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好看,所以逼自己穿上不舒服的鞋子,到底是从何时开始的?

文|Esther 梁妍熙,图|妹妹娃娃多媒体

“为了好看,所以穿不舒服的鞋子”,是谁开启的变态行为?

听起来像是幽默嘲讽,但问题是真的:“美丽”与 “疼痛”的关系密不可分。

而今日的社会,强烈鼓励女性奉上她们的金钱与各种疼痛,来换取所谓的“美丽”。 但这种美丽的范围并不广:这个年代,美丽是年轻,美丽是完美,美丽是几乎不可能自然发生的黄金比例。同场加映:专访陈珊妮:花时间习惯自己的长相,你会成为自己的专家

也不是说男性没有“俊美”的压力,现在路上看到健身的男性也居多,保养品牌也顺利的开始销售给男性,但是大多部分残忍的美容方式还是保留给女性:肉毒及玻尿酸的美容针、纹眉、抽脂、削骨、雷射、化学换肤、脱腊除毛、丰乳、甚至把骨头敲断来增加身高,都是现在常见的美容医学。就连选择“自然”的女性,也无法逃脱那最基本的美丽牺牲:高跟鞋。


细细的鞋带可以衬托出细长的脚腕,但是对于走路的稳定度没有任何帮助。

大部份的女性都拥有至少一双,如果是喜欢打扮的女生,可能 30 双,女艺人的话,100 双跑不掉。如果以中价位的鞋子来算,大概 3000 元,有 30 双鞋的女性花了 9 万块来换取穿了 15 分钟就会脚痛的鞋子。而且,往往我们在高跟鞋上花的钱,远远超越 3000 元!延伸阅读:比起高跟鞋,我更喜欢赤脚的快乐自在

据说,最早期的高跟鞋是在 15 世纪的波斯发明的──且它的主人不是女性,而是骑马打仗的骑兵。有高跟的鞋,协助他们的脚扣住马镫,以避免打仗时摔下来。后来高跟鞋开始出现在欧洲的贵族社会上──一方面可以将他们的身体与肮脏的街上隔着距离,一方面又可以凸显出无须工作的贵族气息。曾经,威尼斯出产的高跟鞋,鞋跟就超过了 50 公分。

而且在当时,高跟鞋是男女都穿的。为了凸显贵族的优越,路易十四在 1673 年还特别规定红底的高跟鞋限于贵族穿;平民百姓不许使用。原来红底鞋的优越感存在了这么久。


虽然疼痛,但穿上高跟鞋又让我们有莫名的自信。

可见得,能够穿高跟鞋的人不平凡,因为这种鞋无法做粗工,让高阶社会凸显自己的地位。

但是法国革命之后,贵族的习惯也被舍弃,尤其启蒙运动之后,男性也停止穿高跟鞋的作法。再加上,穿高跟鞋会使走路的方式女性化,于是,渐渐地,高跟鞋成为女性的专属配件。

中国文化里的“缠足”也有相似的目标;除了展现出家里的高地位,也同时认定了女性轻飘飘的走法。尽管缠足或着高跟鞋对于整个身体构造的伤害很大,一代又一代的女性似乎乐意的参与这个文化。


“有时候你就是必须穿高跟鞋,不然那个衣服就是驾驭不起来!”

在访问时,几乎所有受访者都说穿高跟鞋实在是疼痛的经验。但是对于大部分的人来说,这是必须经历的过程。有时呢,是因为必须跟从服装的流行,有时又是因为工作的需求。

日本女性今年发起的 #kutoo 运动,也引发职场规定穿高跟鞋的热烈讨论。为什么针对女性的正式穿着,都非得要高跟鞋呢?日本政府目前也没有正式回覆这个讨论。连坎城影展也曾经拒绝没有穿高跟鞋的女星。延伸阅读:日本女性发起 #KuToo 运动:抵制穿高跟鞋上班限制

虽然近几年女性在平权上有在进步,但是面临“美丽”的标准时,我们的态度依然矛盾。我们想要美丽,是因为我们喜欢美丽吗?还是我们必须美丽因为社会给予女性的压力?尽管如此,有一个现象开始慢慢浮现:如果为了美丽而选择疼痛,那女性可以接受。但是,如果是因为社会断定女性应该因为自己的性别而遭受到疼痛,那么,女性就会反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