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情人不只男人,也有女人。当“掌控型”情人控制你的一举一动,包括手机电脑,该怎么办?

文|丽莎.冯特思

一旦掌控型男人发现伴侣的生活没有以他为中心时,他便感觉备受威胁。他会想方设法控制她的一举一动、她的成就、与其他人的连结和互动。

且不论他是基于什么样的心态与动机,也许他以为那是理所当然的权利意识,或因为没有安全感或两者兼具,掌控型的男人通常会竭尽所能,将伴侣对外接触各种资源的管道,例如有意义的关系连结与金钱,都一一切断与封锁,藉此削弱伴侣独立自主的可能性。这些孤立与依赖,迫使女性无计可施,只能遂其男人所愿,一切以男人为生命的中心,同时忽略她自己的个人需要。延伸阅读:关系心理学:如果不会更快乐,凭什么舍弃单身?

一个掌控型男人会在女人与外界的联络管道上,扮演过滤的角色,迫使她逐步失去来自家人、朋友与同事的援助与支持。一名被孤立的女性,渐渐失去主体性,她的认同与身分转由她的男人定义,除此以外,她没有属于自己的认同意识。她也同时失去任何自我表达的途径。当一个女人在这样的处境下生活长达数月或数年之后,她对自己曾经一度的想法、感受以及她向来所相信的东西,越来越不复记忆。延伸阅读:【丁菱娟专栏】以爱为绑架之名的恐怖情人


图片|来源

封锁联系管道

男人或许会在不动神色、心平气和之下从许多方面下手,刻意孤立他的伴侣。但他想办法要完全将她占为己有的过程,那些努力与付出,一开始会令人感觉像是爱。掌控型的男人通常倾向选择年纪较轻、较不社会化、同时接受“以保护之名行限制之实”等掩护行为的女性,作为他们的伴侣,但这样的孤立行为却让她陷于岌岌可危的处境中。

掌控型的男人经常孤立女人,刻意使她越来越难有属于自己的时间。他可能会坚持参与她所有的活动,这些原是她享受独自来去的日常活动,譬如到卖场购物、逛街买衣服或与朋友小聚。

他也可能想方设法,坚持不让她报名上任何课程,因为他不喜欢她和异性同学比邻而坐。如果他不能紧跟着她往任何地方去,他可能会向自己的妈妈求助,请妈妈或其他家人代他完成紧迫盯人的任务。

有时候,为了说服女人不该在他无法陪伴时独自参加任何活动,掌控型男人会提出一些牵强的理由。比方说,如果她习惯与朋友一起去跑步,那么,他可能会制止她继续跑步,理由是,跑步会影响她的受孕。也或许他什么理由也不说,就是一昧执意要女人终止所有乐在其中的事物,没什么缘由,“我就是不要你做。”

即便在外头工作,也扭转不了高压型控制下的女性命运,虽然出外工作确实使她免于澈底被孤立。就算她在工作,掌控型男人仍能无所不用其极──透过电话或简讯、电脑讯息或出其不意地出现在她的工作场域中,来行使他无孔不入的掌控行为。施虐者会迫使伴侣下班后直接返家,不让她与其他同事互动。面对被高压型控制的女性,不论她是否在外头工作,最起码的底线是:她不能选择在什么地方、以何种方式与其他人建立关系与维持互动。延伸阅读:离开恐怖情人的复原之路:别让他以爱之名绑架你

掌控型的男人常常私下破坏伴侣的所有支援系统。他可能背着她,故意在她朋友面前建立她的负面形象。他知道如何若无其事、不着痕迹地以话语来制造她与他人的紧张与矛盾。他会威胁或恐吓她的朋友,甚至与她的其中一位朋友打情骂俏甚至搞暧昧或诱惑闺蜜,或藉此告知自己的女人她的闺蜜和他调情。他千方百计、竭尽所能要说服他的伴侣,将她过去曾经信任有加的人,一律排拒在外。他的目标再明显不过──孤立她,好让她无从选择,只能更加仰赖他。

凯特琳的一群朋友到访。男友杰克买了一瓶酒,请女友的一群朋友喝酒畅饮,然后转身告诉女友凯特琳不该跟这群酒肉朋友在一起,因为他们无酒不欢,而且喝得酩酊大醉。杰克也与凯特琳的朋友们私下谈话,在她的朋友面前说了些不好听的话,希望他们知难而退。然后,他再转而告知凯特琳,她的那些朋友都在她背后批评她,说她坏话。

善用高压型控制的男人经常使用更强烈的孤立手段,以此测试受害者是否对他忠贞。当施虐者的伴侣和别人在一起,而牺牲了与他独处的时间,此举将被施虐者解读为“冷漠”的象征。施虐者的“紧急需求”经常与他伴侣的活动有所冲突。比方说,当他的伴侣正想要忙里偷闲出去放风一下,掌控型男人便会坚持要即刻做爱,或发生车祸了,需要紧急给医生看,或刻意制造一些情境以要求进一步的对话机会。

凌虐的男人常常这么说:“家里的事本来就不该对外张扬。”他们不厌其烦重申自己的立场:对外人提说家里的事,形同对彼此这段伴侣关系的不忠与背叛。乍听之下,彷佛是保护伴侣隐私的中性主张,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也因此而让许多女性朋友毫无藉口或难以寻求外来支助。这其实是孤立政策的其中一部分。

中断就业与经济管道

掌控型男人经常为难他的妻子或女友,透过要求她频繁请病假或使她在工作场域中尴尬为难,迫使她们无以为继,根本无法工作下去,最终导致她被解雇,使她孤立无援的实况更为艰难。他会向她保证,将会一肩扛起照顾她的责任,并提供她所有物质的需求,因此,她大可辞职或另谋高就。他也可能会请伴侣为他工作。他可能鼓吹她生孩子,或违背她的意愿再多生几个孩子,然后再藉此说服她要待在家里,因为年幼的孩子需要妈妈全心照顾。

三十六岁的美乐蒂,在一家广告代理公司工作,这是一份需要维系颜值的工作。乔尔对她投注于工作的时间越来越在意与嫉妒。有时候,他会将她的笔电藏起来,告诉她,她需要“放松与休息”。当她准备要出门上班时,他故意在清晨时分要求做爱,让她迟到。有时候,美乐蒂需要出席重要会议或在特殊会议上报告,醋意大发的乔尔,会气得将咖啡泼在美乐蒂身上,故意把妻子最好的衣服弄脏,迫使她回头再仓促更衣。

施虐的男人可能透过掌控伴侣的财务与金钱流向来孤立对方,他拒绝支付她的基本需求,或透过威吓、耍诈、暴力与明目张胆的偷窃,拿走她的钱。他也可能要求她支付双方共同生活的费用,包括租金、膳食与日常用品。他不让妻子拥有信用卡,或坚持要联名申请信用卡,然后故意刷爆卡而毁其信用。他为自己穷奢极侈、大肆消费,但却要求她为每一笔小额费用的品项清楚交代。

有时候,女人还要支付她伴侣的学费、车贷或工作所需要的设备。虽然他千方百计,信誓旦旦将来必定偿还她,但却从未见他履行承诺。当施虐者的伴侣准备离开或当她离开以后,他可能会极力强留他的女人,不让她走,或反过来确保他的女人已破产或信用评分极低。没有钱,一个女人的孤立只会日益加剧。

有时候,掌控型男人会提供金钱给他伴侣,譬如,让她享有此生未曾想过的优渥生活。于是,男人提供财富,女人逆来顺受,这已然成为她享受富贵荣华所该付的代价。如果她想要离开,他会将帐单拿到她面前,耀武扬威地告诉她,她欠他太多钱了!

毁其声誉与其他社交关系

有些施虐者善于透过破坏伴侣的声誉或威胁要毁其名声来孤立她。比方说,一名高中生扬言,如果某个女生不顺从他的要求,则要散播她的性爱传言。置身这种困境中的女性,通常会从社交互动的关系中退缩,因为不确定朋友圈中是否有人已经被她掌控型的伴侣或前伴侣的负面评论荼毒,而对她改观。他对外丑化她的故事,不要求真相,不需要属实,但求造成破坏与伤害。

一个掌控型的男人会在约会之初便想要巨细靡遗地摸透对象的个人私事,这是普遍的状况。一开始,这样的深度关切仿若对爱情的热烈欢迎。但时日一久,她才惊觉原来男人把对她瞭若指掌的认识当成武器,以此来掌控她。

高压型控制的男人经常出现嫉妒的情绪,而且反反覆覆,使他们的伴侣难以自在地出席寻常的社交活动或其他人的一般互动。掌控型男人可能会控诉他的伴侣与朋友或同事调情、搞暧昧或婚外性行为。他可能会告诉她,有人在对她放电,而她不够敏感,所以毫无所觉。许多女性朋友不约而同地表示,她们常常需要对伴侣的所言所行加倍谨慎,其中包括她们的衣着打扮、她们脸上的化妆等都要多加留意,免得激发伴侣的醋意而引爆战事。延伸阅读:为你选书|《致贤南哥》我的男友不是真的爱我,而是打算将我变成一个废物

以科技来孤立受虐者

掌控型男人一般会私下篡改女人的手机,擅自检阅与干扰她们的电脑,偷偷潜入她们的电子通讯产品,这部分我们会在“跟踪监控”的章节进一步讨论。

现在,伴侣们越来越频繁地在各种社群媒体上互相留言、私讯与传寄照片。掌控型男人会善用这些有迹可循的管道,去破坏他的伴侣或前任伴侣的名誉。他可能会对妻子或女友施压,逼她们乖乖就范,任由他拍下亲密照或性感照,他也可能会不经伴侣的同意而擅自拍摄或录下这些极为隐私的片段与画面。然后,他以握有不堪私密照要胁她,如果不顺着他的要求满足他,他就要将这些见不得人的照片寄给她的朋友、家人、同事或上司──寄给她电邮上、脸书或电话里的所有联络人──如果她胆敢违逆他的要求。

有时候,施虐者会煽动其他人接连不断地寄一些严厉的讯息给同一个女性。这些善用通讯科技,以处心积虑、疲劳轰炸与仇恨恶毒的方式,对另一个人进行危害或骚扰的行径,被称为“网路骚扰”,是触法的罪行。

有时候,掌控型的男人会在社群媒体上假扮女性,那也是犯罪行径。这些行为可以毁掉一个女性的名誉,使她的工作与社交生活同时陷入岌岌可危的状况。

山姆化名前妻的名字珊迪,在一个流行购物网站设了个帐户。他在网页上留下奇怪的评论,以她之名浏览情趣用品与色情书籍。他也骇入珊迪的电邮帐户并寄出不适切的讯息给她的客户、同事与老板。这些粗鄙不雅与低俗的讯息令人不敢恭维,逼得老板不得不找她来开会。珊迪向老板解释了所有的来龙去脉。虽然上司深表同情但却坚决表态,为免在工作场域“处理这些烂摊子”,老板仍终止了与她的工作合约。老板也鼓励珊迪可以在“摆平了这些事以后”,再重新申请,回来公司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