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没安全感,对方暂时不见就很焦虑。但是,这个情况是可以被改善的,只要我们愿意踏出第一步。

文|角落星

两个星期前与朋友临时起意,约了趟两天一日的溪头游,起意的来由是因为彼此刚好有些困于心中的烦忧,有对于生活转变的迷茫,有对于爱与被爱的自我探问,也许对于无解或申论题型解答的扣问而已,短暂的出走或许是个出口,去一个地方好好的,慢慢的把一个问题细细地层层分解,抹上蜂蜜芥茉或白奶油,去闻到前所未闻的气味。

朋友说,她好像没想过好好安排自己的生活,在工作与读书之外给自己一趟慢旅行⋯⋯

现代人步伐紧凑,“往前进”的哲学观又使得人们更难以慢下来,更遑论停下来。我也是在 25 岁之后,才渐渐懂了慢生活,甚至是慢活。25 岁以前的我,也如大部分的人们不敢停下来休息,好像一旦停下来就被贴上一种不思上进的贴纸,所以只好不断的往前,即使当时的身心已追不上设定好的行程,我想,那是一种很深的焦虑:“如果你停下来,你会因为追不上其他人而丧失生存的利基。”这样的焦虑氛围常在柯林斯在一些管理类的杂志看见。

出发的前几日有一台风来台湾,所幸它来得快,去得也快。当日的天气相当的适合出游,没有平常暑假的酷热,也未有大雨败兴,上天对第一次挑战来溪头走步道的我们算是非常的友善且贴心。抵达时已时至下午二点,我和朋友先去妖怪村吃点东西,那是一份 60 元的米糕,我们就在小小的桌子边吃边聊起来。

或许到底我算是乐观的人,年纪愈长,我愈选择去相信“人是具有可塑性的”,即神经心理学的重写“神经回路”。现下有许多谈论关于亲密关系中两方如何形成互动的理论,心理学家 John Bowlby 的“依附理论”(attachment theory)即延伸探讨亲密关系中信任如何运作,大致可区分为三类:安全型依附、焦虑型依附、逃避型依附。延伸阅读:矛盾依附型儿童:你在我觉得烦,离开又让我沮丧

而焦虑型附附的人与逃避型依附的人像欢喜冤家,这两种人在一起最易唤起彼此深层的恐惧,让焦虑者不断反覆确认爱、呼喊爱,而逃避者则有意无意的让自己甚少投入或承诺他们的关系。若依传统的心理学中宿命论的氛围,原生家庭带给人们的影响似乎像个魔咒,人们所有行为,动机的背后都是在回应过去的失落及未竟事宜(未完成的事) ,身体长大了但灵魂却停留在那个受伤的时刻。近二、三年我一直在尝试着改写自己的神经回路,不论是忧郁,疼痛或者亲密关系中的型态,也经由自己的感受及他人的言谈的反馈得到了证实。

在亲密关系建立的初期,其实需要很大的勇气与很多的等待,要有面对自己及对方被过去经验唤起激烈难明情绪的勇气,要有执着的相信彼此一定能在关系中成长的等待,光有好感是不够的。

我自己是比较容易不安的,但我与男友阿柴在一起时反而是他很没安全感。常常,我们一起在外头用过晚饭后,他会询问我是否要去其他地方散步,若我说想回我家休息,阿柴会自己生闷气,他总觉得我不想多待是因为不够喜欢他。还记得那还只是去年的情况:阿柴打了二、三通电话或只有一通电话,但我因为嗜睡的情况而没接到,他就会感到一种难以言明的生气与不安,质问我,刚刚到底在哪里或做什么?

其实,我真的没听到手机在响,大多的时候我是睡着了,可是阿柴就是感到焦虑。朋友听到这,询问我,那我是怎么有耐心去因应这样的情况呢?我想,是“相信”吧,我相信安全感是能训练的,也相信假如阿柴原本的神经回路中的“刺激(我没接电话)-激起的认知与感受(不放心,焦虑)-反应(生闷气)”,在他多次反覆确认后(我真的只是在睡觉),没接到电话这个刺激的轮入渐渐会长出其他的路径去延伸他的感受及反应。在初始阶段,可能对方还是会反反覆覆的确认,但新改写的路径只要有足够的次数去行经,这条原本陌生的回路便被 “活化”了,下次再出现同样的外在刺激时,就能有选择。

我想,许多的心理谘商与心理治疗也是秉持着人的安全感,爱与被爱的能力是能经由不断地练习去重写一条新的路径,伴侣若能如心理师与当事人间有着这样信任的默契,信任对方能安全地让自己重新成长,那关系便成为重建依附关系的 “安全基地” ,可以放心地在这吃,喝,哭泣,欢笑与出走。


图片|来源

这次我与朋友“出走溪头”,算是一个小小的挑战,平常不太运动的我们选了较为平缓的大学池步道,一路上有像山岚或雾的东西出现,朋友很兴奋的想录起来,她一直说我们就像来到一个很厉害的地方。其实对以前的我来说,去某地远行参加活动对我而言是很困难的,我害怕交通,害怕身体不能负荷,害怕背痛发作⋯⋯但为了建立一条不同的路径,我在一次一次的交通往返中,感觉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每一次都比上一次更加地不那么疲惫与焦虑了。

也许神经心理学的重新建构神经回路与后现代叙事治疗里的发展丰富独特的故事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活化加强当事人有能力的部分。我指着手机下载的计步器 app 对朋友说,你看!我们今天创造新记录啰!下次想到要爬步道就会因这次的经验而有一些些信心为基底了。

力量,是可以被走出来的;爱,是可以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