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 Dcard 上一篇标题为“因为家暴,我得了影展首奖”的文章涌入大量关注。发文者创作了一支一分钟短片,是一个女孩不停画着美满全家福,但背景却不断传来爸妈的互骂声。有人问导演,是找了谁录制这么栩栩如生的声音,她说不用特别找人,因为这就是我家的每天日常。

“今天是我的生日,爸爸妈妈都在帮我庆生,大家都很开心。我爱我的家。”

一支题为“日记 Diary”的一分钟短片,获得 2019 年克罗埃西亚一分钟国际短片影展第一奖及前十名奖(Top10)。内容为小女孩写下生日那天,全家人替自己庆生的温馨字句。一边画着和爸爸、妈妈三人相爱相亲的画面。然而同时间,你可以听到影片不断传来父母亲叫嚣、激烈争吵的声响。短短一分钟,呈现女童在恐惧和暴力的环境下长大,只能在日记本上诉诸她向往的家。

所谓的幸福美满,成了最大的谎话。而这很可能是许多孩子曾经或正在经历的童年。

不用另外录制背景音乐,那就是我家每天真实的暴力声响

9 月 22 日,影片导演叶亦真在 Dcard 上发言,揭露作品背后,其实正诉说自身的家庭故事。

“我的成长过程中充满了父母吵架与家暴,......,可说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我也很常跟父母吵架,被妈妈赏巴掌、泼饮料,被爸爸推去撞墙、踹在地上、拿椅子砸、打到嘴巴流血。”
“父母吵架时,爸爸会摔东西、丢妈妈,妈妈会不停尖叫怒骂。”

在充满谩骂、肢体暴力的环境中成长,女孩曾经向母亲泣诉“为什么不离婚”,但只换来“孩子不要讲这种话,我们没有爸爸会被外人欺负”的答覆。而她接着回头望望自己的父亲,心里说不出任何的爱。她说,他只带来了伤害。(编辑推荐:“天下无不是的父母”这句话,对家的伤害有多大?

于是,当有人问她这部一分钟影片背景的吵架声响好真,是找谁来录制的呢?她毫不避讳,表示不必找谁,这就是我们家平时的声音。

并且格外无助的是,当年当她被动或主动地想向外求援,也通常毫无结果:

警察也曾因为邻居检举来过,无疾而终。
“高一时和父亲起争执,警察也来过,隔天我被叫去辅导室,辅导人员说‘是我的问题,应该体谅父母’,我满头问号。”

得不到母亲的支持,没有辅导老师的关怀,也无法真正求助于公权力。那些年,从家门内到家门外,女孩都失去的支援。我们看到,家暴容易被视为家务事,外人不得介入;或以“孩子应该服从父母管教”、“天下无不是的父母”观念予以看待或处理。然而事实是,我们很少看清父母也会是伤害的来源;并且更可能以爱之名,造成更严重的创伤。


图片|来源

“我的家庭真可爱,整洁美满又安康”这不是为我唱的歌

家成为一个恐惧的空间,失去归属感,她也曾逃离家里,借住亲戚或朋友的住处。直到有一天她终于长大了,可以真正地搬出那个地方。

历经孤单的、没有爱的童年,破碎了又自组茁壮,不确定有什么遗失了;只知道她走到了现在,录下那些恐惧的声音,想做一点事情,想站出来说话。(推荐阅读:人人都可能是家暴受害者,谈温水煮青蛙效应

“从小到大我也一直羡慕着别人有幸福美满的家庭,有父母的疼爱,有些人上大学会想家想到哭。我多希望我能如此,然而我只会梦到吵架跟被打。”

影片当中,女孩用力画着幸福和乐的全家福。你想到小时候我们都曾写过的那个经典作文题目“我的家”,或者唱过的那首经典民谣“甜蜜的家庭”,这些对于受到家庭暴力的孩童来说,只是一场遥不可及的梦。我们习惯描绘一个完美无缺的家,美化家的样貌;但相对鲜少主动关注那些破裂的家庭,他们需要整体社会给予更多的爱与温暖。(想送给你:十张卡带你治愈台湾家暴伤痕

如今女孩长大了,叶亦真制作了这部短片,像是也在安慰内心那个遍体鳞伤的小孩。想告诉她,没事了,过去妳被喧嚣暴力剥夺了许多,如今妳可以拿回了妳的话语权。并且站在这里,鼓励更多经历相同创伤的人:

“只希望,有经历过家暴的人们能够活得快乐,为自己的人生努力,不要成为影片中的任何角色。”

如果我们要来当谁的家人,但愿都是彼此欢迎,并且彼此珍惜的关系。

但愿,你会是我的冬暖夏凉,美满安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