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超人特攻队 2 看居家爸爸养成记,不只在于超能先生终于成为“新好男人”,也让我们看到,平常妈妈被隐藏的巨大辛劳。

以动画电影发行商而言,皮克斯动画工作室所出产的动画无疑是最有野心也最有期待值的。做为迪士尼的子公司与长期合作夥伴,皮克斯动画虽然仍沾染了些微梦幻色彩,但就叙事风格与画面呈现上,硬生生比迪士尼动画往前跨进了好几大步。先不论该工作室最火红的《玩具总动员》(Toy Story)系列(如果你床边粉色熊熊不经意开始动起来发出成熟男性的嗓音,还不把你吓到吃手手吗?而且,同样是玩具复活,鬼娃恰吉带给人的惊恐感比较贴近现实吧),把衣橱怪兽你童年的噩梦翻转成电力公司员工的《怪兽电力公司》(Monsters, Inc., 2001);描述在反乌托邦世界机器人经典爱情故事的《瓦力》(WALL-E, 2008);以丧偶老人与亚洲男孩为主角的冒险故事《天外奇迹》(Up, 2009);探讨人类情绪复杂性的《脑筋急转弯》(Inside Out, 2015);一直到近两年大放异彩,呈现亡灵与死后世界的《可可夜总会》(Coco, 2017),皮克斯动画都大胆使用了非传统动画式“可爱”的角色形象,题材内容上更比一般的迪士尼式卡通电影带入了更重的“成人感”,告诉观众是非对错并非绝对,也不过度强调一般卡通动画电影最喜欢的道德教训。一直以来在故事主题上寻求突破的皮克斯动画,在 2018 年新推出《超人特攻队 2》(Incredibles 2)后,更上了一层楼,喔不对,大概有 20 层楼。因为除了发人省思的叙事意涵-如同《黑暗骑士》(The Dark Knight, 2008)中超级英雄存在意义的多元辩证外,它在提供观者的视觉震撼上,已全然到达了一个新的视界与高度,这是目前主流动画电影还不曾有过的大胆尝试。


图片|来源

说到主流动画电影的观影经验,一直以来都是画面舒适清爽、不痛不痒、一个比一个更可爱的角色不断迸出萤幕。观众席此起彼落的发出赞叹或怜惜的“喔~”,爆笑的“哈哈哈”,跟感动到内心动荡不已的吸鼻涕声。但《超人特攻队 2》在电影开播的片头,便大剌剌的写下此电影部分画面会造成光敏感观众不适感甚至导致癫痫发作这样强烈的字眼,当下观者可能还误以为“我是不是走错厅了,这不是一部阖家观赏的动画片吗???”看到这样的警告标语,观者已经产生了与过去观看主流动画电影从不曾有过的紧张错愕感,同时既期待又害怕受伤害。而当那有可能引起不适的闪光打斗画面出现时,我想大部分人当场只能用目瞪口呆、内心澎湃,整场干脆跪着看来形容。这部电影挑战了动画观影者的舒适圈,过往习以为常温和柔软的卡通画面,现在成了不断刺激感官,“真的好不舒服,我想吐、想闭眼睛,怎么还不结束”的压迫感。而除了这段势必会成为主流动画影史经典的片段之外,《超人特攻队 2》所使用的拍摄角度,剪接流畅度与场面调度,都并非简简单单、轻松带过,一切都是经过深思熟虑、审慎铺陈,才能成就这部以画面来说,没有 100 分也有 98 分的动画电影。

既然讲到了《超人特攻队 2》值得拍手嘉奖的地方,我们也该谈谈这部动画电影其他差强人意的表现,例如为何在叙事上,《超人特攻队 2》无法如同它的拍摄手法般突破传统,尤其是在女性与家庭结构这两个剪不断理还乱的母题刻划上,这部电影仍旧落入了窠臼。

Yahaho Desta 曾在 2017 年 Vanity Fair 上发表一篇专文抨击皮克斯对于不论是电影中女性角色或是电影外女性职员的偏颇与不重视,并提到自1995年开始,皮克斯所制作的19部电影中,仅有三部是以女性为主角。《超人特攻队 2》里的“弹力女” (Elastic Gril),就戏分比重与角色主体性而言,我们姑且可说她是电影不可或缺的“主角”(protagonist),前半段冒险故事是由她扮演推展叙事前进的重要角色。但是在这样女英雄终于出头天的叙事下,我们看到弹力女其实更重视的,是自己母亲的身分。她在扮演拯救世界的英雄时,在冲锋陷阵中仍不停往后回顾、不断心系家庭,随时准备脱下一身紧身衣,回家拯救火烧屁股的老公与照顾三个令人头痛的孩子。反之,超能先生(Mr. Incredible)在知道德沃尔(Deavor)兄妹提供弹力女一个能够拯救世界同时又能拯救超级英雄声势的工作后,他无法理解为何弹力女会经历母亲离家必然会产生的内心挣扎,因为在传统家庭结构中,男性只需要外出拼事业,赚钱养家就好,不需要担任实际家庭生活中的照顾者角色。尽管弹力女在拯救世界的过程中展现令人折服的力量与智慧,电影最终我们看见,她还是选择回归家庭,一概不留恋她在江湖上叱吒风云的成就,因为家才是“她”的归属。

这部动画电影看似把“男主外,女主内”的传统价值做了有趣的翻转,这点被不少人视为是少数颂扬女权的主流动画电影(当然,如果你对比的是“早期”经典迪士尼公主角色,那弹力女的确是萤幕女性楷模),但我们其实看到弹力女在主外了一段时间后,还是选择走回家庭,此外,电影也花了很长的篇幅在刻划超能先生如何扛起照顾家庭大小事的责任与担任家庭照顾者角色的内心转换,面临亲子冲突与育儿问题,从一开始的挣扎与不知所措,到后来成为懂家爱家的居家好爸爸形象(过程中当然有另一位女性角色衣夫人的帮助),这些居家爸爸养成记的心路历程与辛苦过程,若主角不再是父亲形象而是母亲角色,在电影叙事里大多是不会被呈现出来的,因为养儿育女原本就是妈妈的责任与义务,这些辛苦挣扎,在妈妈身上都不存在,抑或只是一个过程,不值得大做文章。但当主角换成是爸爸,电影便需要大肆宣扬这位新好男人的辛劳,并在居家爸爸终于养成后,给予超能先生一段在自家庭院里与三个孩子共享天伦时光的美好画面,做为他辛苦为家庭付出后的回报。(延伸阅读:男人育婴,可以很温馨:在等妈妈回来跟假装不会之间,我们能为宝宝作更多事


图片|来源

在超人家庭之外,我们看到这部电影另一个于性别刻板印象上做了翻转的地方还有德沃尔这对兄妹的萤幕形象。身为企业钜子的哥哥文森德沃尔(Winston Deavor),拥有叱咤商场的个人魅力与舌灿莲花的说服力,具备种种传统反派角色的特质,但他骨子里却是个充满正义感、相信超级英雄的纯真男孩,丝毫没有发现妹妹的阴谋诡计。而艾芙琳德沃尔(Evelyn Deavor),表面上是隐身幕后、与世无争,愿意把锋芒留给哥哥去展现的妹妹,实际上才是那个聪明绝顶的犯罪首脑。当然最终,在这样的超级英雄动画电影里,邪不胜正是必然的结局,但在过程中,德沃尔兄妹两人角色有违传统的设定与变化,的确带给我们如同电影彩蛋般的惊喜。

《超人特攻队 2》在反派角色设定上,做了非传统的大胆尝试,这点毋庸置疑。而“超人特攻队”系列,无论是在第一集或第二集,我们都不会看到像是漫威或 DC 系列单一男英雄或是男英雄联盟拯救众生的情节,在《超人特攻队 2》中,男英雄是会出包的,只懂蛮力不懂智取的,单就这样英雄性别角色的翻转而言,这部电影是走在很前面的。电影最后看起来是孩子拯救了爸妈,也终结了超能先生与弹力女的性别角力,宣判平手,但是,就这系列电影不断在处理的“家庭”母题上与家庭中性别角色结构的叙事探讨,它恐怕还是不如画面处理的层次丰富、跳脱框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