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移工的故事,其实也是多元的,不只是来台打工赚钱回家买房子给家人更好的生活,更多的时候,我们都想为自己努力做好每个决定。

我是 Lia,我今年 26 岁,我之前去台湾工作两年,在台湾,我全部都遇到很好的人。

2015 年三月,我第一次去台湾基隆工作,照顾阿公。他们的家真的很好、很照顾我。第一次去的时候,我跟阿公说:“我是 Lia,我来台湾要照顾你。”阿公跟我说:“不行,我照顾你。”我说“不是啦,是我照顾你~”

然后阿公说:“你来到台湾,照顾我。你来我的家,我照顾你。”

我跟阿公的感情很好。阿公过世的时候,我很难过,真的很难过。

2016 年四月,我又来台湾,这次我照顾一个不会走路的阿姨。每天早上,我会陪她去跟朋友泡茶,后来就慢慢认识了他的朋友,他的朋友说我像他们的女儿,说我可以叫他们爸爸妈妈。他们对我很好,就把我当女儿一样照顾。

我觉得我真的很幸运,I am a lucky person to meet so many good people.

One-Forty 的朋友也很好,我在这里遇到很好的印尼朋友和台湾朋友。我记得第一次去 One-Forty 上课,很多人耶。我很害羞,但是在上课的时候,我记得 Natalia(注:One-Forty 的课程志工),她教我。我不懂,就一直问她,她很有耐心,就慢慢教我、慢慢教我。

我很喜欢学习,很多朋友都跟我说,你老了,该结婚了,但是我都说我还小(笑),我还想多学东西。

今年七月,我回来印尼读书。在台湾照顾阿公的时候,我发现我喜欢照顾人,所以我现在回来读护理,如果读完三年,考试通过了,就可以去日本工作,当护士。如果去日本工作 ok,就可以在日本很久,五年、十年,都可以。如果可以去日本,也可以学他们的文化、他们的语言,我真的很喜欢学新东西。(推荐你看:女同志移工:“我喜欢台湾,因为可以很自由地活着”

以前我在台湾工作,第一年把钱给妈妈、让妹妹读书,然后第二年我开始把钱存起来,给我自己念大学。现在我回印尼,换我妹妹去台湾工作。等我大学毕业可以去日本工作,就换我帮忙赚钱,让妹妹回来读大学。(延伸阅读:“我要回家乡卖鸡排和珍奶”看移工在台找到创业梦想

现在读护理,很难,每天功课都很多,但是我一定会读完。

我现在的同学都比我小,他们都叫我姐姐,我等一下要回去宿舍跟大家一起写功课。护士要学的东西很难,但是因为我以前有照顾过阿公,有一些课本教的东西我有做过,就比较知道,我的同学都说“姐姐你很厉害”。

这个东西(小天灯吊饰),是我在台湾的时候去平溪看到的,老板告诉我这个是“学业进步”,意思是学习会很好。我听到就觉得,对,这就是我要的,所以我就把它买回来,带回来印尼。

我高中成绩很好,但是以前因为要先工作赚钱,没有继续读大学。看到其他成绩没有那么好的同学也可以读大学、很成功找到好工作,我觉得,我也可以。

后记

对 One-Forty 来说,Lia 的故事是一个正在进行式的故事。

不同于多数我们所遇见的返乡移工把辛苦赚来的钱给父母、盖房子、或是用来支付弟弟妹妹或小孩的学费,Lia 和一般典型的印尼乡村女孩有点不同。

在她身上,你可以感受到她是多么努力的想要用自己的力量,来让自己有更好的生活。现在回到印尼读大学的学费和生活费,全都是用她自己在台湾工作这段期间的储蓄。

现在的她回到印尼才快半年,正刚开始她新的生活和学习。尽管 Lia 话不多,但言谈之中,还是可以感受到她的坚定和自信。而我也真的好希望眼前这个那么认真积极的女孩,可以一直保有她眼里的光芒,顺利完成学业,开启自己向往的生活。

三年后,我们再来拜访 Lia 。

关于【 Humans of Migrant 】

One-Forty 相信每一个故事都值得被聆听,于是发起 Humans of Migrant (HOM) 计画,用访谈过程中的言谈,真实呈现受访者的感受、温度与价值观。让这些跨地移动、为了追求生活目标与理想的人们的故事被听见与看见,也藉由这些彩色的故事,拼凑出更完整的世界。

你也是喜欢听故事的人吗?如果你也相信故事的力量,就一起加入我们吧!透过成为火箭俱乐部会员,你可以帮助我们让更多的人用这些真实而有温度的故事,来认识这个世界的各种样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