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释昭慧,谈同志婚姻第一年。

专访释昭慧。上篇我们谈佛门中的 #MeToo,下篇我们谈的是即将到来的同志大游行,以及进几年,部分宗教人士对同志的打压。延伸阅读:专访释昭慧 佛门中也有 #MeToo:不要以为把错推给个人,就没事了

同志业障重?贴标签、污名化同志,才是业障重

说到同志,那我们又赶紧问了。“所有的情欲都是本能的,没有好坏的差异”、“家的意义,不只是精卵结合的地方”去年,一段婚姻平权公听会影片流传在网路上,让所有人惊叹的释昭慧法师挺同发言,让她一度成为佛教圈的挺同战神。她哈哈笑说没有啦,很高兴的样子。

“很多人说,同志业障重、女性业障重,这两者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我都是同样的批驳。如果讲到业障,‘障’是障碍修道。但是,世上哪个人在修道的过程中没碰到障碍呢?”异性恋的男人,就没有修道障碍吗?

2012 年,她主持全球第一场佛化婚礼,也跃上国际新闻

她分享说:“任何修道的障碍,我们都要想方设法移除,不是说去诅咒他、讽刺他、把他当第二等人。因此不论男性女性、同志非同志,大家都有不同的业障。相对的,把同志或性少数当作业障重的,排斥他、歧视他、贴标签,污名化,这才真正构成我们的业障。”

更何况,即使真有所谓女性或同志的“障碍”,又有多少,根本是来自于后天的歧视与打压呢?

性别是要超越的,不然你以为五十步笑一百步?

近年来,世界各国有个类似趋势,从去年年底的反同公投、到今年人工流产缩减法案,我们都看见,特定派别的宗教人士,透过政治力量,试图让宗教介入政治,带动保守反动势力。

我们也好奇,作为佛教意见领袖之一,她怎么看待这个现象?

佛门之中,看所有的性,都是要超越的,不管男女、性少数,不然你以为五十步笑一百步?不分男女、性少数,我们来修行、来闻法,旁边的人是男性气质的女性、或女性气质的男性,我们都不会在意,因为那本来就是无关宏旨的问题。

“至少,在护家盟激化以前,很少有这种事情。”

“即使有性别歧视的比丘,也没有特别想说要伤害对方。佛教讲‘众生平等’,对鸡鸭鹅都讲平等了,对性倾向不同的人,歧视他要作什么?但是,当有人想把这件事情弄成全民运动,当然就有些僧团跟着摇旗呐喊,甚至影响了对信众的态度。”

人不是在公式中生活,而是在关系中生活

最后,我们也向她请教,女性主义社群中,有许多派别,难免遇到纷争。这种时候,作为女性主义者,她怎么看待这种差异与多元带来的冲突、讨论?

“如果我们不用是此而非彼的话,就可以像菱镜一样,照出不同的面向。所以,不用把所有派别的女性主义都当成真理,但也不用排除他们言之有理的部分。”

“人不是在公式中生活,人是在关系中生活的。所以关系中,人们才有关怀。”她认为,当代有一个很重要的观念,是必须放下二元对立。释昭慧用了一个佛家的比喻,来描述这种状况。

“佛家讲到‘因陀罗网’的概念,我觉得非常好。”

天宫中有一座网,叫因陀罗网。网的每个结上,都镶有宝珠。每颗宝珠,都映现网的内容。所以一颗宝珠就可以看到整个世界。从这个概念来看女性主义的论战,我会觉得满好的。她们都从不同样貌的生命经验中撷取,化成理论,然后提醒我们世界上有各式各样的缺陷。


图片|来源

不同派别,就像一颗颗宝珠,彼此映照出缺陷与真实一面,重重层层,无有穷尽。或许,这个隐喻也是当代最好写照。不同理论彼此讨论、交织各种生活经验。更重要的是,尽管看似幻影,但彼此越映照,我们会越接近世界的全景。

后记

其实,释昭慧还有个公开的秘密,就是她还是个猫奴。访谈一半,她就给我看脸书跟 line 相簿,内有无数猫咪照片。

娃娃是她七年前养的流浪猫,乳牛猫身体,略有福相。释昭慧说,“被疼爱的猫,都是很漂亮的,现在来看娃娃根本就是网红猫啊。”这几天脸书直跳当年拍的照片,她的言语流露满满想念之情。雾社山里,学院佛堂里,都是娃娃的照片。

“家庭的功能,从不只是精子跟卵子的结合。”那句她曾在婚姻平权公听会说的话,在这里也得到印证。家庭的价值,从不只是生育下一代,而是在于对彼此的情感,如何透过相处,得到升华。

被疼爱的猫都是漂亮的。不吝于给予爱的人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