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社会议题时,往往会看到谎话和根本不在乎真假的屁话。这两者的差异是什么?为什么屁话的危害反而更大?

文|布芮尼.布朗

说谎者与说实话的人可以说在同一场游戏里互相对立。两者都基于自己对于事实的理解做出回应,不过,其中一方根据真相的权威做回应,另一方则反抗权威、拒绝陈述事实。说屁话的人完全忽略这些要求。他不像说谎者那样抵制真相的权威,也不站在真相的那一边。他根本不在乎自己说的话是真是假。因此,屁话对真相的危害比谎言更大。

——哈利.法兰克福(Harry G. Frankfurt)

我很感激荣格提醒我们,矛盾是最珍贵的心灵资产,如果没有这句话,我可能会被寻求真实归属感的练习惹毛。我非常赞成向狗屁说真话的看法,也相信以礼貌待人是对的,只是觉得要兼顾两者实则困难。这一章,我们将探讨人们为什么说屁话、屁话有哪些常见的形式,还有面对一堆屁话时该如何保持礼貌。(延伸阅读:资讯超载时代的过量摄取症:你根本不知道自己读了什么

哈利.法兰克福是美国普林斯顿大学(Princeton University)哲学系的荣誉退休教授。他曾在耶鲁大学(Yale University)、洛克菲勒大学(Rockefeller University)及俄亥俄州立大学(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执教。2005 年,他出版《放屁》(On Bullshit)一书。这是一本薄薄的小书,论述屁话的本质、与谎言的不同处,以及每个人不时都得说屁话的原因。


图片|来源

我对法兰克福在书中提出的三个论点深感着迷,也非常讶异这些见解竟能准确反映出我从研究参与者身上得到的发现。他们提到与别人在激动情绪而非对于事实的共识之下进行讨论与争辩时,难以保持诚实与正直。第一个见解是谎言与屁话之间的差别,就如本章引言所说:将谎言视为对真相的藐视、屁话看作对真相的彻底漠视,会很有帮助。

第二,承认自己被迫谈论不懂的事情时通常会说一些屁话,是有好处的。法兰克福解释,许多人普遍认为需要评论世界各地的每一个议题,这种观念导致胡扯的现象日益严重。对于多数的人觉得自己有必要对苏丹与越南的内战,或是荷兰在气候变迁下的影响,以及加州移民政策等每一件事实发表意见,我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我也跟这些人一样有错。我不记得过去一年,当别人问我对某个议题有何看法而却保持沉默的情况。即便我不够了解那个议题而无法提出洞见甚至侃侃而谈,我也会参与意识型态的讨论,根据自己对“我们的阵营”的猜测提出意见。

另外,我也不记得去年发生过我问别人对某个议题的观点,对方却回答“我其实不太清楚,请你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的情况。(延伸阅读:当你大骂“恐龙法官”,想过自己看到的真是事实吗?

我们甚至不再感到好奇,因为在某处,“我们的阵营”的某个人会抱持某种立场。在群体文化中,不论是家庭、工作或社会,好奇心都被当成是弱点,提出疑问等于反驳对方,而不是学习。


图片|来源

最后,法兰克福主张,当代普遍的屁话现象还有一个更深层的根源:我们怀疑、且不认为自己能够知道事情的真相。他指出,当我们不再相信世上为人所知的真相与大众可观察到的知识,就等于放弃了客观调查的意图。就像是大家一起耸耸肩,然后说,“随便,要知道真相太难了,所以如果有人说这是真的,那就够了。”

在 2017 年,法兰克福对于大众处境的敏锐观察得到了印证。他认为,一旦我们认定试图忠于事实毫无意义,便会自以为是。在我看来,这造就了这个时代最扯的屁话之一:“你不跟我们一伙,就是与我们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