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教育就像其他科目的教育,诚实而认真地对待它,其实并不可怕。

文|刘育豪

大家好,我是刘育豪,在国小三年级课堂上教授保险套的“那个老师”。


图片|刘育豪脸书专页提供

教育工作无法回避学生提问

从事教职约二十年以来,至今,我仍持续学习如何在教学中实践“民主”。我的班级经营方式,是尽量向学生开放,缩小师生权力关系的落差,让学生成为学习的主体。因此,当学生问我“什么是保险套?”时,我不回避身为一个老师解惑与授业的责任,直接面对学生对“性”的好奇。经过仔细思考后,我决定实施这堂教学来回应学生的发问,而不是假装没有听见。

事前征询 家长表达支持感谢

但我并非莽撞行事。性别无所不在,性别与性的教学如果能够亲师合作,更可以发挥正向的效果。因此,我预先缮打家书与家长沟通,说明此堂教学的背景脉络与课程目标,并强调若有家长持不同的想法时可以多做沟通。幸运的是,学生家长的回覆都表示支持,不仅没有异议,有的家长给我鼓励,有的还感谢我帮忙解决家长不知如何教的难题。此时,公视“有话好说”制作单位知道我要进行这次教学,特地与我联系,想要入班拍摄。为此,我又发了另一封家书向家长说明,确认学生能否入镜与接受采访等细节。

广询卫教专业意见 修正教学内容

同一时间,我认真备课,除了教具资源的搜罗,还询问地方卫教人员以及有相关教学经验的友人,逐步修正教学的内容与方式。

2017 年 1 月 19 日,我在班上实施了这堂保险套教学,主要目的是在告诉学生“安全性行为”的重要,重点落在“安全”二字。我们从保险套的“构造”开始,进到“功能”的讨论,以及实际动作的演练。过程中,我谨守家书中跟家长所报告的,秉着一种非常自然而正当的态度,不使学生嘻笑取闹,为的是能以正经的课堂氛围,让学生以不歪斜的心态学习知识。我可以说,在那堂课上,每位学生的学习动力都极高,并且在循循教导下,确实达成了我所设想的教学目的。(延伸阅读:“我们的家教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为什么孩子被期待成年后,能自动开窍?

未教授肛交 强调性安全不分性倾向

教学过程中,顺应着学生的反应,我说明了男/女的个人与组合以外,会使用到保险套的情况还有男/男组合及女/女组合(指险套),目的是补充无论什么人、什么性倾向都要注意安全措施。除此以外,没有别的,更未教授所谓“肛交”。

教育局调查符合专业 地检署侦察不起诉

课程结束后,公视“有话好说”节目于当年 3 月 22 日播出我的教学片段,后来被有心人士截图,迳向各级单位举发。但是这张截图,并无法说明课堂的前后脉络,让局外人单纯只是看图说故事,因而误解了课堂的实作内涵。为了回应某些舆论的质疑,高雄市教育局针对此课程进行行政调查,确认无虞,并发出〈不容外界污蔑教师专业自主性 教育局力挺第一线教师合法教学〉的新闻稿,来回应外界的误解。另因有人提告,又经高雄地检署侦查庭调查,最后获不起诉处分。来自教育局与地检署的双重调查认定,都确认这堂课程完全没有问题。(延伸阅读:彩虹妈妈在教会:你总是避谈性教育,孩子怎么瞭解自己?

亲师生互动信任 适性适龄的健康课程

我的这堂课程,是个案,不是通案。

一方面是因为我了解学生的身心发展,知道怎样的教学内容适合他/她们;另一方面,学生基于在校园中与我长期相处互动的经验上,相当信任我,愿意以此种充满禁忌的话题挑战我;更重要的是,学生家长也对我有一定程度的放心。由亲师生所共同营造出的一堂健康而正面的性平课程,其实是很美好的。

捕风捉影讹传持续 被迫公开说明

论辩诚然可贵,但其前提是,所采用的材料都应该是未经捏造、不加入自己主观的幻想。事件引起风波以来,我甚少公开为自己辩驳,然而,看到公投辩论会上的捕风捉影,我决定站出来,说出我自己与学生亲身参与的教学历程。有了这些说明,希望大家能够理解,在这堂保险套课程中,我做的其实只是一件自然而健康的事,其实不需恐慌。

性教育就像其他科目的教育,诚实而认真地对待它,其实并不可怕。

本文授权转载自刘育豪脸书,未经同意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