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知道,完美并不是一个单一状态,所有事物在存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里都是完美的,只是它们各自以自己的方式来向世界展现完美的不同样貌。同理,已经存在的你,也是完美的,只是你相信自己并不完美。

我认识很多很上进的人,他们热衷于追求成长、提升自己。他们的上进心帮助他们达到了很多的目标,也让他们得到了许多人的赞赏。他们是一群非常努力的人,也非常的有行动力,在现存的社会体系下,这样的人往往都能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菁英分子。

但在光鲜亮丽的社会认同背后,他们却不见得能获得一段理想的关系。他们最常发生的状况,是希望对方能跟自己一起成长、一起变成一个更好的人,不管在任何方面,都希望对方能够和自己一同提升,两个人都能变得更好。

他们这种求上进的姿态和努力进取的心其实很吸引人,很多希望自己能变得精实,或是认为自己的人生没有目标的人们,会因此而喜欢上他们。认为在他们积极进取的光环旁,自己也能变成这种人。

如果他们没有太不擅于社交的话,这类人的感情一开始多半不会太有问题。因为他们的上进心,往往为他们带来良好的硬体条件或社经地位,他们在交住前会遇到的问题,比较多是他们看不上别人。

但在进入交往之后,满心希望伴侣和自己一同成长的他们,常会不小心将生活安排得过于精实,除了最基本的进修、努力、人生要有目标有方向有想法以外,严重者,甚至连休假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要被运用在有意义的地方,不允许自己的时间有一丝一毫的浪费。推荐你看:毕业后该走去哪?在你的时区,用自己的步调前进

我就曾经遇过一个很经典的例子:

在某次我参加的一个课程里,有一位女性提到她最近一直觉得很疲劳,大家问她有没有让自己好好休息,她回答我们:“有啊!我觉得放假就是要彻底的充电,我会尽全力去做任何能让我充电的事,所以我会特意到海边摆烂。”在她发表完之后,在场的同学们面面相觑、沈默不语,直到有一个同学开口说:“你连摆烂都这么努力啊?那妳真的有休息到吗?”

这是个过于精实的案例,精实到连休假都必须努力在“充电”这么不需要努力的事情上,以致于当事人虽然心里没有察觉,但身体却不断出现提醒她别再努力的警讯。

这类人就是如此的努力精实,精实到他们对另一半,也往往是用同样的标准去要求对方。


来源|unsplash

他们和指责的人不同,他们并不是故意要刁难或是嫌弃对方,他们只是希望对方也能成长,也能跟自己一样一直往变得更好的路前进,所以他们会竭尽所能的帮助对方,让对方也成为一个更好的人。而他们竭尽所能的方式,通常是带着对方一起参加讲座、读书、学习,却不见得注意到对方是否真心喜欢。

长期过于精实的关系到了最后,常常都是另一方被压迫得受不了,最后采取摆烂,或直接提分手告终。

这样的状况对于他们来说是很难理解的,他们会认为:“成长不是一件很理所当然的事吗?人怎么能够都不成长呢?这样很可怕啊!为什么对方会因为我希望他成长,而想要结束一段关系呢?”于是他们暗暗的难过,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期待下一次遇到的对象,是个愿意与他共同成长的人。

其实呢,这类型的人,通常会被我称为“精实焦虑”。他们热衷于成长的程度已经远远超越了“喜欢”,甚至是到达了“必须”的境界。他们无法停止成长,就像背后有鬼一直在追赶他们,只要他们一停下脚步,就会被鬼吃掉一样。而他们背后的鬼,则是从小来自父母的教条,以及认为自己不值得被爱的恐惧。

或许是从小父母的教育,或是发生过的事,让他们深深相信人必须不断进步、必须不断提升,否则很快就会被别人追上,而被别人追上之后,自己就再也没有被爱的价值,所以才会对于成长如此执着、对于无法领先如此恐惧。延伸阅读:成为自己的这条路上:减缓焦虑的唯一法则,就是行动

成长是确保他们能够继续被爱的手段。即使事实并非如此,他们也仍然这么坚信着,因为过去的经验告诉他们,只要能一直进步,就会得到称赞、就会被关爱,所以他们不得不继续抱持着这样的想法前进。而这样长年累积出来的信念,让他们即使不想要成长,也会因为停止努力成长后,自己看来似乎无所事事的状态而感到恐慌。他们并不知道,停止进步后的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自己的存在还剩下什么价值?

而让这个状况最难以化解的,则是这个社会的期待。“上进”是一件非常符合社会期待的事,所以这类人在非感情事务上,通常都会得到不错的结果。而这样的结果让他们对于“上进”的必要性更加的深信不疑,秉持着“为对方好”以及“我们要一起走下去”的心情,加上社会观感的加持,他们的正确性就变得更高了,他们可以光明正大的将这样的正确性加诸到另一半的身上,只要对方不愿意,就可以指责对方不上进、没出息、没未来。于是最后一段关系,就在“上不上进”的争执中结束了。延伸阅读:你怎么帮手机充电,潜藏了你的爱情价值观

如果你刚好是这类人,我想跟你说个曾经和这类人交往的经验。

很多年前,我交过一个很要求上进的女朋友。她是个极度社会化的人,她很知道在社会上立足需要些什么,也知道金钱与社会地位的重要性。当时的我很年轻,对于社会认同的渴望也很强烈,和她简直是一拍即合。

她常常跟我说要进步、要认真、要成长、要学习,我很认同她的想法,我也很努力,但却好像常常达不到她的要求。我不知道怎样才算够努力,好像只要没有达到一个社会地位的认可,或是存款没有达到一定的数字,就是一个在社会里不太成功的人。

当然,有时候的她也会因为疲劳或心情不好,而说出一些负面的话。这时候如果我认同她,她又会说:“不行啊,我说说而已,怎么可以这样。”这点也搞得我很混乱,不知道她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最后,由于我越来越无法负荷这样的上进能量,加上一直无法得到她的认同,我开始越来越沮丧,对于进步这件事也有点心灰意冷。我觉得自己似乎永远无法达到她的要求,于是我开始在这段关系中摆烂,因为我不知道要怎么处理才好。

我变得不想联系、不想见面,也不想维持感情,因为只要一联络,我好像就得去面对“自己是个不够好的人”这件事。我变得很想逃走,但心里舍不得这段感情,却又不知如何是好。


来源|unsplash

这样的关系,想当然是无法继续维持下去,所以我们分手了。对方当时也很难过,她只知道我不想维系,但她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几年后,她因为和当时的伴侣关系不顺,打了通电话给我。她问我:“你跟我交往的时候,我给你很大的压力吗?”我回答她:“嗯对啊,我觉得在妳心里,我好像永远都不够好。”她才明白,原来自己的感情问题,常常都来自于这过分的严格。

我并不是说上进不好,但当我们太致力于某件事的时候——不论是任何事─都容易忽略了弹性。

每个人都是不同的个体,既然是不同的个体,那各方面的能力自然也不同。有些人能够承受极大的压力;有些人非常有毅力;有些人非常擅于社交;有些人特别聪明。在每个人的特性不同的情况下,要求别人和你一样,是一件很困难,而且不合逻辑的事。

我知道当你在要求对方的时候,同时也是用极高的标准在要求自己,因为你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努力着,但你忘了,对方并不是你啊!对方有自己的步调、自己的节奏,跟自己的方式,对方不是不成长,而是你们成长的路径不同。

我能理解你并不想逼着对方,我也知道你只是希望对方也变得更好,然后你们可以一起走下去,但如果原本的方法行不通,那或许我们得试试别的方法。延伸阅读:恋爱言语学:没勇气说出真心话,但忍耐不会让你更开心

所以在这里,我建议你尝试的第一个方法,是容许你自己不那么努力。是的,我希望你可以有一小段时间,允许自己不成长不进步,甚至什么都不做,只是像个植物一样的活着。

所有我们不允许别人做的事、别人做了我们会看不顺眼的事,都是我们不允许自己做的事。我们不允许自己的事情越多,我们就会变得越僵化、越无法接受各种可能性进入我们的生命。这样的僵化状态,非常容易导致关系破裂,因为我们不接受对方存在着我们不认同的特质及形式,讲白一点,我们会无法中性看待对方那些我们所谓的“缺点”。

所谓的“缺点”其实都只是一种特质,它是我们对于自己不愿接受、不认同的特质的称呼。我们总是想扼杀掉这些“缺点”,但这些缺点不会因为我们的抹杀而消失,只是化作我们意识无法察觉到的“阴影”状态,持续留存在我们身上,并且在我们没有意识到的方面发作。

任何要求自己上进的人,都是想变得完美的人。当你相信只有完美才能被爱的时候,你就会用尽全力让自己变得完美,但在这个过程中,你不仅无法真正杀掉你的缺点,还会因为僵化的模式而破坏你所想要的关系。

要知道,完美并不是一个单一状态,所有已成形的事物,在存在的每一分每一秒里都是完美的,只是它们各自以自己的方式来向世界展现完美的不同样貌。同理,已经存在的你,也是完美的,只是你相信自己并不完美。

所以,我希望你学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允许自己不完美,因为你所追求的完美并不存在。放松是努力进取的相反,但它们必须同时存在,就像你必须呼气才能吸气一样,没有一个人能够不呼气却不断吸气的,所以也没有人能够不放松而持续努力,你必须给自己更多的弹性。

当你允许自己能够真正的放松,什么都不做也很好,就等于你相信了自己被爱的价值,你将不再被永无止尽的恐惧追杀,再也不需要担心自己是否会被追上、自己是否随时都可能不再被爱。你不仅允许了自己能够更轻松自由的生活,同时也允许了自己无条件被爱的可能,唯有如此,你才可能接纳另一个人,而不是用压迫的方式控制对方,让对方跟你一起被身后的鬼追着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