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精神科邓惠文医师谈中年婚姻危机,其实当婚姻出现冲突,代表某方角色正在转变。

中年,是否就代表婚姻危机的开始?

11 月 10 号,精神科医师邓惠文在妇产身心医学会上,谈论现代伴侣关系面临的问题。根据 UDN 的报导,现代人的健康与关系议题,包括失眠、焦虑、抱怨等,某整程度上,反应了人的内在价值观与环境价值观产生冲突的结果。

你是否曾经这样想过:越步入中年,渐渐发现,很多以前还可以容忍、没有注意到的问题,现在越看越讨厌、一一浮现,于是抱怨先生下班后就坐在沙发上什么都不做,不了解自己为何跟孩子的关系如此疏远,而我为这个家做牛做马,为什么都没有人关心自己、在乎自己的感受呢?

邓惠文说:“抱怨和不满,其实是因为还想要追求幸福。”

为什么结婚后,过了 40 岁、50 岁,会没有来由的厌恶自己的婚姻、厌恶原先的生活,陷入一种想要改变却无能为力的感觉呢?延伸阅读:性爱成日常差事:40 岁后,我对丈夫没来由的厌恶


图片|女人迷 Youtube 影片截图

努力了半辈子,突然这个世界告诉我,我相信的都是错的

或许五、六年级女性的焦虑与烦躁,是整个社会环境创造出来的。

根据 UDN 的报导,精神科医师邓惠文在妇产身心医学会上表示:“整个社会都在告诉女性怎么活着,女性中年后惊觉自己一生的付出和牺牲,某种程度竟是不尊重孩子界线的侵略行为,强烈感受到自己好像蹉跎了什么。”

现代在各式媒体上,可以看见不同标语,主打女人要经济独立、懂得爱自己、不要让自己委屈,偶尔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女人不要依靠男人,要靠自己。

我们总以为,这对于五、六年级的女人来说是一种解放,让她们能走出“牢笼”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甚至会埋怨那些不追求自由自主的人,认为她们是自作自受。

可是不愿出走,那何尝又不是一种无能为力呢?要记得更久以前,这个社会是告诉女性,得为家庭牺牲奉献一辈子的,走进家庭,她放弃了自己的事业、生活,全心全意投入,然而社会却反过来告诉她:你错了,你浪费了你一生的时间。推荐阅读:他不会一辈子把你捧在手心!邓惠文:结婚后,最重要的是爱好自己

价值观的冲突,最后变成了婚姻里的各种抱怨

社会的思考面临巨大转变,无疑是女性追求自由的一大助力,但是有那么群人,站在交叉口的五六年级女人们,她必须否定自己一生坚定的信念,转头去相信众人说的话,于是发现原先你以为的爱,对孩子是一种伤害,你以为的家庭想像,在此时全盘瓦解。关于家内伤害的讨论接踵而来,社会开始教女人如何成为另一种更好的妈妈,学着情绪勒索、给予孩子空间与建立界线⋯⋯女人的焦虑,难以平复。

也是因为冲突的情绪,演变成婚内争吵,让婚姻逐渐走向离婚一途,根据中研院 1984 年到 2015 年台湾社会变迁基本调查报告,在 20 年前,只有 11% 的人认为个性不合能成为离婚的理由,而现在,有 27% 认为个性不合是能成为离婚理由的。

邓惠文认为,因内外在价值观冲突所造成的失落感,变成了对另一半的埋怨,这都是因为我们急欲脱离社会角色的框架里,并且重新去认知、整合自己的角色。

邓惠文表示:“当婚姻开始出现冲突,可能代表其中一方的人生阶段角色在改变。”

婚姻里的冲突,代表着另一种改变的可能,各自都在寻找着自己想要的幸福。

你不必否定过去坚持信念的自己

给所有五、六年级的女人们,也许此刻的你,失落与孤寂感难以名状,当整个社会在鼓吹着女性应该自主、经济独立时,你不必急着马上否定过去的信念,也无须责备当初坚守信念的自己。

冲突与失落,让你看见未来可能的机会,去看见那些婚姻里的遗憾和无可奈何,解除对另一半的误解,重新对焦,然后看见婚姻关系、自己的人生有另一种可能,是不疾不徐,始终有余裕慢慢修正,无须说走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