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在乎性别议题的人,作者看《复仇者联盟 4》,心情相当复杂。被边缘化的绯红女巫、撑起半个家的黑寡妇、还有能力越强,出场越突兀的惊奇队长,到底代表着什么?里面有剧透,小心点阅!

自诩为一位女性主义者,我一直对于漫威宇宙系列(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的超级英雄电影抱持一种又爱又恨的矛盾情感。

2008 年,当第一部漫威宇宙电影《钢铁人》(Iron Man)上映时,我还只是个刚接触女性主义不久的大学生,兴奋地冲到戏院去享受英雄电影带给我们独有的感官刺激与想像世界,飞天遁地的钢铁衣、无所不能的人工智慧贾维斯(Javis)跟男主角东尼史塔克(小劳勃道尼饰)财富与智商都过人的风流萤幕形象,让人着迷不已,但那时候的我,已经感受到一丝失落,因为以叙事上来说,这又是一部等待英雄拯救世界的老梗电影,而电影里的女主角小辣椒(葛妮斯派特萝饰),也一样是那个牺牲奉献的助理兼情人,钢铁人得力的左右手与最佳的陪衬。

随着一部又一部漫威英雄电影像永远跑不到终点的马拉松般接连上档,我也越来越对它们失去耐心,因为一向喜好电影带给我意想不到的转折、刻意留白所激发的想像思考空间与多元辩证的可能性,所以除了不耐英雄电影的可预测式走向与结局外,我更对于其中女性角色的再现不甚满意,一直到《惊奇超人》(Captain Marvel,2019)的出现(让我们等了十一年才等到一个还算满意的女性英雄形象也真够久),然而那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但我想说的是,在惊奇队长出现之前,因为没办法喜欢被超级英雄拯救或与超级英雄相爱这样扁平的女性角色,在漫威英雄电影里我一直找不到女性观者可以投射自我认同(identify)的女性英雄形象,所以当我沉浸在漫威电影带给我的幻想世界里,当我不否认很享受漫威电影带来的视觉与声光享受,当我惊艳于漫威宇宙复杂串联起的故事线时,我却不断感到充满罪恶感,因为我某种程度上喜欢这种父权叙事的英雄电影。

虽然我常在看完后碎嘴这又是一部超级男英雄拯救大家的戏码,但我却骗不了自己在观影时一波又一波不管是对剧情或对影像效果所激发的兴奋与感动,我面临了一种做为女性主义者,难以言说也不敢正视的超级英雄电影矛盾爱恨情结。(延伸阅读:漫威下一个英雄,会是 LGBTQIA+ 吗?


图片|来源

近年女性意识的抬头,好莱坞女性工作者开始了一连串对性别不友善的电影产业反击怒吼的诉求运动,从早年强调的同工同酬(equal pay)到后来大爆发的“# MeToo”与“Time’s up”,不置可否的对好莱坞电影工业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我们发现由女性主演的强档钜片变多了,女性的银幕形象也越显丰富多元,而身为超级英雄龙头公司的漫威影业,也跟上了这股运动抑或是风潮,尤其在《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Avengers: Endgame, 2019)这部影史史诗传奇电影终章中更可以看出女力崛起的影响。

电影上映后,漫威迷一面感怀钢铁人的逝去,一面讨论索尔(克里斯汉斯沃饰)搞笑的饱满身材,也一面兴高采烈地说着电影结尾大乱斗的磅礴场面,而其中短短约一分钟的女力大爆发经典场面,更为人津津乐道,但就叙事推演而言,这段女英雄集结打击邪恶的片段,不过只是代表电影希望维持的(表面)政治正确,实质上却无比突兀与矛盾。

漫威的幕后推手总裁凯文费吉(Kevin Feige)曾经说过惊奇队长(布莉拉森饰)是目前漫威宇宙中能力最强的超级英雄,他也曾在访谈中透露惊奇队长的超强能力,使得他们在呈现此角色时必须格外小心,才不会把她塑造成一个缺乏人性的角色。这或许是对于如何开发出令人有同理心的故事时,需要顾虑的重点,但这样顾虑,似乎也透露出漫威对于呈现女性作为强大力量的代表角色,塑造女性作为超级英雄的形象所面临的想像局限性。

而在《复仇者联盟 4 终局之战》中,当惊奇队长搭配上所有漫威英雄的女性成员,试图在大乱斗中打倒魔王萨诺斯(乔许布洛林饰)时,前后仅约不到两分钟的打斗时间就宣告失败,这点就漫威电影的角色设定与《复仇者联盟 4 终局之战》的叙事逻辑上来说是极为不合理的。此外,如果我们将片中女力爆发的片段与其他超级英雄与魔王打斗的段落长度做比较,会发现相差多倍,而这些女英雄与其他复仇者英雄们打斗的场景也似有若无的刻意区分,分野成女孩队与男孩队各别出击,暗示着男女角色份量与能力的悬殊。(同场加映:女英雄该多点微笑?《惊奇队长》Brie Larson 幽默回应性别歧视


图片|来源

当我们再仔细检视《复仇者联盟 4 终局之战》中几个主要女性角色的再现形象与关联叙事,我们会发现这些女性角色一样的落入某种以男性叙事为主的电影窠臼。在电影中推演叙事的重要角色之一——亦正亦邪的复仇者新成员涅布拉(凯伦兰吉饰),有着似夏娃般易受诱惑、摇摆不定的角色定位,偷偷从时光机器偷渡来到现代的旧版涅布拉更符合了传统女反派蛇蝎美人(femme fatale)的再现形象—性感、冷酷且另有不轨企图。

另一位电影中的主要女性角色——复仇者始祖黑寡妇(史嘉莉乔韩森饰),更有着蛇蝎美人的标准配备,无论是角色命名,女人味的红色卷发,低胸紧身皮衣装束,带有致命气息的美貌,活脱脱像是从 1950 年代黑色电影里走出来的角色,但在复仇者联盟系列中,她的表象与角色塑造一直是个有趣的对比,而在《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中,她的银幕再现更像是个如母亲般的角色,耐心等待、照顾并具有凝聚所有人的力量,而最后也如同母亲一般,为了她的家人(复仇者成员们)牺牲自我,结束了唯一一位女性初代复仇者的故事线。

与充满缺陷的涅布拉相比,黑寡妇有着高尚纯洁的使命感与好母亲般的奉献精神,“蛇蝎美人”与“好母亲”这种二元对立对于看好莱坞电影的观众应该非常熟悉。此外,同样是壮烈牺牲,黑寡妇的逝去在寥寥几位复仇者的追忆当中草草带过,但钢铁人的追思场景,电影却用了强烈的情感诉求与长篇幅的片尾段落呈现。另一位女性复仇者成员绯红女巫(伊莉莎白欧森饰),在复仇者系列中的存在感稍低,甚至连魔王萨诺斯在电影中都不禁问她“小姐你哪位?”,这个片段看似幽默,却也暗示了女英雄在漫威电影中的边缘化。


图片|来源

电影的结尾,除了钢铁人令人动容的追思重头戏外,另一个重点是交代复仇者联盟成功复仇后角色们各自的走向.其中索尔把阿斯嘉(Asgar)的统治权,交给了武神瓦尔基丽(泰莎汤普森饰),让她成为阿斯嘉的新任国王,而惊奇队长也在开头的剧情中被交待是外星球的守护者,这两位女英雄的叙事设定,对比守护地球的清一色男英雄们(包括剩余的复仇者与美国队长的继任者),偷渡了一个根深蒂固的意识形态,也就是女性在这样父权主导的叙事下,只能做为异域的领导者,永远是非主流,是他者。

复仇者联盟系列的完结,象征着漫威宇宙的一个里程碑,在这四部曲的经典作品之中,不论是女性角色的刻画、叙事与存在感,皆难以引起女性观影者的自我认同,在近年女力渐渐崛起的好莱坞,显得格格不入,就连刻意安排了一场“女英雄们的逆袭”,都只是粗糙的政治正确操作手法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