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精选 2019 台湾国际女性影展影评《寻找乳房》,谈我们最熟悉,也最害怕的身体。

文|沈佳颖   国立台北艺术大学 动画学系

在《寻找乳房》纪录片中,有几个镜头拍摄着台湾的街道,街道上大大的广告看板,当红的女明星代言着各式商品,光鲜亮丽的女性形象崭露无遗,这是我们最熟悉不过的日常一景。而导演陈芯宜所呈现的这一幕,却让我想到卢森堡行为艺术家 Deborah de Robertis,她在 2014 年到奥赛博物馆,库尔贝的《世界的起源》之前进行名为 ”Mirror of Origin” 的行为表演:她身着金色连衣裙,在众目睽睽之下,就在名画之前,坐下,并打开双腿,以手撑开阴唇。我想,这两者似乎都在诉说一件事,一种当代社会仍然根深蒂固的,“女性身为被观看者”这样一个原始设定。


图片|作者提供

女性身体被拿来观看、评论,确确实实还是存在的,各种广告,传播媒体,都不断在宣扬,在一个父权社会结构下的观看前提,我们的身体应该成为的样子。《寻找乳房》片中的受访者人数众多,都是女性,不同的年龄、职业、身分,探索每一个人心中对于自己身体的认识与认同,从青年世代、刚生产完的母亲,到月事已去的婆婆妈妈们,像是开启潘朵拉的盒子一般,那些从来没有搬上台面的问题,看似私密的身体谈话,在镜头之前,温柔地被开启。(延伸阅读:专访陈珊妮:花时间习惯自己的长相,你会成为自己的专家


图片|作者提供

身体,一个很自然,很单纯的主体,却是我们最不熟悉的。因为不熟悉,所以不认同。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位母亲的自白,她认为她在怀孕的过程中,外界看待她的样子,仅仅是代表着“生产孩子的容器”。女性身体被社会赋予的价值,已大过最本质的样貌,但在这样的框架之下,这些受访者,似乎也找到生存的最佳形状。(延伸阅读:专访《祝我好好孕》陈育青、苏钰婷:温柔生产,让我们理解痛苦是有意义的


图片|作者提供

片中探讨了许多话题,包含生病的身体、情欲、性、爱,最后还是回归自我的身分认同。这也让我想到不久前看完沟口健二的《赤线地带》,片中是一群妓院中的女人,虽然在古早的年代,且妓女是人们眼中的下等职业,但是她们对于自己的身体是认同的,不论是维生的工具也好、商品也罢,她们并不是噤声。在现代,谈论自己的身体好像显得陌生,但是每个人都应该学着更亲近、更认识自己,跳脱观者与被观者,与身体对话。

导演陈芯宜曾说:“这些事情细微到我们不晓得怎么去谈,但仍一点一点的在影响着所有的事,这部片若要形容为是我的田调也可以,她们这些私密的分享,好像让我们可以稍微面对这些隐而不谈的事情。”《寻找乳房》看似是许多人的访谈集合,却是代表着台湾现今社会的女性,我们内心最深处的、共同的,那些大大小小的声音。


图片|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