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不容许自己漏接社群媒体上任一讯息,其实如此的“社群成瘾症”,很可能导致人们无法承受资讯带来的重量。作者认为,越是在这样的世代,我们越要慢活。

文|艾玛・甘侬

我不难想像,从现在起的二十年后,我们会发现社群媒体对大脑的影响,相当于吸菸对肺部的影响。

——杨希.史崔克勒(Yancey Strickler),Kickstarter 群众募资平台执行长

我发现自己洗完澡后,常包着浴巾坐在床上,来回滑手机,几乎停不下来。这让我感到不安,我爱科技,而且我的职涯依随科技而生,但是要平衡,不能沦为科技的奴隶,必须取得控制权。

为了不要崩熬,我们得建立一套关于科技的基本原则,但并不表示得购买奢华数位排毒套装行程。想过一个没有手机的周末,不需要花上一千英镑,那太过头了。

以前我在某着名的女性杂志工作,我们会提案“十种数位排毒的方法!”,一周大概讲个二十次吧。让我恼火的是,这些如何关机的想法总是包裹着昂贵的糖衣:瑜珈避静之旅、能挡掉推播通知的昂贵皮革包包、由健康大师所经营的遥远疗养胜地,总像是某种敲人竹杠的骗术,我不相信这些东西有哪一样可以实际在日常生活中帮助我们。

关机应该是关于如何应付某个周二下午的工作压力,而不是在周末的奢华度假之后,一回来只觉得肩膀抽筋。你可以说我老派,但是我不认为正念应该附上昂贵的标价。

复合式工作需要高强度的自律,因此解决社群媒体浏览成瘾问题非常重要。要想做更少、赚更多,表示要严格控管你对社交媒体的使用,把更多的内容自动排程而非手动发布。

感觉起来我们确实活在一个万事“紧急”的年代,琳恩.安莱特(Lynn Enright)在 The Pool 网站上有篇文章总结了这一点:“周遭充满了燃眉之急,有贪吃的网际网路要填满内容、其他的媒体管道要妥善应付,有想法、趣闻、图片和谣传,在推特、收件匣和 WhatsApp 群组里,可能很紧急,你得赶快查看。”

能够反抗其他人的催促、不用理其他人的紧急告示,感觉真的很好。为了能够延续某些具有意义,甚至长远来看能替我们赚钱的事物,我们不能落入陷阱,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 Snapchat 或 IG 上。有时候我们就是像仓鼠困在滚轮中一样,点阅着必须立刻观看的内容,否则可能就会消失。(延伸阅读:你怎么做,孩子都在学!一起远离网路成瘾症

真正的生产力会出现在我们清楚意识到自己的身体在做什么的时候,工作时去厨房喝第一百万杯咖啡是浪费时间,漫不经心地浏览社群媒体也是浪费时间。

想要与我们的装置保持健康的关系,就要在事发当下密切注意我们是怎么浪费时间的。你是否一边浏览然后意识到时间就这么消逝了?你是否早早就寝,却发现自己在睡前逛了整个网际网路?萤幕看太久让你眼睛痛、眼神呆滞吗?你是否发现自己看了一些让你感觉很差的东西?

我认为处理这些行为的方法应该是要掌控我们的日常生活,更胜过戒除或是“治愈”我们的瘾头。要意识到自己太常上线,在卷入陷阱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要更加留神,再次伸手想拿手机的时候,我们就得停下来问问自己,为什么我们要这么做。

“成瘾”一词毫不夸张,每次获得赞、留言或通知,我们都会分泌多巴胺——许多研究显示,得到正面的线上通知给我们的感觉,就跟得到拥抱一样。一般人每天会查看智慧型手机一百五十次,刷萤幕和触碰则超过两千次。(延伸阅读:不需要千万个按赞的脸友,只需几个愿意聆听你的知音

根据消费者研究公司 Dscout 的研究人员指出,最重度的智慧型手机使用者每天点击或滑动他们的手机萤幕五千四百二十七次。如此成瘾,我们在办公场所中当然不会太有成效,我们坐在那里工作一整天,却不断分心,因此我们需要学着离线才行。

然而要是我们注意力持续的时间缩短了,喜欢处理很多件事情,或是同时开启许多分页,那么复合式工作法的兴起很合理。这让你可以一次专注在一件事情上,但是你也能很快跳到下一件事情同时维持掌控。

替自己工作的时候,你会更加意识到时间和产量,这是因为你独自做事,没有庞大的团队。你比较不会想把宝贵的时间花在手机上,因为你做的是你有热情的计画。但在办公室里无聊没事干的时候,我可不介意把沉闷的时间拿来滑手机。


图片|来源

当然也有些关于年轻人与科技的有趣研究,科技巨头的前员工骇人听闻地坦承,他们知道自家的线上产品有多麽令人上瘾。

《卫报》介绍贾斯汀.罗森斯坦(Justin Rosenstein)的时候暴露了一则故事,这位美国软体工程师在脸书工作的时候,创造了“赞”的按键。该访问揭露了许多关于这个经典陷阱的事情,像是透过间隔发送推播通知,让你更常查看手机,并且把社交网路的体验弄得像是游戏一样(爱心、按赞、民意调查、分享)。

报导透露 “比较年轻的科技专家正在戒除自己的产品,把孩子送去菁英的矽谷学校,校内禁用手机、平板,甚至连笔记型电脑也禁止。” 另一位脸书前员工查马斯.帕里哈皮提亚(Chamath Palihapitiya)在二○一一年离职,他承认“我们创造的工具撕裂了社会,影响了社会的运作。”

最可怕的是,他说漫不经心地滑手机并不是我们无意间落入的陷阱,而是显然“就跟他们(科技巨头)的设计师所预料的一样。”如此诚实可能产生的建设性结果是,比较年轻的一代会更意识到科技背后的科学,以及个人使用方式可能造成的后果。

自知和自我分析是不让科技太过控制你的第一步,更加了解科技实际上的制作方法则是下一个步骤,让人能够避免一辈子牵扯其中。如果更了解该设计或是构造,我们就能够采取行动来抵抗其影响。

正如玛莎.莱恩.福克斯(Martha Lane Fox)所说:“让我们教育孩子,尽可能把我们所知的科技教给他们。我们需要超越基本常识来养育第一代的数位原生理解者——不像我们其他人,他们知道科技是怎么做的、哪里来的。”为了真正达到科技自主、培养胆量,我们必须更深入去了解,否则就只是盲目地上瘾,没有去探究在表面之下科技究竟对我们做了什么、原因为何。

无止尽地浏览新闻也让我们许多人生病了,资讯的步调持续不断,记者洁丝.卡门斯(Jess Commons)最近在时尚网站 Refinery29 写道:

“几个月前,我这个成长完全、功能正常的人类女性,休假了将近一个月,起因是金正恩与川普之间的紧张形势升温。我知道大声讲出这种话听起来很荒谬,但是从“烈焰与怒火”(fire and fury)那天起,我整个人就一团糟。我有好几天都坐在沙发上哭泣,不吃东西、看垃圾电影,不管任何人跟我说什么,我都没办法控制自己的焦虑。”(延伸阅读:资讯超载时代的过量摄取症:你根本不知道自己读了什么

我们的手机可以让很棒的事情发生,但也可以是许多焦虑的来源,该是时候取得掌控了。我们需要设下个人的限度,不要为了关机而感到抱歉。有空休假绝对能让我处在最佳状态,让我感到神清气爽、动力满满、充满想法,准备好要解决新问题。人绝对不可能一直百分之百地付出。

休息的力量

・休息能够提升创造力。 

・离开某项专案,把注意力转移到另外一项需要不同技能的计画,或是以不同的方式动脑,能让你把工作做得更好。

・暂时从某项工作中转移注意力,可以显着提升长时间专注在该项工作上的能力。

・正念专家安迪.普迪科姆(Andy Puddicombe)提倡十分钟什么都不做,认为这样具有彻底改造的力量,这比听起来还难,不过非常值得一试。

接纳慢活

“慢活”感觉像是个时髦用语,但是远远不只如此,这是一项运动——而且你猜对了,是一项缓慢的运动。慢活本质上就是在日常生活中各方面采取比较慢的方法,所接纳的生活型态与我们习惯的快速文化截然不同:慢通讯、慢食、慢时尚、慢生活。这种生活型态很难实践,由于我们所处世界本质的缘故,新闻故事总在验证以前就传遍社群媒体,资讯就像野火一样蔓延。


图片|me_and_orla

我问过着名的摄影师暨受欢迎的 IG 网红莎拉.塔斯克(Sara Tasker)对慢活有什么看法,她累积了成千上万的大量追踪粉丝,透过慢活镜头呈现自己的生活,她的IG帐号 @me_and_orla 让人看了就放松,与快节奏的生活截然不同,赞颂着宁静的时刻。

她说:“我把慢活视为‘忙碌’的解药,有时候要用比较困难的方式做事——走路不开车、扫地不吸地,或者只是看着窗外的雨而不查看手机——这是集中注意的方法,停止向前冲。网际网路很棒,联系起我们与周遭的人,但是我们仍然需要安静的时刻与自己连结,也与人类的伟大历史连结,他们有时也会走走路、扫扫地、看看雨。在一个把生产力与价值画上等号的世界里,慢慢来可说是一种反叛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