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婚现场像黑道谈判:你们要交换想法,而不是只有烛光晚餐】

八年前高山峰结婚又当了爸爸,大家说那叫浪子回头,不停猜想到底是什么原因。他说不是啊,没有人当过丈夫、当过父亲,你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怎么样。成家本来就是忐忑的决定。所以如何知道可以步入一段婚姻?你唯一能做的,是知道相爱根本不够,你们还得为这段爱保持马拉松式的耐心。

八年前,演艺圈里毫不避讳自己被称为“情场老手”的高山峰,宣布自己将步入了婚姻。从畅谈夜生活的日子,他迎接儿子、女儿相继出生,身份不断转变,成了亲子节目常客。

回想决定成家那年,他说大家都要讲,那叫闪婚,或奉子成婚;好像是因为什么不可抗的理由,让浪子只能回头。

但在下这个决定的当下,其实是很漫长的反省与挣扎:“毕竟,我们没有人当过爸妈、当过夫妻啊。”不论他是不是浪子、对方是不是贤妻,他说,决定结婚像黑道谈判,两个人都要认真问过自己、再与对方达成共识──我们有没有决心,一起成这个家?(同场加映:专访高山峰:当父母亲,你会辛苦一辈子,但没人告诉你做得很棒

“一起过下半辈子吧”求婚现场,你会很忐忑啊,哪有什么幸福感

那次,就是一通长途电话,像是把他一下子带到了别人的人生。他劈头就很坦白,说了当下的赤裸心情:

“当时我人在四川工作,她传简讯来说,因为月经没来、去买了验孕棒,可能怀孕了。我当下其实很焦虑,不知道该怎么办。男生嘛,就会想说‘不是有戴保险套吗?’”

在那之前,他可能根本没有太多所谓的家庭观念:“我真的不知道结了婚、有了孩子,自己到底会怎么样。”而电话那头,女孩告诉他,其实我也是有能力养活孩子的。所以就算你不跟我在一起,我也可以自己把他生下来、把他照顾好。他说好好好,我知道了,但妳可不可以等我回台湾,我们坐在沙发上,好好聊这件事?

他像是一下子明白,这已经不只是有没有能力、想不想去做,而是一个需要好好停下来、考虑所有的机会或命运,最后做出选择的人生交叉口。要往哪一边走,远方会有什么,没一样是掌握在手里的。“但我最后只告诉自己一句话:我愿不愿意跟她一起承担这件事?”

或者更准确的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冒个险?

半个月后,他回到台湾,对女生求婚。

在那个现场,没有浪漫的烛光晚餐、惊喜快闪,而是一字一句,有过深刻挣扎,什么都还无可确定的勇敢:“我跟她说,妳嫁给我。我也没经验,也没当过爸爸,也没当过老公。我无法保证什么,但我希望妳跟我结婚,我们一起做这个孩子的爸妈,开始学习新的身份。”因为有很多不无法保证,所以好像反而有某种孤注一掷的坚定。说给对方听,也像是再覆述一次给自己听。

“我知道我会一直为自己做心理建设。但她也得有这样的觉悟呀。她是很热爱工作的女生。”于是他也接着反过来问对方:“那妳呢?”妳有没有心理准备,一起挑战新的身份?

到这里,我忍不住开口问,经过这么多挣扎,你们有了这个充满勇气的求婚现场,当下有幸福感吗?

他停顿了一下,很快回应:“没有唉,还满像黑道谈判的,哪有什么幸福感。我讲我的想法,你讲你的想法,如果其中一方有一丝丝的质疑,可能就要再去想别的解决方法。”

但如果谈得拢,那就是一个成功的沟通──接下来的路,我们都准备好了吗?

要当夫妻,你们要对彼此的爱有耐心

婚姻像闯关,求婚是确认入场的仪式,而在这之后的每一天,都还像第一天一样——你永远不知道前方有什么在等着你们。

谈到维持关系,最困难的事情是什么?“首先你要健康,你要有体力,才能应付眼前关于家的一切琐事。不然这件事做不到、那件事做不到,你会对自己很不开心。”接下来,他觉得第二件事,是必须拥有耐心:“不要期望,任何事都会在转眼间得到改变。”

“譬如像我的生活,也还有很多对方还没接触过的事。要遇到了你们才会知道,自己的心脏够不够强大。”于是,你其实必须花上很多心思,确保眼前这条路是安全的。一段婚姻,或者一段关系,偶尔就会出现突然让你受到打击的事件;两个人,来自完全不同的成长背景,面对一件事彼此的观点不会相同:“这就考验,你们要怎么去面对?有些人就吵架、跟你闹。”

“其实走到现在,我觉得真的都跟第一天一样,我们知道彼此相爱,但你也必须一直不断地沟通、练习好好地讲话、让对方听懂。”

而对彼此的了解,也会跟着越来越深刻:“像她知道我有时候会情绪化,她可能就会缓个十分钟再跟我谈事情。而她也不是时刻在我掌握之中的人,我也是会传简讯表示我现在有事情真的要立刻找到妳,麻烦妳给我一个电话。”

一件一件,让双方知道这些都是可以被解决的事。像打游戏破关,而所谓夫妻,你们之间可以逐渐建立的默契是,不会因为一句一言不合,就突然死得不明不白。

于是,你们知道相爱,但相爱不够──如果你们永远有更新的挑战、如果你就是暂时无法知道事情会不会更好;但此刻的你们愿不愿意,为彼此练习对爱情保持耐性。


图片|高山峰粉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