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女性影展 X 性别力,为你选影评《猎男仔》,谈女性复仇故事。

性别力 X 2019 女性影展,我们为你选片,用电影语言,谈谈当代性别议题。

lady hunter,淑女猎人,正式中文译名为《猎男仔》。三个中年妈妈狂欢度假,却听闻一起性侵轮暴案。没有得到处罚的加害者在镇上闲晃。受害少女即使搬到远方仍被社会舆论追杀。她们的愤怒无处可去。好妈妈们于是放下家务日常,穿起皮衣面具,变成复仇女神。她们要捕猎的,是她们眼中,社会始终“轻轻放过”的那些性侵加害者。(延伸阅读:《下女的诱惑》:爱、欲望、复仇的女性凝视


图片|来源

“男人=潜在强暴犯?”如果犯下轮暴案的人,只是普通人

三个中年母亲,终于送走老公孩子,可以跟姊妹淘狂欢度假。久违相聚,耳语八卦。

“妳们知道吗?他要出狱了,那个杀人犯。好吧,我猜他不算是,毕竟她没真的死。”

“你是说把未成年少女锁在车库里,让他的朋友跟她轮流做爱那个人吗?”

“做爱?是被强暴吧?是吗?”

她们的口吻,还有点不确定。大家都曾以为,性暴力离日常生活太遥远。隔着新闻,隔着萤幕,隔着私语,彷佛事件一说完,就云淡风轻。但这一次,三个女人第一次意识到,犯人就在隔壁镇上,离她们只差了几条街。镜头转接又转接,她们彷佛被这个话题困住,从卧室换到商店,再换到餐厅。

“但我是说,他的朋友们怎么也会上了她呢?难道他是在酒吧炫耀,嘿,我把一个 14 岁女生铐在我车库墙上,你们想上她吗?”

“然后其他人想‘真的耶,我从来没把屌放进一个讨厌我、对我又踢又叫的女孩身上。好像满有趣的。’根本就是畜生。”

“他们不全都是畜生。我是说,我的大卫不是,你的提姆也不是。”

《猎男仔》谈论了另一种对性暴力的集体想像。到底谁会犯下这样令人发指的案子?泯灭人性的轮流强暴,发生于再普通不过的小镇上——他们或许都是驯良好人,是谁的丈夫与儿子。跟我们共用一座图书馆,在同一间酒吧还会点头打招呼。进车库强暴女孩之前,他们甚至还记得带上饮料再算好钱。

为什么会这样?


图片|来源

好女人变歹查某:女性复仇片中的变身,不只是变身

“一定不只一个人。就像个秘密社团,有彼此的暗号,方便他们找到彼此,一起作案。杀人,猎捕人,强暴人,之类的。”她们喝得醉醺醺,越讨论越上心。阴谋论像病毒般蔓延,而一旦开始怀疑,就是想停,也停不下来。于是,她们扮装,循线将男人引诱复仇。妈妈们的恐惧与不安,也像是整个社会的缩影,我们无能为力,又总是想做点什么。

妈妈们打扮得像阻街女郎去犯案,变装看似夸张突兀,还有点好笑,却也指出了这种身分的双重性。

当好女人变坏女人,这样的变身也暗示了女人的身分总非二元对立:好女人、坏女人、宜市宜家的女人、风流浪荡的女人、和解的女人、复仇的女人。千百面孔,其实,跟我们都是一样的。

性暴力的恐怖,在于让我们忘记其平庸

回到电影结局。不同的女人群像与耳语,点出一起无名城镇的性暴力故事。

我们总是将强暴犯描绘成禽兽,藉此拉开人们与恶的距离,减轻罪恶感──这或许是容易的──“他个性一直都这样”“他本来就喜欢用暴力解决问题。”彷佛与这些人画出界线,就能将问题归责给个人。

只是,面对性暴力,作为听闻者,也应重新检视的是,它使用哪些语言被描述?人们通常鼓励或强化哪些个案?又有哪些个案,更容易被隐藏或忽略?

《猎男仔》不只是一部女性复仇电影,片中讨论,它也带领我们直视性暴力的恶之平庸。而既有其平庸,则必关乎每个人的选择。影中的复仇,或许未必是唯一作法。电影提出质问,我们愤忾,我们悲伤,感同身受。可是伤痛的下一步,答案必须我们自己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