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看起来好好的,内心依然感到烦闷?女人迷为轻郁症选书《虽然想死,但还是想吃辣炒年糕》,给举不出自己的优点,缺点倒是长长一列的你一个转换念头的启发。

请先阅读:《虽然想死,但还是想吃辣炒年糕》:我不怎么忧郁,却也不怎么幸福

第十一周

医生:“最近觉得怎么样?”

我: “还不错,只是有发生一件让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的事情。原本公司的 Instagram 帐号是由我来经营,但是突然改由其他单位接手管理,然后我看到新刊登的照片,觉得新任经营者比我还要擅长做这件事,感觉就算没有我,这家公司还是会照常运作,也觉得我的位置好像可有可无,所以有点沮丧,我好像很害怕与人竞争。”

医生:“这算是一种竞争吗?”

我: “难道不是吗?”

医生:“妳是觉得自己好像快要被社会淘汰吗?”

我: “对,我害怕失去这份工作。”

医生:“那是妳自己的观点,就如同别人碗里的东西看起来特别好吃一样,妳会不会把自己擅长的技能太视为理所当然了呢?也就是不认可自己的能力。”

我: “对,我每天都只会反省自己,不会认可自己。每次看书阅读的时候,只要发现自己欠缺、无知的部分,就会感到自责、难过。”延伸阅读:竞争者,不是敌人

医生:“都没有哪些部分是有被妳认可的吗?”

我:(思考了一会儿)

医生:“ 或者有没有哪些部分是不会令妳感到自责?”

我: “用金钱来分优劣这件事不会让我感到自责,还有之前看过一本书,是一名母亲写的,她在讲述自己的女儿是同性恋的事情,对她来说,这件事情宛如晴天霹雳,非同小可,她认为女儿是不正常的,有些人可能会对这位母亲感同身受,我却不认为她女儿是不正常的,所以对这件事情也不会有任何罪恶感,可以欣然接受。”

医生:“看来妳是用温暖的眼神看待社会上的弱势族群。会不会是因为妳把自己也想成是弱势族群中的一分子呢?”

我: “我觉得我并没有什么温暖眼神⋯⋯”

医生:“妳会当成是自己的立场来看待吧?”

我: “我只是把自己当成是社会中的少数者。”

医生:“嗯,但是我觉得妳一直把自己归类在某个框架里,一旦脱离那个框架,就会有很强烈的认知觉得自己不正常。”


图片|来源

我:“ 对。而且我吃的药好像一直都有副作用。”

医生:“怎么说?”

我:“ 像昨天晚上我吃完药以后睡着,结果凌晨的时候醒来,感觉心跳一直跳好快,心情也很焦虑(眼泪溃堤),然后也有像现在这样突然喷泪。对了,我的心理检查结果不是有出现‘伪恶’(会把自己想得比实际情况更糟)吗?于是我开始变得会自责‘妳根本就没那么痛苦,少在那里无病呻吟。’但是我又对此感到有冤难伸,所以会想要证明自己的状态其实很糟。后来我吃了安眠药和常备药,倒头就睡了。”

医生:“其实伪恶的概念并不是妳想的那样,如果以工作为例,像妳就会觉得‘公司根本不需要我’,但其实妳是公司里不可或缺的人也不一定,诸如此类的思考模式才属于伪恶。假如你一直沉浸在痛苦的情绪里,最后妳的精神也会被情绪所支配。”

我: “不晓得要花多久时间才会好,我觉得好难,成功转念时我会很开心,但是因为长期以来都很习惯自责,所以要转念并不容易。”延伸阅读:常常贬低自我价值,或许源于你的羞耻感

医生:“我希望妳可以去尝试做一些自己从未做过的事,感觉目前妳用的逃离忧郁或空虚的方法不是很有效,妳可以试试看用更激烈的方式。”

我: “自我突破吗?”

医生:“对,你认为这样做会迎来哪一种最糟的结果呢?”

我: “辞职吧。”

医生:“原来如此。”


图片|来源

我: “对了,相较于夏天时的体重,我竟然整整胖了五公斤。”

医生:“是吗?看不出来呢,有什么特殊原因吗?”

我:“ 就只是单纯因为吃太多美食、喝太多酒。”

医生:“妳之前不是也很常喝酒吗?”

我: “对,所以如果有人看我,我就会觉得一定是因为自己变胖的关系,他们一定是认为我很肥。”

医生:“那妳自己照镜子也会觉得胖吗?”

我: “会,我真的好胖。我希望自己就算变胖也可以幸福,但是一直做不到。”

医生:“如果是目前的状态再持续变胖,也会幸福吗?”

我: “其他人应该会嘲笑我、对我评价很低。”

医生:“所以妳希望自己就算变成一头猪,也要过得幸福,但其实大家不会对胖子有所歧视啊。”

我:“不,大家都会歧视胖子。”

医生:“认为没有做好自我管理吗?”

我:“ 光从外表看上去就不漂亮,所以不论男生还是女生,只要胖就不会受人欢迎。”推荐阅读:“我这么胖,凭什么被喜欢?”爱自己,不是逼自己瘦就会解决的

医生:“我猜说不定和妳吃的药有关,虽然那些药吃了不会变胖,但会促进食欲。”

我: “您有打算将来某天让我停药吗?”

医生:“这要看情况,还有妳的意愿最重要。”

我: “如果不吃药会很痛苦,我还是比较喜欢吃药,让自己不那么忧郁,但感觉是用服药后的副作用换来的。”

医生:“副作用都是须要再做调整的部分。”

我: “那麻烦您帮我调整一下吧。”

医生:“当然,总不能让妳感到不舒服。只不过,妳现在不是觉得日子过得很痛苦吗?甚至觉得已经跌落谷底,所以我希望妳可以这样想:‘幸好还有这些药能帮助我改善忧郁。’”

我:“ 好。想请问为什么我会突然出现头痛症状呢?”

医生:“可能是因为吃药所导致。”

我: “对了,我最近看了一本书,书名叫做《侮蔑感》(韩国社会观察新书),阅读后的心得是,我真的非常容易感受到侮蔑感,也很常让别人感受到这种感觉。之前有一次我去住民宿,第一天同住一间房的室友人很好,但是第二天的室友就很糟,感觉一直把我当下人使唤,害我心情超差,透过那本书我发现,因为我的自尊感低,所以很容易负面看待对方的态度,也许当初那位室友只是单纯因为疲累,并非有恶意,我却认为她是看我好欺负。我对于自己认知到这项事实感到别具意义。”

医生: “我希望你不要把问题原因都归咎于自己,纯粹觉得那位室友好讨人厌也无所谓。最近和姊姊的关系还好吗?”

我:“ 噢,最近姊姊变得不一样了,以前她总是用上对下的方式对待我,现在居然会把我当成是对等的独立个体了。姊姊竟然会拜托我买漂亮洋装给她,还会向我谘询事情。”

医生: “妳对于这样的姊姊有什么感觉?”

我:“ 以前我总是会把大部分的问题原因归咎于她,然后自己气到大哭,但是最近不太会这样。”

医生: “我觉得妳也有一点藉由贬低自我来抬高他人的倾向,比方说拿自己和公司同事作比较,然后只看自己欠缺的部分,等于是称赞别人的同时又责怪自己。”

我: “但我有双重人格,所以其实内心是鄙视、排斥那些人的。”

医生: “嗯,不过这也无所谓,不必太限制自己不可以有这样的念头。”

自由死

于是我开始自责:“妳根本就没那么痛苦,少在那里无病呻吟。”

但是我又对此感到有冤难伸,所以会想要证明自己的状态其实很糟。

在洪胜希作家的网路专栏“自杀日记”里,有一篇是关于“自由死”的文章,读完以后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就如同把“闭经”(停经的韩文)一词更名为“完经”一样,感觉作者也是把“自杀”一词更名成“自由死”来述说,这让我意识到原来有许多单字都带有负面意义、语感和印象,诸如堕胎、闭经、自杀等。

妳根本就没那么痛苦,少在那里无病呻吟

决定自己的死亡或许是一种选择,而非放弃生命,当然,被遗留在这世上的家人一定会承受难以言喻的伤痛,但是假如活着比死亡还要痛苦,我们也只能尊重对方选择了结自己生命的自由。我认为我们缺乏哀悼,也缺乏对死者的尊重,那些把选择自由死的人当成是罪人、鲁蛇、放弃或失败的人,难道真心认为坚持活到生命终点才是人生胜利组?人生又何来胜负之分?延伸阅读:自杀者遗族:被留下来的人,该如何活下去?

决定辞掉工作,反正人生本来就有潮起潮落、时好时坏,所以只能试着坚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