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筋肉妈妈,在经历婚姻外遇后,我们要如何继续面对彼此的关系?

(先回顾专访上篇:专访筋肉妈妈:婚姻出轨时,我第一次听见爱情碎掉的声音

不是对方忘了照顾你,而是你先忘记照顾自己

她很感谢的是,当时筋肉妈妈的母亲有握着两个人的手说,不然这样,你们先分开住一阵子;如果过了一个月,还是很想离婚,我就帮你们签字。

站在户政事务所前,三个人,捏着同一张离婚证书,成为同一道背影──像是在说,在长长的人生面前,有什么该修的该还的,就好好去走一趟。我们从来没有谁,比谁伟大。

那天之后,他们于是各自有了机会重回没有彼此的人生。那段日子里,她开始出门上班、喝咖啡、写部落格、运动......,“那时候我才有一个体悟,在三十岁以前,你觉得所谓结婚,就是你身边从此有一个人在陪你。但其实不管你是在什么状态,你都需要有一个可以跟自己相处的时间。”

“过去那些日子,我不断沈溺在‘为什么怀孕后,都是我变丑,为什么你还去外面跟别人好?’的受害情绪里。”而那样委屈的心情只会无限上钢,“你会觉得,我需要被呵护、被照顾,你不秀秀我,就是你王八。因为你害我必须怀孕生小孩。”因为在这个时候,你已经落入“受害者情境”。

“当你翻旧帐时,你就是把自己当成一个受害者、让自己陷入一个可怜的情境。久了,你也会真的认为自己就是那个最可怜、最弱势的人。”

“在那个情况下,不论对方怎么安抚你都是没有用的。因为你要翻旧帐,你的目的就是要对方顺从你。但你翻一次、两次、三次,他可能也会觉得你烦,会想‘你到底要什么?’”

而你可能也回答不出来。你甚至可能曾经自顾地融入受害者角色;要到很后来,你才发现当一个受害者不会拯救自己。“那是没有任何帮助的行为。”

她于是认真地谈到,不论是结婚或怀孕后,我们都应该维持生活中原本的兴趣。那才是一件最健康的事情:“只要你因为婚姻放弃任何一件你喜欢的事情,你一定有一天会回来怨叹。”

她知道,筋肉爸爸从没有要她牺牲自我。那是她自己当初的选择:“当初我觉得,生了孩子后,我就想要好好地待在家陪伴他。但我其实是一个很需要在外面活动的人。于是待在家让我总是很沮丧,当然也就没办法照顾孩子......。”

而当妳先忘了自己,很多时候,爱你的人再想帮助你,你的心已经如同一道委屈的无底洞,再怎么样都填不满。

如何面对有过外遇的婚姻?“先问自己要不要原谅自己”

今年九月,筋肉爸爸突然中风。看到在家里、医院、工作间来回的奔波的筋肉妈妈,有朋友告诉她:“妳现在这么辛苦,我只要想到他之前背叛妳,我就无法原谅他。”

她于是想起那几年,自己可能曾经也不是不能原谅对方,而是不想。

那个“不想”是什么?是“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居然去找别人”、是“我生为女人,生孩子做了那么多牺牲,你都不用”,还是“你不觉得不管如何,你就是做得很过分吗?”

后来的后来,她发现她不能原谅的,是她自己。

“有时候,是你不愿意原谅你自己的心。”她体悟到的一件事是,“你的执着与不原谅,反而只是让自己有一个心结卡在那里。”于是,你看似制约了对方,但也同时捆绑了自己。你对此永远,永远都不会快乐的。

她想说,婚姻永远是两个人的事情。在事情发生的当下,你们是否尝试沟通?你有开启对话的意愿吗?执着在对方的错,这件事有实质的帮助吗?问问自己这些问题,还有告诉自己,没有人是十全十美的。你可能会犯错,我可能也会。重要的是,你们还想不想要这段关系:

“现在外面诱惑那么多,医美又那么发达;加上人类是灵长类,你敢保证结了婚,你不会再爱上别人吗?这件事好像不符合逻辑吧。”

“我反而觉得,每个人都有出轨的机会。但最重要是,如果今天这件事发生了,你们愿不愿意去理解背后的原因,一起想如何面对与解决?”

“而如果你们决定重回婚姻生活,就不要再重提过去的事。”因为,婚姻里的第三者可能不只会出现一次。而最重要的,永远只有未来。

婚姻很难。从来没有人说过它很简单啊。她回想起自己三十岁那年,身边的人不断告诉她,妳再不找个人嫁了,卵子就要老掉了;她也过问自己,好寂寞的人生,好害怕真的孤老终身。

也许当初结婚,就是不想要一个人。但如果两个人的生活,反而开始让你更有负担,让你想去找别的怀抱,或开始怀念单身的日子,那肯定是这之中出了什么问题。

而关系走到这一步,也很简单啊。就是看见婚姻出现洋相,赤裸裸地,没有光鲜亮丽,不再是梦幻想像;而婚姻是,你们在看穿满地荆棘后,对方仍旧是那个让你愿意继续温柔期待人生的存在吗?

不委屈,不低头,两人相伴,是为了昂首。这是那天,我听完筋肉夫妻好坦诚的故事以后,脑中浮现的一个画面。(专访下篇:“他突然就中风倒下”专访筋肉妈妈:任何关系都一样,你不会一直拥有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