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力专访释昭慧,谈佛门中的性别议题。

2019 年,台湾同志大游行举行在即,我们采访玄奘大学社科院院长释昭慧法师,从佛教观点,谈同志婚姻、也谈女性主义。

这几年,许多人对她的印象,还停留在慈济开发案争议、还有去年的立法院公听会。慈眉善目的她,一站上台总是炮火隆隆,前批护家盟,后打恐同立委,让许多人又爱又恨。

但也有很多人不知道,释昭慧也是一个性别运动者。她自认“女性主义者”,2001 年,她主张废除佛门中比丘高于比丘尼的“八敬法”[1]、也反对比丘尼背诵八十四态、更早在 2012 年,就主持全球第一场佛化同志婚礼。

她笑称,台湾的佛教文化,很可能是放眼全球,对性别最友善的一个。

“我不是个好弟子”:我的女性主义启蒙,是佛陀教我的

“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很乖的徒弟。”她说。

佛家讲求“众生平等”,这个概念,跟她大学时所学的民主自由概念很相似,也成为她踏入佛门的契机。

只是刚进佛门的时候,“修道人本来不应该傲慢,我也不是立刻感受到性别歧视。我师父是个比丘,偶而在跟师父讨论问题的时候,只要意见不同,他都会生气:‘冲着我是师父、你是徒弟;我是比丘、你是比丘尼;我是长辈、你是晚辈,你都不应该顶撞我。’”

她笑了笑。“我当然立刻顶回去,我说,‘你是师父我是徒弟、你是长辈我是晚辈’,我都同意,但凭什么你是男性,我就要让你?”

“我当时以为这是师父的问题。后来,我才发现这不只是个人,是整体佛教,有人在强化性别问题,好像因为他是男性,要特别被尊崇、敬拜。”

她举例子,“有的比丘尼要背八十四态,就是有些人自称佛陀说过‘女人有八十四种丑态’,于是业障特别重。我觉得莫名其妙啊,任何一个精神没有问题的人,都不会说这种话。谁都可以编一部经典,说这是佛说啊。”

上网一 google,真有“佛说女人八十四态”。举凡爱戴耳环、爱搽口红、爱穿漂亮鞋子,均被列为“女人丑态”,有些僧团也主张,比丘尼应谨记阅读。

但是,这些真是佛陀所言吗?释昭慧进了佛门,还是反骨,拼命想找答案:

“这些经典,很多前后矛盾,或记载年代有问题。我就都要指出来。所有的经都是佛陀灭度以后,弟子为了追忆、怕教法流失才记下来,陆续增补修改。有很长一段时间,佛经的解释权都落在男人手中。这些性别歧视累积下来,你很难一口气去改变它。”

释昭慧:“佛教不该变成性器崇拜教”

于是,释昭慧写文章、办研讨会、开记者会,倡议佛门这些不合理的性别歧视教条,都应改变。

“从佛法的观念来讲,性别其实反而是要超越的概念,才能达到圣者位阶。那跟性别无关,跟德行有关、跟智慧有关。如果强调性别不同,只是在强化男人的优势,常被我笑说,你这是把‘佛教’变成‘性器崇拜教。’”

佛门中有 #MeToo:不要以为把错推给个人,就没事了

除了法规,佛门中也曾发生过性骚扰,释昭慧也常跳出来替受害者说话。

2018 年,中国北京龙泉寺发生方丈性侵事件。端传媒曾刊载过释昭慧的分析。

她于文中指出,宗教界面对性丑闻,时常进行集体禁言、划清界线、僧事僧决等方式来规避责任,构成结构性罪恶。(延伸阅读:#METOO 专访伊藤诗织:对于性侵事件,人们不该只有一种理解方法

丑闻在哪个宗教都会发生,但在性别不对等的环境下,是很可怕的。要做的不是去切割:“这个比丘本来就特别坏”,其他人就没事了。不是这个比丘特别坏,而是,环境让他曾几何时变成这样?是不是权力的问题?是不是性别的权力、佛教位阶的权力,让他们认为 “女性是我的工具”?

而除了结构性的包庇外,她也提出个人角度的分析。很多性侵与性骚扰的成因,往往不是出于外在性诱惑,而是来自内在的不安全感,放大了人的权力欲。

很多人其实自卑又自大。他们在世俗是普通人。但是进到佛门,却有错觉以为高人一等。比如一个男人,变成比丘后,以为自己高比丘尼一等。但他们心里有数,自己真的那么伟大吗?于是自卑又自大,往往在居士 [2] 面前急于表现,但是又自卑。这是很复杂的。对于许多男性来讲,也是可怜的。

这种状况,其实不只佛门,而是任何权力不对等的社会关系中,都常常听闻。该怎么办?

“要回归到佛法智慧,洞察到所有的优势跟劣势,都是相对的存在。才不会这种好坏的对待中,产生自卑跟自大。”

你对自己没信心,往往会寄望在别人身上,起了自卑自大之心,反而更失落。

或许佛陀会说,这个宇宙中只有你自己可以依靠,只有你自己可以洞察真理。

“佛陀也不例外。当他要离开世间时,他的侍者叫做阿难。阿难很悲伤,说佛陀你看起来忍着很大的背痛。佛陀于是安慰他,说不要担心,你永远都要记得,你只能依靠你自己跟法,法就是真理。只有顺着真理的法则,才能把你自己带到更好的地方。所以我们说‘自依止,法依止’,你只依于真理,不要从别人身上找依靠。”(延伸阅读:专访邓惠文:“如果你一直等着被照顾,你自己的成长不会完成”

“人啊,还是把自己当平常人比较好。无论是对于不同性别的人、性倾向的人,都不要看自己看得比别人高。”

当很多人还以为性别是另一个战场、另一个讨论,甚至“不是性弱势,就不需要在乎性别议题”,其实并非如此。性别概念,关乎的是你如何看待你自己,如何看待他人,并与之相处的重要学问。这在各个领域,都是相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