萤光绿、亮桃粉、阳光橘就这么不着痕迹地闯入眼帘。由创意总监 Pierpaolo Piccioli 操刀,Valentino 近来营造出普世又不失大胆的风格。


图片|voguerunway

远看是一道彩虹,近看是一则童话,这是专属于 Valentino 的魔力,挥舞着法杖的正是 Pierpaolo Piccioli。

虽然这么说有点坏,在 Maria Grazia Chiuri 和 Piccioli 共同执掌品牌时,我只觉得 Valentino 是个“很美的牌子”,视觉张力够、但设计的深度则是让人半信半疑,后来 Chiuri 出走至 Dior、Piccioli 历经了几季的撞墙期,现在的 Valentino 比起以前来得自由、广袤许多,Dior 则是让人哈欠频频。

大秀登场前,Piccioli 先是在官方 IG 上 Po 了一则自己在 Place Vendôme 开心骑着电动车的黑白影片,上头压了一个大大的霓虹黄绿色 Logo,替即将登场的萤光盛宴埋下伏笔。除此之外,Valentino 更是大手笔直接打造了一个萤光绿线条的温室秀场,隔靴搔着我们这群时尚迷的痒处,只有等待大秀降临的余地。(延伸阅读:艾玛华森、范冰冰演绎!Valentino 早春的叛逆复古


图片|voguerunway

出乎意料的,Piccioli 选择以 20 套全白的 Total Look 开场,我不禁在心里惊呼,哇,原来一套“白衣”可以有这么多种玩法,大翻领搭配蓬袖、深 V 和华美的摺裥裙摆,放大的荷叶领由完美剪裁的宽短裤收尾,时不时出现的蕾丝、羽毛、蝴蝶结增添了浪漫韵味,绑于腰际的绳结则是保有古典高级的气息(让我联想到古堡里固定超大窗帘的玩意,但是是美的)。


图片|voguerunway

过不了多久,萤光绿、亮桃粉、阳光橘就这么不着痕迹地闯入眼帘,府绸、薄纱缝制而成的三层洋装、褶皱长裙、衬衫、百慕达短裤,用色明亮而饱和,当你以为眼前的大面积面料已经无法再更华美了,当你定神一看,Piccioli 用装饰主义极强的金色耳饰、颈炼、手环将高级度再次提升,吊灯、天使、飞鸽、长驹⋯⋯每个模特宛如凡尔赛宫的壁画一般脱俗而高贵,生人勿近的非凡风骨尽现。


图片|voguerunway

当然,少掉强烈的印花和刺绣就不是 Valentino 了,虽然我并不特别钟意这些视觉效果强烈的元素,好似一段现代 Bridge 突兀地闯入了一谱高雅的老奏鸣曲,不过这正是可爱的 Piccioli 老兄习惯铺陈的排秀手法——简实,色彩,张狂,雅致;起,承,转,合。


图片|voguerunway

“I wanted to work on something universal, to get back to the essence of shape and volume. Therefore, I worked on the idea of the white shirt, but treating it with a couture sensibility.”(我想要做出更普世、更具宇宙观的作品,再带回到我最自豪的服装廓形和份量。因此,我试图用做出一件“白衬衫”的技术,但是用缝合高级订制服的美感和细腻度作为视角。)Piccioli 在下秀后如此表示。(延伸阅读:只是简单,真的很好:为什么“极简时尚”让人们越来越买单?


图片|voguerunway

Valentino SS20 的美感让我想起文艺复兴时代的绘画风格,比如 Cangiante 换色法,或 Unione 统合法,就算 Piccioli 说自己没有特别向哪个历史或宗教取经,但是眼前的硬挺围兜、浮华翻领、蓬松水袖还有无处不见的荷叶收边,着实在在令人连结至中世纪的盛世美学。

或者说,一个义大利人在罗马做衣服,浪漫地如此浑然天成、古典地那么诗意独具,只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