒出的念头是:“不可以,我不可以让蟑螂出现在我们的家!”于是她就这样徒手“啪”一声下去,消灭了眼前的蟑螂。

我听到这件事情下巴快掉了下来。妈妈说结婚前她才不可能做这事情,但结婚后当妈妈了,把持这个家是她的责任,这份责任让她变得勇敢,去做那些她自己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做的事。


图片|来源

她也是个明确不扭捏的女人,小时候她常告诉我:“你对外人好声好气要做什么?家人才是你应该好好对待的人,家人才是会一直陪伴在你身边的人。”她对人的态度分明,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在乎的人她就会好好在乎。只要跟她熟了之后,你会发现她那在人群面前放的开的那一面,源自于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或是对自己的那股自信,总是可以接话、开话题、成为人群中炒热气氛的那个人。

她也是个愿意不断学习与调整的女人,小孩大了之后,她开始有时间学习新事物,学习烹饪、学习跳舞、学习插花。印象中的妈妈有过几次大的转变,从严厉到尊重,从尊重到支持与柔软。有一次在我们一起吃着回转寿司的时候,她语带哽咽地对我说了一声:“对不起。”

她说最近自己看了一些文章,才慢慢了解我的状况,才慢慢了解我或许是一个不一样的孩子,而那时候却没有用合适的方式对待我,对我造成了一些伤,她想跟我说对不起。她对我说:“或许你是属于世界的孩子。”而她也慢慢在转变心态,支持我的许多选择、看开许多过去的坚持。

对于妈妈这样的自白,我眼泪也流不止,感受到那份理解、情绪上的舒缓,也深深感激我有这样一位母亲,是母亲,也是一位勇敢、上进的女人。(推荐阅读:“好妈妈”有千万种,妳做最适合妳的那一种就好

我想,父母都努力在用自己认为最好的方式在爱着孩子,但却不一定是最合适的爱。对于一个已经活到五十好几的大人,要有这样的学习意愿、心态上的转变,以至于行为上的改变,是多么不容易。

反观我自己在成长的过程,必然也因为想要长大、长出自我,而对父母造成了相对的伤害。现在长大了,慢慢学习了,我提醒自己要更完整地看待自己父母,看到他们的优点与困难,欣赏与延续这些优点,但也包容与体谅他们的困难。

学习完整看待,才能用更适合的方式去爱。去爱我的过去、我的原生家庭、我的父母,最后才能完整的爱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