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成为一名摄影师!”为了扛下家庭生计,Joan 先后到了新加坡和香港担任外佣。细腻的她,将香港的城市风景记录下来,一举得到了摄影奖项,从此开启了她的摄影之路。


图片|One-Forty提供

那一天和一般日子并无差别。

当时仍是外佣的 Joan Pabona 如往常般在清理雇主家的窗户。三年来,从八楼的高度往对面望去,她都会看到楼盘工人在烈日下辛勤工作。她感同身受,因为这些工人某种程度上跟自己一样,为家庭生计付出。那个当下,吸引她目光的还有一位被安全网包围的楼盘女工人。看着女工人正在整理安全网,又看到她周围强烈的光线和对比度,她按下快门,赶紧记录眼前的这幅画面,并取名为〈Sacrifice〉。


得奖作品〈Sacrifice〉。图片|Joan Pabona

后来,这张照片在 2018 年赢得《国家地理会德丰青年摄影大赛》中“香港人和事”组别第二名。如今,Joan 在香港的外佣工作合约已结束,目前是一名全职摄影师。

原乡启程:“起起伏伏的十年。”

“我的兴趣是摄影。”Joan Pabona 自我介绍的第一句就这么说。在成为摄影师之前,她过去分别在新加坡和香港担任外佣近四年和六年的时间。从外佣到摄影师,她以“起起伏伏”来形容这十年,开始娓娓道来这一段生活历程。

来自菲律宾的一个小镇,Joan 是家中老么,有三位哥哥和一位姐姐。年轻时的她虽然喜欢摄影,但她选择听从妈妈的话,在大学选读“中学教学”学士学位(Bachelor of Secondary School),未来毕业后就可以当老师。回想起来,她说“我那时候只会听妈妈的话,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摄影梦。”

升大二那一年,她不忍心看到妈妈负担自己昂贵的学费,于是停学到工厂打工。尽管哥哥毕业后想让她完成学业,但她已无心再回到校园。而当生活支出变大,且厂工的薪水在当地也不高的情况下,她决定到新加坡担任外佣,赚取比菲律宾高两倍的薪水。

Joan 仍记得第一天到新加坡的不适感。那份不适感是在还未来得及熟悉一切,就必须与雇主住在同一屋檐下的心情,“你睡在陌生人的家,同时你也很想家,想念家人和菲律宾的一切。”想家之外,还必须打破原有的生活习惯,重新适应新环境,不管是瞭解雇主的做事方式、当地的语言和文化等。

“在新加坡晚上十一点才睡觉,但我原本在菲律宾是八、九点就睡觉了!”她笑说自己的家乡是一个非常宁静的小镇,如果关掉所有的灯,就是睡觉的时候到了。在新加坡工作四年的生涯里,她有长达两年的时间是没有放假的,即便后来成功向雇主争取到放假,但她已经思考要离开当地,到薪水更高的香港工作了。(延伸阅读:两个故乡,一个移工故事:远离家乡,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初到香港,Joan 原以为和新加坡并无差别,但让她惊讶的是移工在当地原来是有固定休假日的,所以她能利用假期和同乡聚会,同时也有多余的时间发掘其他景点。而另一点和新加坡不同的是,香港显得更拥挤,“我一开始不太习惯住在太挤的地方。就像你起床的时候,厨房就在你附近,厕所也是。但我必须再更理解(这个环境),因为这就是我雇主的家。”


〈Off Day〉。图片|Joan Pabona

拥挤之外,她也有感这座城市快速的步伐,无论是行色匆匆的路人,还是速度极快的手扶梯和电梯,这种“速度感”也延伸到她的工作里。她笑言“听到早上的闹钟响就要马上起床,不然所有的事情都会被拖延。如果你误点一分钟,一切可就麻烦了!”

每一天早上六点,她就起床准备早餐给雇主的小孩,并在七点零五分前带着小孩到公车站,等待七点十分准时抵达的公车。接着,她就开始打扫家里、去市场,并要求自己在一点十五分前完成所有的工作,再去接小孩。最后,她会在七点半前完成晚餐,九点半上床睡觉。

日复一日,Joan 很快就适应了这样的生活。除了有较高的薪水和固定假期,她也渐渐听得懂一些粤语和中文。尽管如此,Joan 却觉得自己就像机器般,生活少了些什么。

“有一天休假,我就坐在中环,那一刻我问自己‘我的人生目标是什么’?”Joan 每两年才会回菲律宾一次,每次的分离都提醒着她不能一辈子都在海外工作,尤其妈妈更不断叮咛她“你应该要完成你的学业,教书比较好⋯⋯”这也让她开始问自己,“我要怎么成为更好的人?”

回想起大学时光,Joan 有感从没认真思考过人生目标,也从未帮自己做过决定,很多事情都按照妈妈的意愿执行。那一刻起,她意识到是时候认真看待深埋心里已久的梦想,“我要成为一名摄影师!”

异乡日常:“不要受限于身份”

Joan 开始上网搜寻所有相关资料,并在 2015 年加入一间名为 Lensational 的非政府组织。该组织成立于 2013 年,致力透过摄影让女性充权,主要学生是来自菲律宾和印尼的家庭移工。

当她掌握基本的摄影技巧和构图后,便决定送自己一台相机当作那年的生日礼物。那台相机要价五千块港币(约新台币两万块),考虑到自己有限的经济能力,她于是向姐姐借钱,并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在一年内还清。

拿到新相机的她非常兴奋,不论放假或是平日的休息时间,她都会带着相机,担心错过任何一个瞬间。她最喜欢到香港的热门景点拍摄,例如人潮汹涌的尖沙咀和铜锣湾。

尽管如此,她的作品却让人难以联想到是繁华的香港。在她的镜头下,香港是孤寂的、是安静的,也是寂寞的,“或许我成长的地方是很宁静的小镇,每天都可以听到公鸡啼叫和小鸟声,所以我都在寻找香港‘宁静’的一面。”


〈Solitude〉。图片|Joan Pabona


〈Out of the Box〉。图片|Joan Pabona

对她而言,摄影更像是纪录和对自我的挑战,无关得奖和名利,就像她在雇主家拍摄楼盘女工整理安全网的照片——〈Sacrifice〉一样,这是她在香港生活的其中一部分。所以回想起当初以〈Sacrifice〉得奖时,她仍觉得不可思议。

“在颁奖典礼上,我其实也听不懂主持人说什么,最后只听得懂他念了我的名字‘Joan Pabona’。后来在电视机里看到自己,其实蛮有趣的!”她得奖的消息很快也就传开来了。

“我隔天醒来,(手机)收到很多祝福的讯息。回到菲律宾之后,也很多记者来采访。”Joan 表示家人也为她感到骄傲,例如她的哥哥在脸书上传了得奖的消息,妈妈也在菜市场上收到来自朋友的祝福。

她坦言得奖让自己变得更有信心,也提供外佣们发声的管道,“我希望可以做培力女性的事,我们都有梦想和热情,不要受限于身份。”在她心里,得奖同时也是对妈妈的鼓励。她不只一次在访谈里模仿妈妈对自己“唠叨”的口气,所以这也像是对妈妈宣告,“嘿,妈妈,我已经三十六岁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事!”她说,在妈妈眼里,自己就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女孩。

但这个长不大的女孩在提到自己十二岁的儿子时,瞬间便长大成一位成熟温柔的母亲。她记得自己第一次离家出国前夕是雨天,她撑着伞去接当时只有两岁的儿子,从此每两年才能见一次面。

“你有看过〈Quarter of Love〉吗?这张照片里的空白处是我在国外担任外佣的时间,而那四分之一的角落,就是我和他相处的时间。”


〈Quarter of Love〉。图片|Joan Pabona

她接着翻开手机里的照片,点开一张儿子双手敞开的照片,“那时我隔天就要回香港了,临走前,我带他到沙滩散步,叫他比一个姿势让我拍照。后来我问他说为什么要摆出这个姿势,他说因为我要等你回来,直到你不会再离开。”


〈The Waiting Arms 〉。图片|Joan Pabona

儿子的愿望马上就要实现了。结束外佣的工作合约后,Joan 即将回到菲律宾与家人相聚。

返乡之后:“但至少,我尝试过了!”

问她回家后第一件要做的事,Joan 毫不犹豫地回答“休息”,她希望趁着休息,争取更多时间跟家人相处。她也计画在家乡开班教摄影,但这无关钱,而是想要与他人分享的心情。话锋一转,她还是有现实的考量,“我希望我的储蓄可以足够支撑我,不然我就要回来香港了。但至少,我尝试过了!”

“如果不成功也没关系,我只是害怕我妈。”说到这,她又再一次模仿起妈妈,“我都告诉你了,你要回去念书⋯⋯”这时的她已笑出泪来,就像个淘气的小女孩。

尽管她非常期待与家人团聚,但对于要离开香港和雇主一家人,她还是有些不舍。“他们(雇主)虽然舍不得我,但也希望我可以专心做自己喜欢的事。我的老板说如果失败了没关系,就尽管回来吧!”她也说人生很短,一定要做自己喜欢的事,因为我们都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离开这世界。

这十年走来,问她有任何话想要勉励自己吗?她先是有些害羞地说没有,但过了一阵,她开始缓缓地吐出这些字。

“我想要恭喜我自己。走过这些年,我开始为自己的人生做决定。当我还在读大学时,我不会为自己拿主意,只想要问妈妈,所以每当想起这件事,我就想要恭喜自己。我也要谢谢自己,至少我完成了自己的梦想,希望我是走在一个好的方向上。但不管我现在处于任何阶段,我相信这都是完成梦想前的准备过程,而我也相信我很快就会抵达的。”

绕了一圈,她已不再是妈妈眼里那个还未完成学业、长不大的小女孩,而是清楚知道自己要什么,并且努力完成梦想的摄影师。


图片|One-Forty提供

嘿,你知道吗,Joan Pabona 在今年 10 月就要现身台北啰!One-Forty 团队特别从香港邀请 Joan Pabona 来台,参与【转机:台湾】年度摄影展,希望她激励动人的故事让更多人知道。

在展览中,她除了展出得奖作品,分享自己一路走来的经历,还会开设街头摄影工作坊,带着参加走上街头拍照!名额有限,赶快报名参加以下两场活动吧!

One-Forty 年度摄影展以【转机:台湾】为主题,除了诉说台湾是这一群东南亚移工朋友们跨国旅程中的“转机点”,更期许台湾可以成为移工朋友们的人生“转机”,让他们在台湾的这一段旅程中累积有意义的知识技能,带着台湾的善意归国。

诚挚邀请大家参与这场摄影展,除了听听 Joan 的筑梦旅程,也看见东南亚移工与这片土地的连结,一起推动转机。

【Joan Pabona 首次来台】不只是外佣,我是一名街头摄影师

‣ 时间:10/26(六)13:30-15:00
‣ 地点:松菸文创园区一号仓库
‣ 活动详情:点这里

【Photo Walk Workshop 】:跟着摄影师 Joan Pabona 上路街头摄影

‣ 时间:10/27(日)16:00-18:00 (15:30 开始报到)
‣ 地点:松菸文创园区一号仓库
‣ 活动详情:点这里

点这里,看【转机:台湾】年度摄影展更多精彩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