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平等教育法施行细则草案”修订的公听会结果如何?性别力,为你精选两点释疑!

就算同婚专法在 2019 年五月通过了,争取性别平等的路也还有得走。

2018 年底,被外界称为“反同公投”的三项提案皆通过,为回应第十一案结果,立法院将展开“性别平等教育法施行细则草案”修订。而教育及文化委员会在今日(10 月 24 日)举行公听会,邀请挺同、反同人士团体及相关单位,进行交流与讨论。

性别力,为你精选公听会中的两点释疑:

给我性霸凌防治,我不要了解同志!

公投第十一案的提案人,同时也是下一代幸福联盟理事长 曾献莹,在公听会中强调自己并非歧视同志族群,而是希望透过修定性平法施行细则,让教育不要变成“某种意识形态的推广”。推荐阅读:第 11 案公投辩论重点!爱家公投:性别教育会给孩子带来困扰

他更质疑同志教育存在的必要性,说道:“国中国小阶段,为什么我们要一直去讨论变性、同志议题呢?国中国小最重要的应该是在性骚扰、性霸凌,性侵的防治教育。这是所有家长的期盼,没有要否定任何族群的存在。”


下一代幸福联盟理事长 曾献莹。图片|Youtube 截图

想普及性别平等教育,却不希望教导孩童认识并尊重多元性别、同志族群。那我们该如何普及?如何真正确保性别平等教育的效用有真正发挥?

同样参与公听会的多元教育家长协会理事 郑立中,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提供了解答。他提到现在是网路时代,很多知识只要靠网路上的搜集、爬梳就能获得,所以必须在国中小阶段施行包含同志教育在内的性别平等教育。

因为我们不教小孩,小孩也会自己在网路上去学习。

而为何需要在诸多性别教育范畴中,需要包含同志教育在内?郑立中也表示“我们先要认识性和性别的面貌,才能教导性侵害、性骚扰或性霸凌防治教育。”


多元教育家长协会理事 郑立中。图片|Youtube 截图

认识是一切教育的源头,如果不去谈性、性别、性别特质、性别认同、性倾向,我们没办法让孩子去尊重性别的不同面向,也没办法教孩子去尊重其他同性恋的孩子。

没有同志,何来真正平等?

公听会中,除了讨论“先认识同志,接着谈霸凌防治”议题之外,也有与会人提出了另一个讨论。高雄市家长协会理事长 洪志和发言表示:

今天的主题到底是什么?今天的主题是性平教育唉,不是讲同志教育唉,难道只有用同志教育才能够性平吗?我告诉你,家长真的很简单,草案只要把“同志教育”这四个字拿掉就好了。


高雄市家长协会理事长 洪志和。图片|Youtube 截图

亲爱的洪志和理事长,“把同志教育四个字拿掉”何尝不是歧视与压迫?如果同志不在性别平等的讨论范围内,那我们该如何“全面性”的讨论性别平等教育?又该如何教导孩子去尊重同志同侪?推荐阅读:“挺同”不只婚平时:同志朋友还是需要你支持

对此,鹭江国小教师 翁丽淑,也在其发言段落中提及:

如果缺了同志教育,有可能真实体现‘平等’的重要价值吗?


鹭江国小教师 翁丽淑。图片|Youtube 截图

公听会讨论,说是讨论,但目前为止仍未出现取得共识的讨论。也许,与高雄市中正高职辅导老师 卓耕宇提出的三点疑问有关,以下引述全段落:

在这样一个对话的立场,我想要跟大家确认一下:

1. 你是不是很确定,肯认同志的存在?

因为性别平等教育法里面,其实就是站在同志存在这个立场,但如果你的立场是不肯认同志存在的话,其实我们今天的对话,不会有交集。

2. 你是不是肯定将同性恋除病化?

刚刚叶医师也有提到,在各个精神医学组织,或社会学、心理学的相关研究当中,同志其实已经除病化了。但在你的脑袋当中,你是不有把同志除病化?还是你依然认为同志是个病态,不正常,是需要被矫正的族群?那如果是的话,我觉得我们之间的对话也不大会有交集。

3. 你是受到信仰的影响,还是相信人权的价值?

我教书这二十二年来,其实每次都会跟学生谈性别平等的议题,会谈多元性别或同志的相关处境或权益。我常常会做个普查,就问学生说,在你自己的受教经验里,当你学习到性别平等或有关于同志议题的时候,你会担心自己变成同性恋吗?

学生都非常疑惑的看着我说,老师你问这什么问题?

我想这里面,我观察到的一个落差是:我们成长的年代,没有性别平等教育,更不用谈同性恋。

以前我看到《囍宴》这一部电影的时候,其实真的觉得:哇,在华人的家庭与社会里面,有这样一个值得被祝福的事情(指结婚)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从来没有人在小时候跟我提出这样的假设——以后如果你是男同志或是你是异性恋。

多数人会想像你是个异性恋,然后你要跟女生结婚,要共结连理,要有小孩,要有家庭。我们在主流社会是被这样教育长大的,所以如果你担心孩子接受了同志教育会变同性恋的话,不要对自己太没信心。我们从小到大被教导的价值,都是在异性恋的架构、期望,与想像当中,所以这也是为什么我要特别的抛出来问大家的原因。

你此时此刻,在这边对话讨论的是你的信仰为基础,还是相信人权的价值?

当然,我们各自都有各自不同的宗教信仰,我可以理解。但更具体的修订到底限制或限缩了谁?我觉得把性教育、情感教育、同志教育的“同志教育”四个字扩大解释,我觉得其实没有限缩,反而保障了更多人,保障每一个人。

关于性平法是否是个“完美”的法案,也许我们现在没有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把每一个人都视为相同个体,都纳入讨论范围内,绝对是平等的核心概念。

而若支持“传统价值”的倡议团体们始终高喊“我没有歧视同志,但不要把同志教育纳入性平范围”,那么恐怕,这不是真正的平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