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年 11 月,台湾举行同婚公投。日前,台湾首份“公投对同志心理影响”研究结果出炉。非异性恋族群在公投前,15.4% 有自杀意念,公投后显着上升至 24.6%,异性恋族群则没有明显变化,无论公投前后都有 5 至 6% 有自杀意念。

台湾去年 11 月,举行全球瞩目的平权公投及爱家公投,结果牵动社会各界心情,亦传出自杀憾事。高雄医学大学精神科教授颜正芳于今年台湾自杀防治学会年会暨学术研讨会,提出台湾“首份关于公投对同志心理影响的”调查研究,结果显示非异性恋族群的心理健康,在同婚公投过程中受害。(延伸阅读:【性别观察】不再恐同日:这一天,是同志从“精神疾病”中除名的日子

研究者在公投前 22 个月及公投后一周,分别透过脸书搜集网路问卷,问卷内容包括简式健康表(BSRS-5)的网路问卷调查,并分析其中自杀意念的项目。

比较公投前的 3286 份问卷及公投后 1370 份问卷,发现非异性恋族群在公投前,15.4% 有自杀意念,公投后显着上升至 24.6%,异性恋族群则没有变化,无论公投前后都有 5 至 6% 有自杀意念。


图片|来源

进一步分析发现,20 至 30 岁非异性恋者、女同志及女性双性恋,公投后有自杀意念的比例都高于公投前,亦即同婚公投结果对于他们的心理健康影响颇为显着。相对地,40 岁以上男性非异性恋所受影响较不明显,至于泛性恋、无性恋以及性倾向未明者,自杀意念在公投前后并无差异。

颜正芳表示,非异性恋族群是这次公投的直接受害者,特别是心理健康的部分,许多人都在过程中受到某种程度的伤害,显示涉及少数族群的人权议题,确实不该透过公投处理。

他批评这次公投过程中,政府相关单位太过消极被动,未善尽说明公投内容、促进社会各界相互理解对话的责任,是导致少数族群受到伤害的重要原因。

同志谘询热线协会副秘书长彭治鏐认为,同志族群的心理压力从公投前的宣传期就开始快速累积,特别是许多未出柜的同志,在家庭社群或朋友群组中看到许多不实谣言,很想向身边的重要亲友澄清却开不了口。彭治鏐说,或许是因为经历这段过程,政府相关部门开始重视同志的心理健康议题,今年将与热线展开一些合作。(同场加映:专访同志热线彭治鏐:有种亲密暴力是“你不为我出柜,就是不爱我”

卫生福利部心理及口腔健康司司长谌立中表示,一般人遇到打击,通常会需要至少六个月的时间去调适,此研究施测的时间在公投后一周,刚好是心情动荡最大的时候。卫福部为陪伴国人度过心里低潮的危机,长期提供“1925(依旧爱我)安心专线”,手机或市话拨打皆可,是全年无休、24 小时免付费的心理谘询、自杀危机处理及紧急救援服务。(延伸阅读:心理师聊“自杀”:我们渴望被理解痛苦,而非否认痛苦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