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看起来好好的,内心依然感到烦闷?女人迷为轻郁症选书《虽然想死,但还是想吃辣炒年糕》,看韩国女生“白洗嬉”与心理谘商师对谈。如果你总觉得自己不忧郁,却也不幸福,也许白洗嬉的文字能给你一点支持。

“若要幸福,就别害怕承认两件事实:一是我们总是感到不幸,二是我们的悲伤、痛苦、害怕都有其存在的理由,这些情感是不能被拆开来单独看待的。”

—— 摘自马丁.佩奇(Martin Page)的《完美的一天》

上面这段文字,是我最喜欢也最有共鸣的文章之一。我承受着难以忍受的郁闷,却还是会因为朋友们的玩笑话而放声大笑,在一阵嘻笑喧闹过后,内心又会有一股说不上来的空虚,然后看着因为肚子饿而跑去吃辣炒年糕的自己,觉得十分可笑。(推荐阅读:是不是不够痛苦,我的忧郁就不值得被关心?

我一直深受不怎么忧郁却也不怎么幸福的无力感所折磨,尤其因为之前从来不晓得,原来这两种情感会同时产生,所以使我更加痛苦。

为什么大家都不会把自己的内心状态诚实地展现出来?难道是因为已经心力交瘁,所以连开诚布公的力气都没有?我总是感受到内心有一股莫名的饥渴,很需要有人可以对我的心境感同身受。因此,与其到处觅寻这种人,我决定不如自己先成为那个人,我奋力高举摇晃着自己的手,告诉大家我在这里。希望和我情况类似的朋友,可以因为看到我的案例而感到安心。


图片|来源

这本书收录着患有轻郁症(指比较不严重的忧郁症,但有持续性的轻微忧郁)的我所接受的心理治疗过程,虽然都是非常私人且琐碎的内容,但是我把重点放在透过具体情境找出根本原因,然后往健康的方向迈进,而不是一昧地只有开导负面情感。

我很好奇那些跟我一样外表看似正常,内心却早已千疮百孔、“强颜欢笑”成习惯的人,因为这个世界彷佛只关注极度阳光或极度黑暗的部分,鲜少有人会注意到像我这种人。这让我想起过去周遭有许多人都不能理解我这种忧郁,到底要糟糕到什么地步,才能获得他们的理解?还是这已经不在他们的理解范围内?总之,我希望读者朋友们看完这本书以后,能够留下“原来不是只有我这样”或者“原来世界上有这种人”的心得就好。

我认为艺术是可以撼动人心的,艺术也确实给了我信任,它让我相信“就算今天不会是完美的一天,至少也会是不错的一天”“就算忧郁了一整天,也会因为一件小事而会心一笑,这就是人生”,以及“展现阴暗面就如同展现开朗面一样,是再自然不过的事情”。(推荐阅读: 《说来有点可笑》虽然我的忧郁症人生,并不那么 funny

我按照我的方式进行艺术创作,我想要不带任何私心地走入某位读者的内心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