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五年级,有位老师突然来我家。他看到我,就牵着我往里面房间走。这事我当然没跟父母说,我知道他们会说我小孩子乱想,“人家是老师,怎么会做这种事!”但从那天开始,只要是那个老师的课,我都趴着睡觉。

林奕含的离开,拖出了我这八年的恐惧。

还好这八年来我也没闲在那里只是害怕,我参加了很多女性疗愈团体,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我只知道,对于你所害怕的,除了面对,别无他法。

我不要这样的恐惧延烧到我女儿身上,我不要她对这世界充满戒备,深陷恐慌地长大!身为女性不是她的惩罚,应该是她的享受与学习。

其实我很气自己会有这种恐惧,更气这个恐惧真的影响了我,只因为我有个女儿。没人灌输我任何观念,小时候也没那么多恐怖的新闻在吓妳,小孩也不读报,但不知为何,我从有点懂事后,大概国小三年级吧,就觉得“女生很容易被强暴”。

你可以说,我的环境比较不单纯,小时候家里开旅馆,常看到男女间的交易。我不低视那些阿姨,除了交易的时候,她们多半的时间都是忧伤的,她们很疼我,可能是因为我跟她们的互动很自然;对于那些来消费的客人,我也不讨厌,他们并没有对她们不好。

我真的不知道这样的恐惧从何而来,好像我一出生,就被植入一样,我总是很防范男性,甚至面对父亲我都会紧张,这可能也跟他常不在家,与我们存在着距离有关。(延伸阅读:【性别观察】从心理学看“恐男”:男生靠近你,为什么让你焦虑?

大概小学五年级左右,有一位当时我很喜欢,也对我很好,长得很帅的老师突然来我家。我家是旅社,他一身酒气,满脸通红,我知道他不可能是来探访家长。他看到我,就牵着我往里面房间区走,他进到一间空房后坐上床,并拍拍床要我过去坐下。我站在门口感觉到一阵恐惧与恶心。昏暗的灯光,一个满脸通红、很疼我的老师要我过去,一直生活在不单纯环境中的警觉这时起了作用,我很清楚这个男人要做什么!我大吼一声“不要!”就冲上楼,盖上棉被发抖大哭。

这事我当然没跟父母说,我知道他们会说我小孩子乱想,“人家是老师,怎么会做这种事!”但从那天开始,只要是那个老师的课,我都趴着睡觉。

也从那天开始,我不再相信、惧怕、服从权威,我感觉到权威是一个很好利用的力量,可以令人胆怯,盲目服从。

随着年纪愈来愈大,我愈来愈有力量保护自己,几乎忘了这个从小跟着我的恐惧。


图片|来源

直到八年前,它在我生了女儿回家坐月子时,死而复生,大举笼罩我的生活。

那时候的我,只要一看到有关女孩被性侵的新闻就会哭到不行,哭到马修几乎要禁止我看新闻。我哭着跟他说:“让我哭吧!我也想知道,我为什么那么害怕,我不想一直这样害怕下去,哭到底应该会有答案吧!”当然没有答案,但至少我知道,我没有去逃避这个问题。

我上了许多课程,身心灵疗愈课程、女性疗愈课程、女性性能量课程、关系课程,我想了解为什么身为女人,就必须要担忧这样的事会发生在我们或我们女儿身上!这不是一个一直高喊男女平权的时代吗?女人为何还一直活在这样的恐惧下?

为什么!

男女平权在哪?

在一次疗愈课程里,我犹如亲临性侵现场,目睹女孩的遭遇。

我对那位学员第一印象就是“她好僵硬”!几乎是同手同脚的那种,她也无法自然回答问题,觉得她总是处在一个惊恐的氛围里,像一只兔子一样害怕。依我上了那么多疗愈课程的经验,她一定是经历过什么严重的创伤,但我不知道这么严重。

我们第一堂上课一开始,安妮请我们静坐,然后问我们问题,大家都闭着眼,举手就好。

“堕过胎的请举手。”

“被性侵或猥亵过的请举手。”

“这两件事是女性生命中最难疗愈的,所以我会依学员经历的比例,来决定先做哪一种。”安妮说。

每一天我们会换位置,这是一种“世上没有意外”的能量吸引,妳不会莫名其妙地坐在那一个人身边,这一定有些什么要学习的。

她一开口,我就知道为什么我会坐在她旁边。

我痛哭,痛苦不已,这是一个很严重的性侵害,女孩当时才十岁,送医急救。她现在三十好几,第一次说出来,第一次勇敢地让自己进入这个痛苦,毕竟她遭遇性侵后的这二十几年持续经历这样的痛苦,所以她选择面对,试着疗愈这个巨大的黑洞。

对她而言,更痛苦的是她父母亲跟她说:“不要告诉任何人!”

什么事不要告诉别人?你觉得“丢脸”的事呀!到底是在丢脸什么,这根本是在变相地告诉受害者:“都是你的错。”

我像一个母亲在经历自己女儿的痛苦一样,我提醒握自己,不要躲避,不要装做没看到,勇敢去感受这个痛苦,身为母亲面对孩子所遭遇的痛。

那一个下午,我们花很长的时间帮女孩进行疗愈,“虽然妳们没经历过这些,一起练习也是给她一个很大的支持,她很需要大家的支持,这样的伤痛太深、太巨大。”

整个下午,泪流成河。

安妮是学创伤症候群的,加上疗愈的手法,一层一层带领女孩与大家进入这个巨大的黑洞,然后一步一步走出来⋯⋯

事后我深深地拥抱女孩。

“谢谢妳,透过妳的痛苦,疗愈了我的恐惧,我现在不怕了。父母总是努力保护孩子不受伤,但如果孩子就是必须经历生命的某些痛苦,来学习他应该学的,我也无法阻挡。但我知道,在他受伤的时候,我一定会在他身边陪他走。”

“我觉得,妳父母的痛苦应该也很巨大,妳可以跟他们分享今天的课程,希望他们也能放下这个痛,好好生活。”我也是母亲,我相信她父母的痛不输她。

这一堂课,太值得、太值得。勇敢的父母才会养出勇敢的孩子。过去的痛是为了让现在的我们长出力量的,前提是我们必须勇敢面对。我愈来愈相信,你所经历的一切,就是要让你成为现在的你。但我们的身心,一定要一直在一种充满觉知的状态,才不会浪费了这珍贵又短暂的一生,既然都来学习做人了,就好好练习。只要你愿意开始,都是最好的时机。

经过那天的疗愈,女孩明显地不一样,肢体比较协调了,也不再担心害怕,脸上的表情温和甜美,像一朵晚开的花。

我好替她开心,她这样的转变也让我放下对孩子的担忧,我充满希望,我不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