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为异性恋女生,我很喜欢走同志大游行,而且觉得非去不可。 不分性别,不分国族,无论高矮胖瘦、保守裸露。在那里,我们不再纠结于何谓正常,不再害怕自己格格不入。 我终于看见,所有人都成为了自己。

这个周六( 2019 年 10 月 26 日),是一年一度的同志大游行。今年在性别平权这个议题上,发生许多事,有值得庆祝的,也有让人难过的,而最值得骄傲与备受国内外关注的,莫过于同性婚姻合法化。(回顾一下:“台湾让我们看到希望!”以台湾为榜样,日韩也要力推同婚

终于终于,我们可以结婚了。

就性别光谱来说,目前我对自己的认知,是一个异性恋女生。同婚合法与否,或许和我没有直接关系,但我还是想说“我们”,而不是“他们”。我们是一样的,我们都值得幸福。

于是,我想和你聊一聊,为什么我喜欢走同志大游行,以及为什么它是一个最让我自在的地方。

让我们成为风吧!

严格来说,我第一次参与的大型同志活动,不是在每年 10 月底举办的同志大游行,而是婚姻平权音乐会。


图片|来源

2016 年 12 月 10 日, 打着“让生命不再逝去,为婚姻平权站出来” slogan ,凯道聚集了 25 万人,前所未见,势如破竹。那年,从诉求到标语,都有点悲壮。

很急,可是怪不得我们,毕竟人权与平等,愈快完善愈好,而我们已经等待了好久好久。

但是雨不断地落下来/如同昨天,前天,如同过去的许多个雨天/无论人们撑不撑伞/那无所谓的闲散态度像是其他的事都与之无关
——叶青,〈幻灯片的错刻〉。

第一次参加游行,心里多少有点紧张。尽管我知道自己很关注这个议题,但是在现场,我会不会不知所措或格格不入?

后来发现,在同志大游行,这种担心与顾虑,永远是多余的。


图片|作者提供

我和同行友人,在那里比想像中更自在。放眼望去,全是不认识的人,却感觉熟悉,你知道到这里的每个人,拥有不同生命经验,可是都向着同样的目标。

成千上万的人们中,或走或走,都像有张隐形的大网,把我接住、把我们接住。你知道这里会有很多人给你力量,不必怕。

你是光/但我想送你一颗太阳/让你累的时候/可以闭上眼睛/任它去亮
——叶青,〈如何放下〉。

在这里,我知道我不是一个人,左右两旁、身前身后,一直有好多人陪伴。

雨过天晴: Together, Stronger

后来,我在隔年参加了同志大游行。 slogan 是“涩涩性平打开开,多元教欲跟上来”,我们走到教育部,在外墙贴上标语,这次除了婚姻平权,还有另一个重点是性别教育。(延伸阅读:从板中男裙周到台大男裙日:学校没有教的“性别平等”,我们自己来!

我们要告诉孩子,你永远有权利选择,撕去标签,成为自己。

告诉小孩/性别不过是/一个贴纸/被黏上了/也可以把它撕掉
——潘柏霖,〈如果你不知道要怎么教小孩〉。


图片|作者提供

同志大游行,百花齐放。

除了同志权益、性平教育,同游也关注其他议题: HIV 感染者去污名化、身心障碍者性权、性工作者劳权、女权与妇权⋯⋯好多好多。

你会震撼,也会讶异,原来世界上还有这么多事,值得我们理解与关注。它只打着同志大游行的名号,却照顾着所有身而为人应该拥有的权利。

在这里,我们在乎的,不只是切身相关的事,还有离自己有点远的事。彷佛在说:我在乎你,就像你在乎我一样。

彩虹之后: Together, Make Taiwan Better

日常生活里,我们常常受限于社会眼光,因而隐藏自身想望。或许,你曾经也想试着冲撞,但做自己这条路很难,你摔了几次,再也无法假装洒脱,再也没有勇气让自己再试一次。(暖心推荐:给台湾女孩的一封情书:妳承受多少心伤,就拥有多少力量

虽然被没有心的怪物/咬了一口/还是要记得/不要变成它们/就算很痛苦/也不要忘记/爱这件事/非常重要
——潘柏霖,〈世界末日了我想给你抱抱〉。

我想,同志大游行,提供一个做自己的绝佳场域吧。

如果你今天在一般路上,或 free the nipples ,或穿着萝莉塔服装,或呈现与生理性别不一致的打扮,可能得遭受异样眼光。你很不安和焦虑,让你最舒适的模样,居然在他人眼中成了异类。(延伸阅读:给自己的快乐练习:你要做第一个为自己哀伤的人

于是,我们在同志大游行,这片兼容并蓄的彩虹海,能自信又自在地裸露,能穿上任何奇装异服,可以很朴实,也可以超浮夸,都没有人会觉得你奇怪。

理念很温柔,因此这里很温柔。

多麽希望,这种自在的感觉,能够不只存在于同游,而是发生在每个日常。


图片|作者提供

见过那至暗/才知道一个人可以多喜欢光线/于是你再无法伤我分毫
——任明信,〈无题〉。

歧视,从来不只会发生在同志身上。同婚通过之后,还有许多议题,有待人们共同努力。

身为一个异性恋女生,我喜欢走同游。

在这里,我终于看见,所有人都成为了自己,而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