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女庇护安置大会现场直击,关注妇女性暴力协会总干事 Linda Wong 提到,性别暴力在香港,已经成为一种武器,呼吁国际注意。

第四届世界妇女庇护安置大会的第一位短讲讲者,是关注妇女性暴力协会总干事 Linda Wong,她谈性别暴力在香港,正在发生,我们不能假装不存在,不能闭眼不看。


图片来源:现场拍摄

 

“性别暴力在香港,已经成为一种太有效的武器。”

关注妇女性暴力协会总干事 Linda Wong

Linda Wong 站上舞台沈痛分享,香港运动现场被激化的性别暴力。

她提到,政治引起的性别暴力(politically-motivated sexual violence),无论有意识或无意识,目的皆是为了巩固政治权力,并且消除异议声音,使其安静。


图片来源:现场拍摄

政治引起的性别暴力手段不只是为了羞辱个别受害者/抗争者,更为了打击整个社群;并且揭示举凡关心政治或是反叛既有权力结构,可能带来的负面后果;此类恫吓、试图弱化受害者/抗争者等的性别暴力行为,都是为了达到重新巩固政治权力的目的。

Linda Wong 提到,任何人都不应以性暴力作为威吓手段,剥夺女性或任何性别人士参与政治活动的权利。而当警方本应扮演协助与支援的角色,却反而成为性暴力的行为方,香港群众,正在失去对于警方以及公权力的信任,并且处于身心不安全的环境。她对现场超过 1,400 位关心性别议题的倡议者呼吁,性别暴力不该成为恐吓或噤声的手段。

发生在香港的性别暴力,需要国际的共同关注、支持与声援。她邀请众人加入全球连署,呼吁联合国审议香港暴力现况。(同场加映:脱内裤、逼全裸、磨阴蒂:香港#METOO 游行,抗议警方性暴力

这不是个案,这只是冰山一角


图片来源:关注妇女性暴力协会 提供

Linda Wong 也带来一段香港反送中运动现场的女性自白影片,提到在搜身过程的不公对待。

“我是反送中运动被拘捕的女性,我被带到拘留室。拘留室的房间,三面都是墙壁,另一个是由铁栏组成的门,面向走廊。男女警可以随便进出,只要从旁边经过,就能看到搜身的过程,毫无隐私可言。其中一名女警大声吆喝,要我脱衣服,包含内衣裤,进行搜身。而另一名女警,我问他们为什么要搜身,女警理直气壮地回答,‘这里是法庭,要搜得严谨一点。’他们仗着我不懂法律和正确的程序,对我为所欲为。污辱我,剥夺我的人权为乐,他们没有尊重过我。”

“女警把我的衣服搜完一遍后,没有立刻返还衣服给我,而是要我做蹲下起立的动作三次。我为了快点穿回我的衣服,就按她的指示做,第一次蹲下起身,女警说我的动作做得不好,蹲得不够低,要我重新做,我最后做了五次。我觉得这个动作没有必要,因为他们已经搜过我全身,没有任何攻击性物品。我更不是犯下与毒品有关的罪名,不可能有体内藏毒。”


图片|截图自 Now News(此图与内文所及非相同影片)

“整个过程,女警不断骂我蟑螂,让我感到污辱,我也感觉到自己没被当做人看待。我从来没有收到,也没有签署任何搜身同意书。这不是个案,只是这场运动的冰山一角。为了停止警察的滥爆,请大家一起促请香港政府,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推荐阅读:男警用力摸胸、女警看她如厕 香港中大学生吴傲雪:“如果我不站出来,还有谁会发声”

我想起先前性别力采访香港教授何式凝,她提到“我们对警察的信任已经没有了。香港再也不会像以前一样。但我相信有一天,香港会好起来。”

或许,当站在香港社运现场,眼见性暴力变成轻而易举的武器,我们确实看到香港不会再和以前一样;也或许,当我们发声关注,当我们坚决说不,当我们共同采取行动,香港可以好起来,变得比从前更好。

Linda Wong 最后感谢现场参与,并邀请大家一起起身,举起右手,表示我们与香港站在一起,拒绝性别暴力。stand with HongKong, No to sexual viol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