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要避孕或堕胎,可能会使用许多千奇百怪的方式,例如:跳楼致伤、将衣架戳进子宫等等。这些偏方,如今看来荒唐,却也揭示,当女性无法以正确又安全的方式进行引产时,可能会对身体造成莫大的伤害。

“堕胎”这个词,对我们而言并不陌生。

在许多女生的成长历程中,健康教育课也会对此多做着墨——方式可能是播放一支关于堕胎的影片,呈现的往往有些惊悚骇人,像在警告我们:堕胎很可怕,别让自己步上这条路。

高中念女校,我几乎忘不了那堂讲述堕胎的健教课。

昏黄的夏日午后,投影幕上出现一些影像,其中不乏血淋淋的画面,尽管已经打上马赛克,但你知道有一件事发生了,有一个什么(或许是胚胎?)就在那里。身旁的女同学们,或半捂着眼,或咬着手,或拿起外套包覆自己,个个眯眼皱眉。气氛很是不安。

整堂课的结论是:进行性行为,记得要戴套。乍听之下,还挺合理,至少不是宣导非得守贞,你好像还握有那么点选择权。

可是,我当时仍忍不住想,万一就是不小心怀孕了怎么办?甚至,万一我今天不是自愿发生性行为,然后怀孕了呢?同场加映:“明明有做安全措施,还是怀孕了”19 岁小妈妈的告白

至今回想起来,那堂课带给我的感觉,几乎只有恐惧与不适。没人告诉我们,其实,堕胎或许没想像中那样可怕。长久以来,我们仍然缺乏正确媒介,来好好认识堕胎、避孕与性。

于是,今天想和你介绍一个特别的博物馆: MUVS 。

MUVS 创办人:避孕知识重要,堕胎权利可贵

它是位于奥地利维也纳的避孕与堕胎博物馆 (Museum of Contraception and Abortion) 。成立这间博物馆的人是 Christian Fiala 医师,他致力于把相关知识传播给社会大众。

2003 年,这间博物馆正式开张。里面收藏了上千件展品,主要展区分为“避孕区”和“堕胎区”,呈现自古以来的演进历程。


图片|来源

"We should therefore argue for conditions which permit women, who have after all become pregnant through our actions, to end an unwanted pregnancy in the best possible way and without unnecessary suffering.“
“我们应该争取,让怀孕女性拥有能以良好的方式来终止怀孕,而不必承受多余的痛苦。”
—— Dr. Christian Fiala

从前,要避孕或堕胎,可能会使用许多千奇百怪的方式,例如:跳楼致伤、试图将衣架戳进子宫等等;甚至在 20 世纪,曾经流传能使用可乐来杀死精子,以达到避孕之效。


图片|来源

这些偏方,如今看来荒唐,却也揭示,当女性无法以正确又安全的方式进行引产时,可能会对身体造成莫大的伤害。

当女性无法合法堕胎时,她只能求助密医,而躺在冷冰冰的手术台上,她所承受的风险并不亚于这些。

当女人失去堕胎权,她也不再安全

近日,台湾的公投提案“心跳法案”吵得沸沸扬扬,正反双方各持论点。正方喊着要尊重每个生命;反方认为应该以女性身体自主权为优先。推荐阅读:怎么看待“心跳法案”?我们支持堕胎,正是因为对孩子有爱

“These laws won't stop women and pregnant people from having abortions, or from making the best decision for their bodies and families, it will just mean they are forced to do so unsafely and with stigma.“
“这些法条,并不会让女性就此选择不堕胎,也不会让家庭因而做出‘好’决定。它只会让女性被迫以非法管道堕胎,且背负着罪名。”—— 艾玛华森 Emma Watson


图片|来源

想像一下,当今天堕胎不再合法,大多数女性或许不会因此选择将孩子生下来,而是寻求密医协助。于是,你躺在冷冰冰的手术台上,你不知道医师会怎么处理你腹中的胎儿,你无从得知自己是否能够安全。但是,法律逼得你别无选择。

在这种情况下,女人的身体健康,将更无法受到保障。与那些几百年前的避孕和堕胎偏方,又有什么差别呢?

“I would like to ensure that the terrible past does not repeat itself."
“我想确保,那些糟糕的过去不会重演。”
—— Dr. Christian Fiala

像是 Christian Fiala 医师所言,随着时代进步,人权不该走回头路。

请还给怀孕女性们,自由选择是否堕胎,以及进行安全且合法引产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