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来我们看见许多新疆再教育营的披露资料、香港执法暴力的画面,作者分析,其实,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中共“要你恐惧”,唯有如此被统治者才会“乖乖听话”。

文|李濠仲

“在我生命晚年,我常常在闭上眼睛时,看到无数面孔⋯⋯在共产党统治下枉死的同胞们,在我眼前挥之不去,他们为什么而奋斗?为什么而受苦?⋯⋯65年来,没有一个家庭没有遭到迫害:父母兄弟姊妹或亲人被杀、被抓、被关,家产被抢、被劫、被毁。他们不会忘记、他们不会原谅,他们只是敢怒不敢言⋯⋯”

以上这段话不是在讲今天的香港,是在讲 65 年前的西藏,是达赖喇嘛二哥嘉乐顿珠自觉有义务为他们这一代藏人留下的纪录。

他因为弟弟达赖喇嘛的关系,从农夫被拉进拉萨高层政治,甚而几度周旋在中共领导之间,岁入迟暮,他在自传里写下他对中共的认识:中共是一直具有侵略性的,先进军图博(西藏),再来是东土耳其斯坦(新疆),甚至想染指印度⋯⋯他们经常言而无信、反反覆覆,终究想法很简单,他对比他弱的人,就像对一只饿肚子的狗,以为给个骨头他们就会摇着尾巴回来,藏人和中共的交往一直都在风风雨雨中的困难中度过。

同样发生在新疆人身上,类似经历亦是罄竹难书。

哈萨克人古力巴哈·耶利洛娃在新疆再教育营受到的屈辱;伊利夏提·哈桑·柯克博尔如何目睹中共利用同化政策把新疆固有精神信仰毁之殆尽。一直到今天,受共党操控的港警攻入香港中文大学,更让超过半世纪以来,大家对中共统治始终不解的课题再次浮现,就是为什么对手无寸铁的地区,他还要采取如此严厉的监控和统治?(延伸阅读:“我的家人在哪?”纽约时报揭“新疆再教育营”最大秘密文件,指中共打压手法“毫无仁慈”


图片|达志影像/美联社

正如嘉乐顿珠所说,中共在西藏大兴土木,盖了铁路、公路和机场,交通从此四通八达,但对藏人的控制却愈来愈高压,而且 65 年来中共残暴统治横行无阻,好像运气都在他们那一边。

数十年后,香港今天也走到这一步,相信更让不少人瞠目结舌,不可置信。而同一时间,当然也不乏有人大肆检讨香港示威者本身的进退拿捏,是否反而助长了中共弥平纷乱的武装力道。

惟如果今天中共只是在香港开了先例,或许容有这番角度商榷余地,一旦回首过去超过半世纪中共的统治经验,从西藏到新疆,又有谁会没看懂其实真正的问题一直就在中共自己。

这两天除了港警对香港中大的攻击,与此同时尚有另则让人揪心的影片传出,数名港警冲入一处住宅社区抓捕疑似示威者,其中被带走的是一名年轻女子,港警在拘捕过程对她斥言:抓妳不用女警。

尽管旁人不断为其说情,说她真的住在这里(港警认为示威者逃到这社区里),但港警丝毫不理会,接下来,就是一旁民众在那名女子被带走前,赶紧询问她自己的名字、父亲的名字和家中地址以及手机号码(事后帮联络家人),女子则趁隙说她“不会自杀”,在要求港警不要抓她手后,反遭到港警粗暴拖行押走。

这一幕不是西藏人、新疆人书中的自传描述,是眼睁睁令人惊骇莫名的当下现场,在台湾,或有当年二二八滥捕、滥抓可予之比拟,而看完这段被侧录下的影片,必然令人无比愤怒,因为中共操控下的港警,根本无视文明社会的原理原则,且如实反映中共统治的本色,也就是西藏人和新疆人那些抗争者一路以来对中共的认识:“它就是要让你感到害怕”。

和中共交涉过者都很清楚,中共政权的特色之一,就是无时无刻对人充满怀疑和怒气,如果顺着它的鳞片安抚,或许可得到一时的相安无事;但如果稍有拂逆其意,它就会立刻变脸勃然大怒。

中共自己也很清楚,他们这样一个充满权斗的政权,本身确实就有很大的问题,不可能会有人真心地喜欢它,因为就连中共自己也不会喜欢自己,又有谁能长期在只有透过斗争,才能确保自己不会被斗败的情境下,还能活得像个正常人。

一直以来,中共要西藏人,要新疆人喜欢它的方式,最主要的就是让你害怕它,因为只要你害怕它,就算不喜欢它,也会假装喜欢它,或者会因为怕它,当你在外跟人说到它的时候,会因为顾忌而说它对你很好,而事实上他根本不在乎你是不是真的喜欢它。


图片|达志影像/路透社

这套统治逻辑,从西藏到新疆,今天再到香港,一地深厚的宗教文化都不是它的对手,如今连金融之岛也难逃厄运。隔海观望的台湾,则是透过他人苦涩的历史和现况,见证着共产主义果然不是抵挡帝国主义的盾牌,共产主义其实跟帝国主义不分轩轾,甚而披上了民族主义、意识型态的外衣,这就要比任何帝国主义都更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