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着对生命的热爱,冒着风险也要生下小孩,这时也许你可以思考看看:“我有考虑到自己吗?”让我们一起练习,“爱自己”这个能力。

2019 年 4 月 1 日,在中国江苏省无锡市,充满争议的吴梦女士结束了一年多突然映入众人眼帘的日子,离开了人世,留下了满地争议。

简而言之,吴梦女士渴望的事情就是在自己身体状况经过专业医学判断之下,还是能力抗客观事实而产下孩子,而结果,是一条生命的牺牲。先天性心脏瓣膜缺损、主动脉转位,同时又有严重的肺动脉高压,吴梦女士与世界上其他女性的最大差别,大概就是生理条件的严苛状况了,其内心的思维逻辑脉络,可能与几亿量级的中国妇女没有二异。

在世俗的框架下,人们如何缺乏自爱的能力

今天,没有要从道德的制高点去谈论吴梦女士,因为我认为,任何事情拿着道德的有色眼镜去检视,那就失去了讨论的必要性了,而道德放在不同文化中,也有不同标准,皆是某种渴望藉以控制他人的尺规罢了,之后有机会可以专篇聊聊。今天,我想从这个颇富戏剧性的家庭来看看人们在世俗的框架下,如何缺乏自爱的能力。

2018 年 1 月,已经 42 岁的高龄产妇吴梦女士前往江苏市无锡市人民医院妇产科初诊,当时的妇产科主任便果断地给予终止怀孕的建议,因为前面提到的先天性心脏瓣膜缺损、主动脉转位,同时又有严重的肺动脉高压。全世界的医疗诊断建议都明确了拥有这样病征的女性要避免怀孕,何况是一位高龄产妇。

但在胎儿检查一切正常后,吴梦女士坚决继续孕期,吴梦女士的丈夫也坚决表示:“风雨无阻”。在经过签署了免责声明后,医生也勉为其难的接受了这个坚持。然而,就像我们现在瞭解到的,经过了一年多的风雨,最终因为生理因素、经济困难而无力配合医嘱,吴梦女士还是离开人世了。

言语中充斥着爱,便真的是爱吗?

吴梦女士曾经在朋友圈发过一段话,“无数的人问我,为什么要冒死生这个孩子?我的回答是,爱!对于生命的热爱,让我不愿苟活;对老公的爱,不想让他老了凄凉;对大儿子的爱,不忍让他独苗一个承担一切;对小儿子的爱,不忍随意放弃他的生命;对病友群体的爱,希望我的探索可以给他们希望和梦想;对无锡的爱,想用自己的勇气和躯体为无锡的医疗卫生做贡献。当然,最重要的是:我相信我死不了”。

吴梦女士说到底,是认为有一个家,有一个自己与丈夫的孩子,那就知足了,尤其吴梦女士与丈夫两人彼此都是二婚,拥有自己的孩子,在他们眼里无比重要,从吴梦女士丈夫口中说出“再组建的家庭,如果能有一个自己的孩子的话,应该会更加稳定”,由此就可以知道他们的认知中,孩子在家庭的重要性是个被物化的指标。

从吴梦女士和其丈夫的想法中,你有观察到什么端倪吗?你看得到他们对自己的爱吗?没有,我没有看到吴梦女士对自己的爱,也没有看到她先生对吴梦女士的爱,至少在我对报导的观察中,没有。

中国女性的惯性思维造成了女性内心无数的匮乏与坑洞

吴梦女士,想法中总是担心着丈夫、担心着大儿子、担心小儿子、担心病友群体、担心无锡地方,而一直缺席的是,她对自己的关爱。

这里映照出传统中国女性的缩影,凡事皆从他人身上开始考虑,“爱自己”不存在自己的内心选项中。当成就了家庭、丈夫、孩子甚至社会,就会是个值得被大众赞颂的好女性,纵使自己需要做到各种牺牲,甚至是性命的牺牲。适龄结婚、离开职场生育、相夫教子、为家无我般奉献,彷佛成为中国女性无意识下的必然选择。

我看到吴梦女士内心的匮乏,也看到了中国女性的匮乏,中国女性没有信心从内心去爱着自己,相信本身的存在就值得被爱,而需要不断的向外界展示自己是如何符合世俗的优秀女性标准,自己是如何的无私牺牲自己、成就他人。而背后,我觉得并不是真的达到无我的境界呀!

这是一场场隐晦的交易,看似无条件的牺牲,从每个过程环节,吴梦女士都将之呈现在微信朋友圈中,实际上可看出是希望从外界的认可、赞扬、关注去填补内心的匮乏感,拿交易回来的“成就感”去设法填补内心缺乏爱的坑洞,但,填得满吗?

“立牌坊”彷佛成了中国女性的全民无意识运动,女性无意识地努力证明自己是多么无我、多么得能牺牲、多么得顺从这个社会的教条,同时也看到压抑无比的妇女意识,来自男性的压迫,更唏嘘的是,来自女性的强力压迫。

我们可以看到,欺压女性的中坚力量,可能是一群拥有牌坊、完全符合社会教条的女性,因为在社会中,符合教条的女性也总是更有发言权,而权力往往无意识下,成了打压的最有力工具。你会说这中间有爱吗?我认为没有,给自己的爱与给他人的爱,都没有。


图片|《山茶花开时》剧照

物化思维下的关系,还有爱吗?还有喜悦吗?还有尊重吗?

再看吴梦女士的丈夫,我没有更多机会瞭解他,但我从他访谈的那句话中看到了人们对关系的惯性思维。

“再组建的家庭,如果能有一个自己的孩子的话,应该会更加稳定”。这句话表达了一个家庭、一段两人关系中,若有了孩子,将会更加稳定,孩子成了稳定关系的“物品”。这个跟 2015 年上映的电影龙虾(大陆翻译)/单身动物园(台湾翻译)中暗讽的观点一样,“若一对试验交往的情侣关系出现摩擦,那就送给他们一个孩子,孩子的出现将解决关系中的所有摩擦”。

为了这样一个物化的想法,让她的丈夫忘掉了,孩子的出世是一个生命的诞生,也可能是母亲生命的逝去。我从他的话语中,感受不到对于生命的丝毫喜悦。而人们是不是也习惯用这样的物化思维去看待自己的孩子呢?两人关系中最终的解决之道真的是孩子吗?物化观点底下的孩子能在成长过程中拥有双亲给予“身而为人”的尊重吗?这样的孩子,有信心给自己充沛的爱吗?

在世界上主流社会价值观中,男性一直都是占有压倒性权力的,这个我们难以否认,也是人们在持续努力扭转的。而男性若是处于无意识地遵守社会教条,这个社会将充满了物化的思维。物化自己、物化关系、物化伴侣、物化生命,爱将持续缺席。牺牲本性,用来成就物化,将成为必然。(延伸阅读:小孩是两个人一起生,没有“帮”老婆带小孩这回事

如何爱上自己?

若我们能深刻地观察这个社会加在我们身上的枷锁,同时有意识地察觉自身面对这个世界的各种情绪、起心动念,我们便有可能如实地认识自己,知道自己的脆弱、匮乏、恐惧、不完美,认知到自身的不足。再来就是拥抱、接纳真实的自己,接受自己就是不完美、拥有缺点,放下自己的理想主义与完美主义执着。

接着,就是深深地爱着自己了,知道自己纵使不完美、有缺陷,还是如此地爱着自己,知道自己不需要按照社会教条的要求也值得被人们爱着;拥有自爱而丰盈的能量,自然给他人的爱就是丰盈且无条件的了。

若世界上的男性女性,还有吴梦女士,能深刻观察这个社会给自己的枷锁,知道自己不需要按照社会告诉自己的教条去表现,就可能不因自己的身份而必要去做什么事情,例如说年龄到了要结婚、认为家庭有了孩子才叫做圆满家庭,深刻地瞭解到自己是谁,是一个独立、值得被尊重的生命。

接着,充分接纳自己的状况,清楚自己的健康状态、经济状况是如此,接纳他们,不因不满自身状况而逼迫自己、试图去模仿他人、将理想主义与完美主义加诸在自身。

在接纳自己之后,从内心给予自己充份、无条件的爱,享受着每个活着的当下,同时拥有充沛的能量给予他人真诚的爱,不论有没有完成物化的目标们,都是深深地爱着自己与他人。这时候,有没有孩子、有没有在众人认为的时间结婚、有没有得到社会的认可,甚至有没有伴侣永远的承诺,都不再重要了,彼此内心丰盈的爱,才是人类一生的幸福来源。

物质让我们可能维系生活、提升品质,但只有爱,才精彩了我们的生命,而“爱”,是与各种物质化的概念没有任何关系的。

让我们投入任何关系前,先好好地与自己谈场恋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