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我是个傻子也是个疯子,我爱你,但并不一定和妳有关,我是这样自私地喜欢着你,永远拿出真心来拼搏。提笔写下这篇文章是因为我明白,那夜以后,离开那间位在深巷内的爱店,你我已经不再疯狂。

那夜,离开那个灯光昏黄的地方时,我便知道这是最后一次这样坐下来面对面了。

四年前,我认识了妳,那时,我们还是工作上的合作关系,正确来说,对彼此的认识比“网友”还淡,那时我只是个对人生迷惘的、刚出社会的小女生,而妳早已是某一个部门的主管,我们之间的交集顶多就是妳在网路上看到什么“热点”议题,和我分享,希望我若有灵感,能写写稿。

四年后,我已在职场上成为小小的主管,而妳早已是某间国际企业中的厉害角色,其实与四年前无异,妳对我来说总是那个厉害的角色。我总远远与妳相望,一个人看着妳的脸书、Instagram,偷偷追踪着妳,偶尔丢几则讯息闲聊,不过,对妳的私生活与内心几乎一无所知,从她人的形容中认识妳、了解妳。

等待了四年,我们终于见上一面。妳知道我这几年来,总是喜欢自己去一间酒吧,喝几杯不同味道的特色调酒,像人生一样,只是在酒吧几乎像个暗房一样令人安心,让人能安安静静地躲藏在里头,安放那些平时生活中无法安放的复杂情绪。

我们在那里见上一面,两个人的聚会,再也不是在品牌活动、工作场合见到彼此,而是真正好好地坐下来,喝一杯酒,聊一些这几年社群之下,那些我的心路历程,还记得,谈话之中,我时而大笑,讲至激动与伤痛之处,我甚至还落下泪,不晓得妳是否有吓到呢?


图片|电影《蓝色是最温暖的颜色》

见这一面之前,妳说妳当天要交周报,没办法那么早到,我看着讯息,只是淡淡回妳:“没关系,我已经等了妳四年,再多等这一小时又如何呢。”其实这一切对我来说都是真心话,而对你而言或许是玩笑话吧。

那夜之后,妳与我开始对话频繁,我内心偷偷觉得那个曾经对我来说“高不可攀”的妳,终于缩短了一些我们之间的距离,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我开始发现保护色下的妳,也有不能随意让人触碰的伤痕,关于那些说不出口,却多年深藏的情感,像是妳一个人独自暗暗地豢养着一只好美好美的金鱼,她漂亮而美丽,妳们曾经是那样亲近、不能没有彼此,时常通信、对话,彼此了解彼此的所有,静静地梳理彼此被生活扎的竖起的毛,平常那些刚强的,在碰到彼此时,都能被温柔对待。

而我,是静静地听着,任性地写着,开始每晚为妳写着短篇“擅自为妳点播”,写一段话给妳,点一首歌送给妳。妳深深地爱她,就让我浅浅地守护着妳,用一个隐晦的方式,每天持续写一段话送给妳,不具名地,但妳明白地,那位在妳心中 15 年的她,即使在遥远的远方,就连剪了新发型,仍然会传几张照片问妳哪张好看呢?妳说,妳们是朋友了,不再是当年的情人关系了。

但在我看来,妳们早已永远为对方在内心留下一个保留席。就像妳说的,在她之后,妳已经不瞭解什么叫做“爱情”,其他都是“喜欢”。我明白的,可是妳并不能阻止任何一个人爱上妳,对我而言,喜欢一个人,即便知道对方不喜欢自己,但能有一个机会当面跟对方说:“我喜欢妳,真的好喜欢、好喜欢”这一切便值得了。

因为喜欢就是这样的,能当面说出口,就已是此生的幸运。(推荐阅读:【关系日记】《蓝色是最温暖的颜色》,高潮是海的形状


图片|电影《蓝色是最温暖的颜色》

这样的我,在妳眼中是过分浪漫,因为务实而理性的妳,很少这样的,与我不同。我说我是个傻子也是个疯子,我爱妳,但并不一定和妳有关,我是这样自私地喜欢着妳,永远拿出真心来拼搏。

提笔写下这篇文章是因为我明白,那夜以后,离开那间位在深巷内的爱店,妳我已经不再疯狂,妳不再说着妳过去的故事,而我不再擅自为妳点播。

最后,就让我用最后一首歌送给妳,擅自为妳点播,谢谢这四年来自己的等待,也谢谢妳为我开启了一扇门,妳还是那个优秀的人,而我还是那个浪漫到无可救药的女人。

献给妳,也让妳献给在妳心中居住长达 15 年的那个她。

“你知道这一生 我只为你执着

不管他喜还是悲 苦还是甜 对还是错

你知道这一生 我只为你守候

我对你情那么深 意那么浓 爱那么多

等待着你 等待你紧紧拥抱着我

告诉我你的心里只有我

永远爱我 等待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