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落脚慕尼黑时,参加了政府‘强制’但是补助的德语课程。第一堂课便是自我介绍,包含了我的家庭与生活背景,其中一个章节谈到了单亲家庭。课堂中,每个人可以德文讨论、交换心得与想法,或是各人己见、所听所闻。

 

老师首先举了一个例子:一位友人与前妻离婚,婚前两个分别是七岁与八岁的小孩跟着前妻生活;一阵子过后再婚,对象是一名单身年轻女孩。有时两个男孩到父亲住处共度周末,总有机会两个家庭(男性友人的两个小孩,以及新婚妻子)四个人聚在一个屋檐下相处。

 

听到这里我在心里点了头,嗯,与自己的情形很相似、八九不离十。

 

问题就在,每次小孩和父亲短聚周末之后,回家总跟妈妈抱怨,爸爸身边“那个女的”对他们十分冷淡,不把他们当回事。这位男子几番周旋在不同立场的抱怨声中,生活变得不快乐,和他当初期待的‘崭新人生’完全不同。

 

我们这班总共有十来个学生,除了我之外,其余妈妈太太们开始发表心得,抱怨起这位“第二人妻”。

 

‘她嫁给这个男人之前,应该早就明白他离过婚、有两个小孩的事实,如果还是心里不平衡,就不应该谈论婚姻。’一位从波士尼亚移民来德国,三十七岁的妈妈如是说道。

 

‘这个男的也不对,应该找一位可以好好照顾两个小孩的女朋友,而不是顾着谈恋爱,根本不是一个好父亲。’坐在我旁边激动的土耳其少妇把手指头往前一比,好像那个男的就坐在对面,让大家审判着。

 

‘没错,他根本是个自私的父亲。那个女的也不应该这样对待年幼无知且无辜的小孩。’另一位同样是穆斯林妇女直接给这位再婚男士判了刑,也替那位“第二人妻”安上了罪名。

 

老师接着补充,当初“第二人妻”在嫁给这位男士时,已经同意他所提出的要求:婚后绝不生育小孩。他的理由是:前一段婚姻中的两个小孩,对他来说已经足够。我心里想,这位‘第二人妻’是真心爱他,对一个年轻从未有过婚姻的女孩来说,这是一个颇为自私的要求。

 

‘也好,这样一个冷酷无血的女人不配拥有自己的小孩。’老师话才说完,另一个我老是忘记从哪一个国家来的新手妈妈马上飙出这句狠话。

 

我坐在一旁没有插嘴,安静听着。首先讶异女人真得很厉害,说到八卦话题,连语言的隔阂、陌生都可以破除;不但说话连珠炮,连谚语都使了出来,跟平时上课牙牙学语的模样迥然不同。

 

其实,她们说的都对、皆有道理,只是她们都忘了,“第二人妻”也不过是个人,与你我一样都期待并寻找一份爱,渴望被疼惜,期盼和爱人共组家庭,规划经营两人的未来。

 

不过残酷的是,当一个普通女孩成了“第二人妻”后,所拥有的梦想就不再简单单纯,选择踏上这条路的同时,也签署了一份加入爱人前段婚姻里的问题和过往的合约;过往并不似云烟随着离婚消失,反倒是伴着离婚而产生。

 

“第二人妻”应该肩负起甚么样子的责任呢?就是与丈夫的前一个家庭和平相处。有机会照料丈夫和前妻的小孩子时,嘴巴不能有半句怨言,脸不能有任何狰狞不情愿的表情,不可以带有个人情绪,不然就是上述那些同学们口中的“恶妻”,怎么样都不对。

 

在‘第二人妻’与‘恶妻’两个角色之间的迷惑与委屈,曾经让我一度想放弃与米夏尔的爱情,这无疑是两人生活中最大的障碍,有如泰山横阻两人之间。以当初的认知,怎么样都不愿意退步让却;所有的眼泪与嫌恨,终究在几年过后才换得现在的泰若自在。

 

你也有位‘离过婚的爱人’吗?你是‘第二人妻’还是‘恶妻’?你正在挣扎还是已经云淡风轻?我想,都是因为爱,让我们有勇气愿意试试看;都是为了爱,宁愿受点委屈换得将来的幸福。如果你还在中间,那么别害怕,这些说不出来的心酸其实都不是委屈;如果你已经走了出来,那么,别白白浪费了换得的幸福。

 

>>更多作者相关文章

母亲的担忧

一加一不只是二

第二人妻

新开始,心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