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中的外遇,其实是个结果,暗示你们关系连结已出了问题。而非“外遇”让关系出现了问题,或许难以承认,但你们爱的小窝或许已无法为彼此遮风挡雨。

文|廖梓铃

“在长期承诺的关系中,伴侣会在彼此间开启一扇窗,并向外筑墙保护他们的关系不被侵扰。一旦两人的亲密小屋无法为彼此遮风挡雨,即会滋养出“背叛病菌”,侵蚀我俩过往一步一步所建立的亲密瓦墙”
——Shirley Glass

外遇与性欲无关,而是我们无法为彼此遮风挡雨

“外遇根本就是他无法克制自己的性欲,依恋着爱情刚萌芽的片刻激情!”

或许你以为他的外遇与性欲有关,但事实上外遇是一种警讯,凸显出你们的“关系”欠缺哪些元素,也就是外遇不只是你或他,又或是第三者的问题,更多可能是你们俩“关系”本身的问题——像是你们早就无法深度分享自己所在乎的事情或坦承自己的脆弱与伤痛、夜晚因为整天的疲惫也选择放弃属于两人的甜蜜的温存,又或是日常生活中的搭话与关心也因为繁重的工作、小孩的吵闹声而被牺牲了。

原先你们以为这没关系、只是小事,实际上却是忽略了维持一段细水长流的爱情最重要的材料——日常生活中平凡而坚定的情感连结。

每个人都需要爱,都会去寻找爱,我们期盼当伸出手表达脆弱时,能被伴侣温柔地接住;当主动在关系中释出示好讯息时,能获得对方有温度的回应。简言之,这是婚姻治疗师 Gottman 提到的亲密关系中的“邀请”与“回应”,是促成情感关系连结的重要基础,也是彼此“信任”形成的条件——我知道我伸出手寻求安慰,或是释放出示好讯息向你传达爱意与邀请更亲密时,根据过去的经验,我相信你会在那,你会回应我,也会主动想靠近我。

“我感受到这段关系是安全的,我是值得被爱的,你也是能信任的,而我相信当我有需要的时候,你确实会在那里,尽管偶尔因为某些情况无法百分之百满足我的期待,但我确信大多数的时候,你真的会在那伸出手、挺起胸膛,成为我的依靠。”

日常生活中“回应彼此的情感”确实能作为构成坚实的爱最重要的材料之一。

在人生路上走了一段时日的你一定也知道,漫长的人生确实很苦——无数的悲欢离合,几经跌宕起伏,又或是风霜雪雨,人更需要一个稳定且安全的关系作为一堡垒,让我们在疲惫、受伤时得以依靠;在充满爱、接纳的关系中,我们因而修复了那因多舛命运与人生无常的痛苦与感伤,并包覆了我们受伤的心,等到备足的力气才又重新走向这世界去冒险。我自认这是为什么人需要追求爱情,相当重要的原因之一。

现今大脑的研究也证实:在安全的依附关系中得以改善个人大脑中情绪的激动程度,甚至增强人们对于情绪的容纳程度,这是人天生会想追求安稳关系的生理机制之一。尽管另一半看似事业有成、坚强不摧、高大壮硕,仍有这份安全依附的需要;或许你认为长期以来你总是坚强独立或许不需依赖伴侣,事实上你只是忘了自己需要,因为你们都是人,这是人性。

当关系里的彼此长期在情感上被拒绝,或是两人不知何时开始日渐停止提供彼此关爱与滋养,这个专属于“两人的家”将形成一股推力,把对某方或两方对“爱的渴望”推向他方。也就是说——“外遇”是不再对话交流、无法给予彼此情感回应长期下来的产物,在其中滋养了不信任、猜疑、抱怨、冷漠的细菌,于是他方的温暖成为了致命的吸引力,背叛就有可能在如此的关系环境中形成。

婚姻就如同一段千里迢迢的旅行,原先两两相忘的爱意,因长途跋涉于山高路远之中何不是备尝艰苦,而在长期缺乏足够粮食与情感之下,起先再美满的爱情也可能挺不过片刻卷起的沙漠狂暴;某一方耐不住寂寞与内在匮乏而丢下了你,留你独自负重前行于这段万籁俱寂的婚姻里。

我懂这不公平,但或许两人都可反思:受伤方或许长久以来欺瞒自己关系中既存的问题,而不忠方以最伤害性的方式来处理自己在关系中得不到满足的需要,让原先剑拔驽张、累积抱怨、愤恨的关系焦虑获得短暂的平衡——如此一来,两人就不需要去面对差异所引发的冲突,以及不须为缺乏情感回应负起责任来改变。

所以,外遇是个结果,暗示你们关系连结已出了问题,而非“外遇”让关系出现了问题,或许难以承认,但你们爱的小窝或许已无法为彼此遮风挡雨。

美国权威婚姻治疗师 Gottman(2016)呼应上述的想法,其研究显示外遇并非与性欲有关,而是长期缺乏欠缺真实的分享,加上负向的比较;而负向比较的产生,正是长期缺乏真实的分享所形成的结果。(推荐阅读:关于外遇:一个人通常必须深深关心自己的伴侣,才会愿意花费心力背叛对方

伴侣在关系中长期情感不被回应,同时两人缺乏修复的意愿,那些依附情感的需要(被爱与爱人、被重视、被尊重、被安慰、被感激等)在长期匮乏的情况下,渐渐累积了彼此对关系的怨怼,形成亲密关系中未能解决的遗憾事件——那些埋怨、孤寂、悲伤回荡在这段关系里并未曾消失。

直到有天这些负向的经验日渐变成彼此对这段关系的唯一注解,也就是这关系由负面情感主控,会使彼此将此关系扭曲成不值得停留、也不用再期待可能有所改变。于是不自觉地在脑中将所遇到的人与伴侣进行负向比较:“某某某比他体贴太多了!”、“这么简单的事为什么我老公都做不到?”、“这种撒娇真甜,但我从没见过她展现过”。

于是我们背着彼此,有些人选择走向工作、走向孩子、走向宗教,某些人则选择走向他人的温暖,于是外遇发生了。


图片|《漫长的藉口》剧照

一样爱情,两种孤单

“旧的关系我感到无足轻重、我感到自己正在死去、了无生气,新的关系却让我感到无比重要、新的自己正在诞生;这份欲望我从婚姻中的承诺中决定出走。”

在我的实务经验中,我注意到在亲密关系出轨议题,有两种常见的角色,对于自身情绪有着截然不同的反应方式:

  1. 其中一方拒绝自己的需要,同时也拒绝伴侣的需要
  2. 另一方在关系中渴望被安慰却以间接的方式表达,感到无足轻重却不愿放弃需要的人

独立坚强的你,拒绝世界其实是为了挡住自己的眼泪

也许你强大且独立,高声喊着“我不需要任何人”,同时也否认着另一半的需要。

可能你是一个很高功能的人,在事业上算成功;又或许你是很理性、很能解决问题的人;你可能管理着一些人、在工作上许多人都依赖着你的判断与决策;也或许你在原生家庭负责协商,或很早就扛起这个家经济的人;也可能走入婚姻后你照顾着孩子与兼顾工作做得有声有色。

可能你从小就习惯自己独自处理需要,身边大人的忽略对你来说习以为常,但事实上童年时期的你很早被迫长大,几次伸出手被大人拒绝的经验让你内在形成“觉得自己不够好、不值得被爱,他人不值得相信”的内在关系想像。

于是你经常告诉着自己:“你必须坚强而不能倒下”、“我就是成就、独立、强悍”。渐渐地你开始学着以身边大人的方式拒绝自己内在的需求,甚至当脆弱感受浮现起,你脑中会浮现“不应该”、“这需求很糟”——因为这可能会威胁到你原先习惯的角色,打破既有的家庭平衡,到后面当“依赖”的需求浮现,那熟悉罪恶感总伴随在后。

久而久之你也逐渐忘记自己内心里有个受伤的小孩、也有依赖的需求。

也或许是你不喜欢自己有拥有这特质,因此你在伴侣身上若看到他渴望依赖你时,你眼中的鄙视与恼火、行动间的忽视与拒绝,看似在推开伴侣,其实是你无法接受自己的依赖的渴望,所以你挡住了对方,这样一来你才能挡着自己的眼泪,不让自己的理性与坚强崩溃倒下。也可能是你不习惯接触眼泪,无法忍受自己对于情绪的陌生与不知如何安慰的笨拙。

早在伴侣感到孤单而企图寻找他方的温暖之前,你已陷入这份孤单已久,那是最深沈的黑洞,也是最寂静的地方,这是属于你原生家庭或生命中的核心议题,我猜在这个万籁俱寂之中你久待到不知道自己仍有寻找温暖的权利。

对关系的渴望感到矛盾的你,其实找不到自己在爱里的价值,无足轻重的感受让你迷失了

或许你尝试好几次想让对方知道你需要他的倾听、你贪恋着他偶尔的抚慰。有几次忍不住的怒吼与哭声,曾让他妥协表示愿意练习来用温柔接住你,但过没多久又故态复萌。(推荐阅读:看见丈夫的外遇简讯,成为主妇二十年后,我第一次离家出走

你变得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却又不断地被打入了熟悉的冷宫。你理智上了解他不是故意,这就是他,因为曾经爱着,你给出千百次的原谅与体恤,只是他又再次地丢下你,剩下你与与弥漫着无比沮丧与孤寂的空气,那寂寞实在太让人难以承受了,而你也迷失了。

你暗自想着,他的坚强让他无法看见你;甚至是他的坚强,对于你企图向乞求安慰的需求燃起时,会不自觉地联想到“是不是我不够坚强?为什么我无法如你一般自己处理情绪?”这些想法使得羞愧、无奈感涌上,于是你又缩回了手,咬着牙,决心要自己处理。

这沈重如铅的期望,却无法遏止那些寂寞关系中的悲伤、孤单,你暗自对自己说:“我好希望我能做到,但我却做不到”;但若意识到自己在关系中的权利时,想要对他说出“好希望你能看见我、接住我”,似乎又变成一种无理且幼稚的请求。

在两难之下,动辄得咎,不知何时靠近他变成一种危险,内心的仗反覆打着;而在一次觥筹交错的宴会中,你嗅出了他方似乎有那寻找已久的温暖,长久的孤寂与匮乏让你在那一瞬丧失了理性,朝那份盼了许久的温度狂奔而去。于是,外遇发生了。

其实,我们对关系的孤单或许是类似的

在一段有出轨关系中,有两种孤单。将这两种孤单若摊出来,两人张大双眼共同看见会发现,似乎我们在关系中的失落、挫折感与孤单都是类似的,只是那是在不同时空种下的因果,而我们用自认最好的方式在处理着自己的对关系的需要。

这些来自过去的遗憾事件,却阻碍了当下的我们,以及我们回应彼此情感的历程,使这段关系再度失去的安全与信赖。所以说,外遇并非摧毁关系的事件,而是垂死关系的症状(Gottman, 2016),这段关系早已无法提供彼此爱,经由日复一日地拒绝与自以为是的体恤,滋养了厚重的孤寂。


图片|《漫长的藉口》剧照

若选择宽恕,练习走出孤单,走进自己与对方

当然形成外遇的原因是相当复杂的,有许多因素交织在其中,例如遭遇重大失落、另一方的童年创伤、家族对你们婚姻的观点等。但这些论述只是想让你了解,情感连结是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由情感连结而彼此深厚的友谊,会让我们形成“我好,你也好”的内在观点,这份在关系中孕育的自我价值感与对关系的正面感受,能作为抵挡外在诱惑的缓冲剂之一。

这是我深刻的经验,一旦这份爱是奠基在彼此深刻的了解,由时间累积的亲密是如此不容易,也会成为关系中的隐形约定:“我不愿为了另一份陌生的激情而赔上可能会失去这段独特关系的风险,于是我能守住寂寞,尊重我俩的独特,这是回馈这份爱我俩能为彼此做的。”这样的决定是出自于“内心”,而非“角色责任”,这才是能真正维系两人关系,并使你们的爱情走向细水长流的关键。

所以当你读懂了外遇/背叛的警讯,最终也选择了宽恕,也或许是重新了解自己与对方的机会,去问问自己:

“我何时开始在关系中独自处理自己的需要?”

“我何时在心里与伴侣离了婚,嫁给了工作或是孩子,又或是投入第三者的怀抱?”

“我何时决定不再尝试拯救这段关系?为这段关系努力?我怎么了?”

“若决定要修复,是什么让我决定回来?”

一旦两人停止归咎对错,而意识到在伴侣外遇事件中自己所扮演的角色时,才有办法开启疗伤之路,看懂我们怎么了,并真正对自己与对方给出原谅。

我很常对我的案主说这段话:“若听不见自己的哭声,也将听不见另一半的哭声;当给自己安慰了,才能给另一半安慰。”

一旦一个人能重视自己内在的渴望,觉察自己要什么,珍视这些需要,并能既脆弱又坚定的表达时,也才有足够的力量去倾听对方的需要,回应对方的需要。于是两人在深层的渴望中连结,我们学着如何亲密,但也学到亲密的限制,例如有时他无法满足我,我们仍有某些差异无法克服。这是一个相互滋养且互惠的关系,关系如同一座花园,要让这花园变得滋养丰硕,两人都不能少。

于是在爱的见证下,宽容与原谅撑起了受伤的彼此,两人的小屋将再度被建造了起来,每一块瓦砖都是泪水、是两人真实的认错与温柔的抚慰、是我们以成人的角度给出的承诺与决定;这重建过程中我们开始学着珍视我们的关系,读懂自己的需要,也打开耳朵去倾听对方想要我如何地为他遮风挡雨。

我猜这过程你们会走得有些踉踉跄跄,这份陌生、不熟悉却欣喜的经验,也可能在偶然的夜里旧的痛又再度发起,但因为你们共同的愿意,用爱与对话使让两人这份死去的关系中注入新的盼,直到某天,新的你跟他已真真实实地活在你们共同的生活里,我相信,原先两种孤单或许已融化成一种有由爱与理解包裹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