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 字餐桌故事,有没有一道食物,总会让你想起某段记忆。那锅不怎么好吃的酸辣汤面,却是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有照顾人的力量。

一直都不是个很爱下厨的人,从以前到现在仍是。

最大的原因,是自己很懒,也觉得做菜是门艺术,没个坚定的心还真没办法撑到最后。青菜一把拿出来,去头去尾,太硬的梗要摘,鲜嫩的叶要留,切成可以入口的大小;肉要顺着纹路切,油脂怎么去。刀法还要随着料理不同而变化,譬如煮汤时要切块,煎炒时要切片,凉拌时是要刨丝,各有奥义。讲是讲的出来,但真要下刀我老是搞不清楚。

不爱下厨的我,却有一阵子煮得勤。

那是在小五小六的时候,家里不是很富裕。

当时家里大人都忙上班,只能和妹妹互相照顾,有时下课早了,肚子饿,吃着零食总觉得有些空虚,又舍不得把不多的零用钱拿来买外食吃,也还等不到爸妈买晚餐回家,我和妹妹就会挖着冰箱前一天的剩食,有什么东西热一热吃掉。

还记得有一次,我喊着东西吃腻了,妹妹心血来潮,从厨房抓出一把面条,她说姊姊,我们来煮酸辣汤面。

于是我们搬着电磁炉,两人蹲在地上,凭着过去偷看大人煮饭的记忆,等着水滚,打开酸辣汤包就往锅里倒,也不知道要先烫面条,当时还觉得自己好聪明,想为料理增色,抓起一小把青菜,用清水洗干净,随意用手扒开就往锅里丢,最后煮着煮着,汤越煮越稠,面也煮得软烂,像板条一样白胖胖的浮着。

我们心里得意洋洋,等不及要开动,三两口就胡乱把酸辣汤面吃下肚,面还真的不好吃,毕竟都泡烂了,可那时候煮完觉得自己好像大人,也没怎么在乎好与坏,只要能饱肚都好吃。

有次爸爸提早回来,看到我们煮了面,一边称赞,要我们给他添一碗。我和妹妹看着满是成就感,现在想想爸爸也太捧场,还能整碗吃完。

那之后,我们老爱蹲在地上,翻搅着锅子,煮一锅不怎么好吃的汤面,没有任何功夫和艺术,有时水量抓得不准,味道淡了;有时盐巴多了,满嘴只有咸味没有香味。

长大后,哪个地方没有好吃的酸辣汤面,也不需要花多少钱,随意走进一家店里,就能添饱肚子,还能嘴里留香。

只是偶尔会记忆起那锅酸辣汤面的味道,只是记忆,并非想回去,食物之于我,或许是一种成长,是我有力量,能够照顾我爱的人。

年幼时煮得那锅酸辣汤面,好难吃,可却忘不了,总觉得自己长成了大人,能做出些什么,值得称赞,于是难以忘怀,可是说什么,我也不愿再回去品尝那个味道。

【投稿你的餐桌故事】

在你心里,也有难以忘记的味觉记忆,而你想过将故事写下,也让味道留下吗?以下征稿资讯:

  1. 800 字餐桌故事募集,内容请包含你想说的那道食物,以及它与人之间的关系。
  2. 请投稿至 [email protected],在信件标题写下【投稿至吃与爱,我是 ___ 】。(若未注明此标题,我们将无法在茫茫信海中看见你,投稿者将无法收到回覆唷)
  3. 以夹带档案附上你的文稿,文稿首段务必附上希望刊登的姓名,档案请采用 microsoft word 或 google document。(欢迎同时附上多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