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看起来好好的,内心依然感到烦闷?女人迷为轻郁症选书《虽然想死,但还是想吃辣炒年糕》,献给对自己没有自信,但同时又足够美好的你。

(请先阅读:《虽然想死,但还是想吃辣炒年糕》:我不怎么忧郁,却也不怎么幸福

究竟是从何时开始的呢?

我翻找了封存已久的电子邮件,发现一篇十年前写的文章。都说人要是受到太大伤害就会选择压抑,当初的我似乎就是如此,因为那是一件早已被我遗忘的事情。我从出生就有先天遗传的异位性皮肤炎,由于这项疾病在当年还没有如今这般普遍,所以医生并没有特别严肃看待,后来经过一段漫长时间,才发现是异位性皮肤炎。

就如同所有罹患异位性皮肤炎的孩童,都会在手脚弯曲处、眼睛周围出现泛红干燥的情形一样,当时的我亦是如此,还经常被同学们取笑:“妳的皮肤怎么会这样?好恶心!”甚至就连我暗恋的男孩,也直接当着我的面嘲笑我像皱巴巴的老奶奶。

国小五年级时,我参加过一场活动,需要和男同学一起跳舞,当时我的舞伴可能极度不想和我一组,所以犹记他从头到尾都没有真正抓过我的手,只有作势假装牵我的手跳舞。从那时起,我开始感到自卑、羞愧,我认为自己是异类、像老奶奶、很逊、不该出来抛头露面。(延伸阅读:“从小因白斑症被笑斑马”19 岁,她被超模之母泰拉挖掘成模特儿

国中时我甚至有被网友攻击过,当时我和同学们一起经营一个匿名的线上社群网站,有人竟然在网站上写了一篇全都在骂我的文章,虽然我已经不太记得具体内容,但是依稀还记得对方有写一些攻击我外表的字眼,诸如:“只有脸看起来还好,身体实在有够胖。”、“拜托回家洗洗澡吧,手肘黑到好可怕。”我对于自己的外表被人如此评价感到十分羞耻。


图片|来源

虽然这件事情早已从我的记忆中删除,但是可能还一直深植在我的潜意识里,所以我会一直不自觉地用搓澡巾每天搓洗自己的手肘,深怕鼻头有卡粉刺而一天照好几回镜子,我变得很在乎自己在别人眼中的样子,甚至还会把自己说过的话录起来,回家重新播放检视。尽管我的内心已经明显感觉痛苦,我还是会害怕,感觉一定有人在暗中嘲笑我。

第三周

医生:“上星期参加的电影社活动还顺利吗?”

我:“嗯,还算顺利。”

医生:“有发表很多感想吗?”

我:“没有,我只有说我觉得那部电影还好,结果主持人就问我具体原因是什么,但一时之间我还没理出头绪,于是就先跳过了我。后来在听其他人发表感想时,我想到了一些理由,所以有再简单补充一下我的看法。后来我听了自己的录音档,发现原来我发表了满多个人意见。”

医生:“为什么要录音呢?”

我:“我每次只要在公司开重要会议或者来这里接受谘商,都会把交谈内容录起来,回到家再重新播放确认,因为平常我是一个很容易紧张的人,所以都会想不起来自己说过哪些话。”

医生:“可是妳又不是喝醉酒,有一定要录音吗?”

我:“现在是为了整理治疗纪录而录音,其他时候则是因为紧张过度,脑袋总是一片空白,根本不记得自己说过哪些话,所以才会录音。”

医生:“这样看来妳很像是在用监视器把自己录起来,然后再回去播放观察自己的表现。其实想不起来自己说过哪些话反而可以获得一些自由,妳这么做只会让自己更加疲惫。”

我:“我觉得这么做会让我同时感到安心与自责,如果表现好就会安心,表现不好就会自责。”

医生:“我希望妳可以让时间自然带走那些已经发生的事情。”

我:“好的。看来这种行为也很像机器人,对吧?”

医生:“机器人?”

我: “嗯。”

医生:“我上次说那句话并没有太多意思,妳可能把那句话赋予了太多意义。”

(我在挖苦医生上次说我像机器人的事情)

我:“的确,只要有人挑剔我,我就会故意不断重提。到底为什么我会开始监视自己呢?”

医生:“因为妳太在乎别人的反应,对自己的满意度也不高的关系。其实人生是自己的、身体也是自己的,这些责任都是由妳承担,但是现在的妳,感觉老是想往极端走,而不是在合理的中间位置。监视自己不一定全然负面,只要合理适当,或者能反向思考、有各种颜色的按钮可以选择按下就无所谓,但是现在的妳,比较像是只有一个按钮可以按,所以只能选择开或关。也许妳会这样监视自己是有原因的,但是妳都只把焦点放在‘我现在很难过、好想哭、好生气’等结果,而不是去思考导致这些情绪的原因是什么,所以妳才会一直陷在自己的情绪里。”

我:“(哭泣)我可以怪自己天生就有这种极端和监视自己的性格吗?”

医生:“性格虽然是天生,但也有很大部分是后天养成。”

我:“我和姊姊、妹妹聊天时会发现,三姊妹的性格简直一模一样。所以我们三个人聚在一起千万不能聊恋爱话题,因为都很极端,构不成客观判断。我只是觉得会不会打从娘胎一出生,我就是这种性格?还是我们三姊妹有共同经历过什么事情,所以都有这种特质?”

医生:“我想应该是因为现在的妳看事情的观点都比较极端,所以三姊妹聚在一起聊天时,妳也只会用妳和我想法‘一样’或‘不一样’来做评价。”

我:“喔⋯⋯用我自己的观点去看待,对吧?”

医生:“嗯。”

我:“我真的有那么极端吗?”

医生:“也没有到很极端,就只是有那样的倾向而已。首先,我认为妳需要把工作和休息的空间彻底分开,如果在公司累积了一整天的压力,回到家就应该要好好休息放松,但是妳回到家以后却还在听自己白天上班时的录音档,那么,工作和休息就会变得密不可分,可能会使妳同时感受到羞耻和焦虑不安。”


图片|来源

我:“那我明白了。我这星期明明也没什么事,却一直没睡好,凌晨四点钟醒来以后就睡不着,一直看电影看到早上六、七点。睡不着实在好困扰。”

医生:“那妳白天应该会精神不济吧?”

我:“其实还好,没有特别提不起精神。本来只要有人突然向我搭话,我就会瞬间脸红,但是上个星期都没有脸红。”

医生:“那妳一天都睡几小时呢?”

我:“应该平均有睡四、五个小时左右?通常是睡五小时醒来之后,再睡十到二十分钟的回笼觉。我从公司走回家大约会花四十分钟左右的时间,那条路四周都是农田,每次只要走那条路回家就会觉得神清气爽,但是一到家又会死气沉沉。我曾经想过到底为什么会这样,后来发现是因为我在家都会去找那些打从心底羡慕的人的 Instagram 来看,看着看着,心情就会变得很差。”

医生:“妳都会羡慕哪一种人呢?”

我:“一位是过去我一直很想面试进那间公司的总编辑,之前还有打算要跳槽去那里,可惜最后面试没有通过。那位总编人很漂亮,也很会打扮,她底下的组员看起来都很好相处。我很羡慕她的一切,然后会反观自己,不晓得自己到底在干麻。”

医生:“那妳对于目前任职的公司和工作,满意度如何?”

我:“工作满意度是高的,只是有点腻了。”

医生:“我想任谁都会有羡慕之情,毕竟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乌托邦,但是羡慕别人和一直拿别人跟自己作比较是两回事,现在的妳应该只是怀有憧憬而已,还不到特别严重。”

我:“那要到什么程度才算严重呢?”

医生:“如果有出现实际行动才算严重,但是如果妳可以告诉自己,‘其实我也不差’那就没什么问题。希望妳不要把羡慕之情视为负面情感,因为那也是促使妳成长的动力。”

我:“好。其实我也很尊敬我们公司的组长,要是我往好处想,就会觉得‘我也好想像她那样’,但有时候又会觉得‘唉,为什么我不能像她一样想出那么棒的好点子’,老是陷入自怨自艾的情绪。”(推荐阅读:【女人迷儿说工作】你把拥有自己人生的时间都拿去羡慕别人了

医生:“每个人都会有这段时期,会经历挫折,也会透过逐一克服累积出自己的祕诀。再加上妳最近心情比较差,所以就算面对同一件事,自然也会有不一样的观点。”


图片|来源

我:“所以心情很重要喽?”

医生:“当然,随着当下心情的不同,面对偶发事件的态度也会有天壤之别。”

我:“我不晓得能否让自己心情好转。”

医生:“比起好转,让自己恢复平静、不过度转变比较重要。”

我:“但我就是做不到这一点。”

医生:“妳看妳都还没试过,就已经在说自己做不到了。我觉得妳一定可以做到,因为妳说这星期过得还不错,上星期比较不好。”

我:“对。而且还发生了一件事情,有人在电影社团脸书上传了一段访谈影片,因为有人按了那则影片赞,所以才被我发现,后来我点进去一看,发现电影社里的人个个都是好学历,原来是因为社长毕业于很不错的大学,目前处于创业初期,所以似乎是有拜托身边的好友帮忙冲人气,导致社团里都是学历好的人。当我发现这件事情时,突然变得有点没自信,也不太想出席社团活动了。我现在不论置身在任何场合,都不喜欢提到自己的学历,也不想听到对方的学历,因为会同时产生优越感和自卑感。比方说,原本可能觉得跟这个人聊得来、相谈甚欢,但是后来发现对方是首尔大学毕业的,就会顿时对自己的发言感到担心,心里想着:‘会不会在对方耳里听起来很无知或可笑?’”

医生:“可是妳也有大学毕业啊,不是吗?假如今天妳和一名不得已没能读大学的人聊天,结果聊着聊着,对方突然说:‘那是因为妳有读大学啊!’这样的话妳会有什么感觉?”

我:“我会觉得‘这跟有没有读大学有什么关系’。”

医生:“是啊,虽然高中时期的学业成绩会决定我们上哪一所大学,但是上了大学以后,随着自己对哪些事情感兴趣,会决定妳的深度和广度。高中时期的成绩并不能保证妳接下来的人生。”

我:“也是。”

医生:“如果觉得对方比自己优秀,我希望妳可以用同样的条件去和其他人作比较。比方说,有个人可能因为家境困苦所以高中没能毕业,但是后来靠自己努力达到了某项成就,甚至出现在电视节目当中,要是以妳现在的观点来看,那个人的努力应该是不值钱的,但真的是如此吗?”

我:“不,不是的。”

医生:“是啊,妳看,只要对妳不利时,妳才会套用那样的标准看待自己。当然,好学历在这社会上绝对会有它有利的一面,但是如果现在我选择离职好了,比起学历,履历才是更重要的,不是吗?”

我:“所以我应该要往这方面去想,对吧?”

医生:“我希望妳可以试着把脑海中自动浮现的想法稍微转个方向。”

我:“可能要从我自己开始改变。其实我一直对自己的学历感到自卑,因为我是插大生,一开始真的觉得很不错,但是后来发现就算那些热中、渴望的事情都已达成,还是会感到忧郁。”

医生:“所以问题在于,那些事情是不是自己真正热中、渴望的吧。”

我:“我自己也不太清楚。”

医生:“比方说,妳可能错把‘搭高铁’当成是自己的目的,反而忽略了真正要前往的‘目的地’。也许那不是妳真正的想法,而是受社会偏见或认知所影响。”

我:“但我还是真心喜欢我自己选择的文艺创作系。”

医生:“是啊,所以比起别人怎么说,自己喜不喜欢更重要,比起别人会怎么看妳,希望妳可以先满足自己的欲望。”

我:“ 但是就像我刚才说的,我实在不晓得这究竟是不是我想要的,还是其实是别人想要的? ”

医生:“尽管如此,妳多少还是会有感觉吧。当初进入文艺创作系时的那份喜悦,还有从事目前工作所感受到的满足感,都是最诚实的答案,不是吗?”

我: “您是指最直接感受到的那份情感吗?”

医生:“是啊,就是那份快乐和喜悦。”

我:“ 那要是在快乐和喜悦之前总是先出现其他情感的话,是不是干脆不要做那件事比较好呢?”

医生:“嗯⋯⋯但是人偶尔还是要做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不是吗?”

我:“ 电影社马上就要结束这一期的聚会了,听说之后会再开新的聚会,我却不太晓得自己究竟想不想再参加。”

医生:“那妳不妨把聚会的优缺点一一罗列出来,然后自己读一遍,也许内心自然就会有答案了。反正这只是妳的兴趣啊,兴趣如果变成压力就不好了。就算真的不参加,我也希望妳不是因为屈服于内心恐惧就好。”

我:“可是我有满严重的被害妄想症,在社团聚会时,我也会感觉里面的人应该都满讨厌我。”

医生:“是哪些情况让妳有这种感觉呢?”

我:“像上次聚会完大家有一起去喝酒,一开始我不太想喝醉,所以有保持清醒,但是最终还是不小心喝醉了。虽然最后快要断片前的记忆不是很清楚,但是我有看到社长和主持人眼神交换,示意要把我送回家,我对于那段记忆感到好丢脸,感觉他们并不喜欢我在场。”

医生:“他们会不会只是不喜欢妳喝醉呢?”

我:“什么?”

医生:“有时候朋友喝醉酒,我们也会基于担心而劝朋友‘妳还是早点回家吧!’不是吗?”

我:“对吔,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应该是不喜欢有人喝醉的关系,因为我也是这种人,不喜欢有人喝茫。”(推荐阅读:敏感型人格请服用!拥抱焦虑、紧张、想太多的生活练习

医生:“通常还没实现梦想以前,我们很常心想:‘要是真的能实现该有多好。’但是假如在梦想实现以后也依旧能莫忘初衷,那么现在的人生,会不会宛如额外的收获呢?当妳在羡慕某件事情时,二十岁的妳看现在的妳会有什么感觉?会不会惊讶自己大学毕业后竟能顺利进出版社工作呢?”

我: “(突然眼泪溃堤)应该会感到非常开心。”

医生:“二十岁的妳可能会心想:‘好想去找那个人问问究竟是怎么面试进出版社的。’但是现在的妳,比较像是觉得自己的人生和过去都是失败的一样,可是妳也别忘了,用过去的标准来看,现在的妳也许是非常成功的。”

我:“我有时会想,要是三十五岁的我回头看目前二十八岁的自己,应该会感到很惋惜。现在也会想,如果可以回到二十岁,我会对自己说:“真的不用那么努力。”可惜现实就是不可能发生这种事⋯⋯”

医生:“我其实希望妳可以多跟自己比,不要老是只跟别人比。”

我:“ 那我的被害妄想症怎么办?”

医生:“可能需要继续慢慢思考吧,毕竟这也有牵涉到性格的部分。妳有很长一段时间为焦虑所苦,不是吗?只要有新的经验覆盖掉过去经验,观看自己或者对待他人时,也许就能够用比现在更正面的角度去看待。”


图片|来源

二十岁的我,致现在的我

“比起别人怎么说,自己喜不喜欢更重要,比起别人怎么看自己,希望你可以先满足自己的欲望。”

我总是从未来的角度观看过去,甚至曾经想过,三十五岁的我回头看二十八岁的我,会有什么感觉?二十八岁的我再回头看二十岁的我,又会有什么感觉?要是遇见过去的我,我一定会对自己说:“真的不用那么努力。”

在我还一无所有,没有未来,没上大学,身无分文,担任读书室总务时;转学考迫在眉睫,却还要在早上六点钟就到健身房柜台报到打工时;镜子里的我宛如黑白照黯淡无光时,当时的自己,会想到有今天吗?要是看到现在的我,大学已经毕业,还进到自己一心想进的出版社做想做的工作,不知道会有多开心呢?

我已经充分努力过了,而且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我已经不再对此感到怀疑,只是想要表现得更好而已。其实光是现在这样就已经很好了,为什么我却老是要去看更高的地方来折磨自己呢?我想,要是二十岁的我看见现在的我,应该会欣慰得喜极而泣吧。是啊,现在这样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