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心理学,带你看分开以后,必须经历的心理五阶段。


图片|来源

文|邹孟栩 谘商心理师

曾经轰动全世界的韩国艺人夫妻本周正式解除了夫妻关系,走上红毯那一端时,他们的笑容都很美。除了因为艺人的光环让他们的婚姻被称为童话,为人称羡之外,我相信他们真实的婚姻也与大部分婚姻相似当中有爱、有磨合、有冲突。(编辑推荐:宋慧乔宋仲基证实离婚:结婚是勇气,要结束一段关系也是

在牵手踏上红毯,为彼此戴上幸福的戒,相许承诺之时,没有一对夫妻会想到某一天我们会走上婚姻的终点,没想到有一天我们会踏上法院的阶梯,签下离婚协议书。

离婚其实是一条漫长的路……

婚姻相处是细水长流的,在决定离婚,甚至到签字的那一天之前,关系中必定发生了很多事情。也许一触即发,也许长久累积,导致了离婚的果。

Clapp(1992)认为离婚者其实在正式解除婚姻关系之前(Preseparation),夫妻彼此就已经因为对于婚姻的不满产生了想要离婚的想法,直到正式提出并签字离婚,以及后续面对新生活的调适,称之为离婚历程的三个阶段 : 

离婚之前阶段(Preseparation): 我们的婚姻怎么了? 

在这个阶段每段婚姻的时间都不一样,有的可能两三天,有的可能好几十年。

关系可能长期不稳定,或是像海浪一般时而平静时而波动。婚姻中的波折不是短时间造成的,是经年累月的积累,期间夫妻两人争吵、不满、失望、悲伤、生气、心碎、忧虑,沮丧,心情的波动如同关系的波澜。也许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也许某一方或双方都曾经振作努力期待修复裂痕。只是渐渐的彼此累了,激情与爱、亲密与承诺从满格消耗到见底。分离似乎成为一种常常想到的解决办法。

从想法到行动也可能经历挣扎、犹豫、不舍,离婚之前犹豫不决的阶段,是离婚过程中最难受和最伤痛的时期。(Clapp,1992)犹疑的过程令人痛苦,但即使做出了决定,离婚的痛依然很强烈。毕竟婚姻再怎么不堪,它都是一段独特的关系。

Sternberg(1986)提出爱情三元论,指爱情包含激情、亲密、承诺此三元素。当三种爱元素都具足称呼为“完美之爱”(Consummate love) 代表着人们所向往的理想关系。婚姻被视为爱情的开花结果,长跑多年的恋人最终进入礼堂总是得到众人的祝福,似乎婚姻更衬托了爱情三元素的全有。

彭佳慧《走在红毯那一天》唱到“走在红毯那一天,蒙上白纱的脸,微笑中流下的眼泪一定很美。走在红毯那一天,带上幸福的戒,有个人厮守到永远,是一生所愿。”婚姻是许多人生命的憧憬,这样令人向往的关系迈向终结的痛,真的很痛也很苦。

但当婚姻已经迈向死寂,签字离婚已成为事实,离婚之后离婚者需要面对生活的改变与需要新的适应,也是一条漫漫长路,Clapp 分为两个阶段:

转变-再建构阶段(Transition-restructuring): 从痛苦到适应

这个阶段一般平均持续两年的时间。在离婚事件发生后,个体所经历到的创伤、迷惑、失落等情绪,经常远大过于生命中其他的事件。(Clapp,1992) Clapp 认为“转变-再建构阶段”可以分为以下两小阶段:

转变阶段 - 原本白头到老的生活,一夕转变了

面对离婚的影响是全方面,心理、生理、经济、人际关系、子女的抚养议题与前夫(妻)的互动。本篇文章着重在个人面对离婚的失落疗愈,故着重在离婚对心理与生体的影响。

  • 心理层面 : 

    Berman 与 Turk(1981)、Bloom 等人(1979)及 Hetherington 等人(1976,1978)皆指出离婚者面临亲密关系的失落,必须重新适应自己在社会上与亲密关系上的角色,这个过程带着愤怒、忧虑、矛盾、无依与痛苦的感觉,自觉失去魅力、毫无是处也丧失对生活各方面胜任的感受(引自徐莲荫译,1997)。主动提出离婚的一方,对配偶有愤怒、爱恨交织与罪恶感的矛盾感受,也容易对离婚决定产生后悔;而被动离婚的一方,则会在屈辱、愤怒、怨恨但又怀抱着复合期待的希望中摆荡(张青惠,1996)。

  • 身体层面

    研究发现,原本处于健康水平状态的离婚者,在离婚前、后各三年使用抗忧郁药物的机会,都比维持在婚姻关系之内的伴侣明显增加,若离婚的一方使用抗忧郁药剂,则另一方可能反而不会依赖药物(Monden, Metsä-Simola, Saarioja, & Martikainen, 2015)。

生活压力事件量表中离婚的压力指数高达 73.3 分,排行第二名,仅次于配偶过世。Pladge(1992)提到夫妻分离时被视为最崩溃性的阶段,并与个人的心理与生理症况有关联。(引自张青惠,1996)。而 Froiland 和 Hozman(1977)提出离婚者在面对一段婚姻关系的“终结”时,其心里历程就像在面对亲人死亡一样,会经历以下的五个悲伤阶段(引自陈均姝,1992):

  1. 否认(denial)-离婚可能让人始料未及、更措手不及。离婚者此时可能拒绝承认已经发生的事实,容易有防卫以及合理化的行为。

  2. 愤怒(anger)-离婚就是一种亲密关系的断裂,容易让人有被抛弃感受,失落、伤心、不甘心、愤怒。也许会责备自己,更多时候是将指责前伴侣为何这样对待自己。有时候甚至藉由拉拢孩子与亲友,向他们抒发愤恨与怨怼,藉此发泄痛苦的思绪。

  3. 讨价还价(bargaining)-离婚者依然否认感情的生变,会试图透过这种管道,例如: 共同的亲友、孩子等。以讨价还价、到的劝说(孩子还是需要一个完整的家)、人情的压力等,予以施压说服前任回头,企图挽回婚姻。

  4. 忧郁(depression)-由于在婚姻关系上的失落,引起离婚者沮丧和忧郁的感受,也会贬低与讨厌自己,面对婚姻的失败对生命产生茫然与怀疑,当过于失落时也可能产生对生命的绝望感。

  5. 接受(acceptance)-这个阶段也是Clapp转变-再建构阶段的第二步“再建构阶段”。签字离婚只是形式上解除了婚姻关系,并不代表离婚者在心灵与情感上已经与伴侣“离婚”了。在这个阶段离婚者开始愿意接受离婚是个已发生的事实,也愿意逐渐接纳自己与前任间复杂的感觉(爱恨交织),愿意整理前段婚姻对自己的影响,允许快乐与痛苦的回忆共存,允许自己内在拥有复杂的感受。

然而 Froiland 和 Hozman 也强调,每段离婚的故事都是独特的,在故事中的主角们也是独特的。所以每位离婚者并不一定都会经历这五个阶段,每个人在每阶段经历的时间也不一样。而当开始接受了离婚的事实,离婚者将会踏上重建新生活的阶段。

复原-重建阶段(Recovery-rebuilding): 迈向新生

这个阶段约在离婚发生后两年开始,并且持续二到三年。(Clapp,1992)如果离婚者完成了这复原-重建阶段,那么也代表着他/她能够接受婚姻已经结束的事实,也明白自己在婚姻的离异中所扮演的角色,并且能够将自己与前配偶间的纠结松绑,发展出一个新的、独立的自我认同。

我很喜欢艺人 Selina 在离婚消息曝光之际于脸书的留言,她说:

“两条交会的河即便分开,也不会再是原本的他们了。我已收拾行囊重新上路,也许今后我们将在某处再度相遇,那时,我们便能分享这些日子以来彼此经历过的奇异风光。”(编辑推荐:写在 Selina 的离婚告白之后:婚姻与家庭,能不能有新的自由想像?

接受失落始终是不容易的,那代表着离婚者不再以防卫、否认面对生命的转变,不在将生命的责任透过藉口与怨怼要别人在承担。他真诚的面对自己,开始收拾过往关系中的风雨、爱恨与回忆,以前的酸甜苦辣只留下了淡淡的味道。收起行囊,将眼光望向未来,

踏上独自流向大海的旅程,怀抱着对新生活的憧憬、忐忑与期待。唯有接受现实,才能拥抱复原与新生。

离婚并不是爱情的终点,离开不适合的关系,或不值得爱的人,是为自己的生命在开一扇窗。只是分离是会难过的,甚至有更多强烈的情绪席卷而来;要面对失落的确艰难,这时候如果愿意让人陪伴、一起哀伤、失落、生气,一起回顾与整理,在陪伴中,与失落同在并不可怕。在陪伴中学习关照自己、安顿自己,当行囊整好再度迈向大海,也许在航道上还会与其他的河流交会,然后一起前行。

“婚姻就像一座围城,城外的人拚命想冲进来,城内的人拚命想冲出去。”——张爱玲

离婚像是暂时离开了围城,当准备好又可以选择要进去还是留在外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