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简一词自六零年代兴起,此后成为不少时尚大牌的精神指标。一件白衬衫和黑色西装裤,就很经典。作者认为,这股风潮是源自于人类对“当下”的执迷。

时尚是什么?香奈儿女士说自己眼中的时尚价值不在求变求新、而是打造经典;圣罗兰老大则说时尚是个过时的玩意、唯有风格方能永存;Phoebe Philo 反倒是不在意什么繁文缛节,一心只想做出让女性安心仰赖的极简时装。

说是这么说,只是打从 Céline 的精华十年,到现在由 Bottega Veneta、Lemaire 和 Gabriele Colangelo 领头的极简品牌大军,近几季以来,这股风潮似乎有增无减。


图片|Gabriele Colangelo

八零有川久保玲和山本耀司,九零有 Helmut Lang 和 Jil Sander,走过千禧世代,依然存在着那么一大群消费受众,总是对于 Minimalism 毫无招架之力。

走了一个 Phoebe Philo,又冒出一个 Daniel Lee;告别红极一时的 Clasp 和 Box 包,又迎来 Pouch 和 Arco 手袋的沸沸腾腾。然而究竟极简时尚的魅力在哪、让我们总是一看就爱上?(延伸阅读:极简时尚正当道!“性冷感”也是一种“性感”


图片|来源


图片|Phoebephilodiary

我猜,是基于人类对于“当下”的执迷。

极简这词最早出现在上世纪战后的六零年代,旨在探讨“减少”的艺术与“除去”之美学。人类开始重新审视观者与作品之间的关系,创作者没有任何约定俗成的信息藏匿其中。如何去理解作品完全取决于观者本身,因为“观看”也成为了创作的一部分。

一件白衬衫或黑色西装裤,今天看觉得时髦,下个月看的感觉也相差不远,原因来自我们对于将“时间轴拉长”经常有着强烈的欲望。所以才有人发明了相机、再精进了印刷技术;所以才有人开始断舍离、落实现代版的侘寂式生活;所以才有人认为千篇一律的极简时尚不是陈腔滥调、而是对于俐落眼界的再三检视。

“There’s nothing more clean and classic than a white shirt. It has a twisted elegance to it that is very seductive.”(没有什么比起一件白衬衫来得更简单又经典的了,它有一种被翻玩的优雅、甚至到了有点诱人的质地。)

我个人的偶像 Helmut Lang,对于每个上班族人手十件的常见单品是这么评论的。


图片|voguerunaway

“In fashion, general people will look to the piece itself. Some designers concentrate on "How can I make this seam look special?"  or "What am I going to do with that button so it looks interesting?" I am not interested in that. At the moment, I am more interested in the shape and the form. I have a big desire to make clothes without defining them.”
(在时尚界里,大部分的人审视的是单品本身,而大多数的设计师要不着重在“我如何让这个收边看起来特别一些?”或“我该怎么把那个钮扣做得有趣一点?”我压根儿不理会这种思维。身为一个创作者,我更在意如何打造服装的轮廓和形塑,比起定义它,我更渴望做出一种别人无法望其项背的风格。)

我个人另一位偶像 Raf Simons 是如此做自己,能活在有他的年代,我只想感谢苍天。


图片|rafsimons

所以说,活得光鲜浮夸固然精彩,不过让日子变得渊远流长、让风格成为无可取代,似乎才是与自我共存的长远之计。

崇尚极简的生活型态,不代表要疯狂追逐那些一线的大品牌,唉毕竟,它们并没有比较便宜。

“Enjoy your life, fashion is not that important.”(享受你的人生吧!时尚才没那么重要。)果然,Dries Van Noten 说的才是万世真理。(延伸阅读:手帐开箱|极简主义者 NanaQ:“好好生活,是重要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