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教育还可以怎么教?看看这两位国中生写的拒绝信!

“他说喜欢我,可是我没有想跟他交往啊,但我又不知道该怎么拒绝他才不会尴尬⋯⋯。”

你曾经用什么样的方法拒绝不喜欢的人呢?

要开口拒绝别人的告白,是许多人苦恼的问题,特别是当你不希望破坏双方的关系,也不愿给对方留任何希望,往往会需要有所取舍。最近,台湾性别平等教育协会正在推广新情感教育课程,其中的一个单元,正是在教导孩子“告白与拒绝”,试教课堂上,老师邀请国中的孩子写下一封“最不伤害友情”的拒绝信:

台湾性别平等教育协会在贴文中,分享了两位国中生写的拒绝信,细细阅读,能够发现有许多思考,都有其成熟之处,其中有两位国中生如此写到:

被我拒绝,不是我们双方的问题

“⋯⋯我希望你不要觉得是你的问题,这不是你的错,有勇气很棒,连我都无法很自信去跟喜欢的人表白,可能你之后遇到欣赏的,你再表白,或许她会想更进一步。 ”

“是我不够好吗?如果我够好,为什么你不喜欢我呢?”许多人在处理“拒绝”时,会站在动弹不得的情况里,觉得拒绝对方很不好意思,怕伤害到他,又怕讲不清楚,被对方误会自己还有机会;又或者担心惹怒他,之后会被报复。

孩子们的书信,让我们也重新思考了拒绝可以有的方法:一段好的关系,无论是友情、爱情或是亲情,都是基于对另一方的尊重,去理解对方的心情,也一并说出自己的想法。同时,每个人在写下拒绝信时,也能真正理解——若有一天是自己被拒绝,那并不代表对方否定的是我整个人,更不代表自己一无是处。

练习拒绝一个人,不仅是一段学习尊重对方的过程,也是练习“接受拒绝”。


图片|来源

就算没有互相喜欢,也是好关系

“关于你昨天的表白,呃⋯⋯我想也必须给你一个回覆!我觉得以我现在(的)状态、年龄,都不适合谈恋爱,不是因为你(不)够好,只是觉得我还没准备好,但当然的,我也不能剥夺你喜欢一个人的权利,我们也不一定要互相喜欢,才是最好的关系,我们也可以当好朋友,互相学习、鼓励~”

关系有没有另一种可能呢?譬如不做情人,也能做朋友。即便不能回应这份感情,但不代表我们需要坏了这段关系。

过去,大家会戏称这类型的拒绝方式是“发好人卡”,其他原因说再多都是藉口。然而,无论对方拒绝恋爱是暂时性的,认为以现在的个人状态,并不适合与任何人谈恋爱;又或者纯粹对另一方没有感觉⋯⋯我们都不需要去细究背后真相为何,一切回归到对对方最基本的尊重。正如信件所说,我们无法剥夺喜欢一个人的权利,但也要接受被告白方的意愿,保持他希望的距离,这才能说是一段好的关系哟。

情感教育,永远不会嫌太早

但是,我们也必须谈谈另一种状况。

很多时候,我们会遇到的状况是:已经尝试了各种拒绝方法,对方却还是穷追不舍,而这些行为更可能成为仇杀事件,例如在 2018 年,台湾就曾经发生过三起因追求不成而杀害对方的案件。在这些时刻,我们往往会听到各种“谁叫你不清楚拒绝”“被追求的那一方也有问题”等声音,我们必须停止将责任归咎受害者。(推荐阅读:【性别观察】指认对方是恐怖情人,不是预防情杀的唯一办法

这类型的案件,更反映了情感教育的必要性。

从国中,或者从国小开始,就能认真的与孩子们谈谈爱情、失恋、告白、拒绝等议题,能让孩子及早认识自己的情绪,知道一段健康的亲密关系,是学会去尊重彼此,而非一味的束缚对方,这边也要再次强调,被拒绝是关系中必然,被拒绝不代表对个人的否定,要相信自己是足够好的,有一天能够找到最适合的那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