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你感觉突然就成了父亲,一切来得太容易不知而所措,研究指出,在宝宝出生前如果做到这几件事,宝宝出生后你能更加倍地得到回报。

新手爸爸面临孕期时,他们一开始会遇到的问题是,有了小孩将对生活带来哪些影响。这通常是他们一直思考的问题,大多数的爸爸并不清楚他们即将面对的情况可能会带来重大转变。很多人清楚为人父母对于家庭与社交生活的影响,譬如日常生活会出现变化、伴侣关系改变及家庭的财务负担加重。

但是对柯林等某些男性而言,他们担心的是自己是否有能力承担这份工作,也就是他们能否胜任父亲一职。

以身作则对我是一种困扰,因为我一直想做个成功的人,得到父母和朋友的肯定,我也希望女儿这样看待我。

所以,我不希望别人认为我失败,也不想让女儿长大后变成失败的人。

我想确保自己有好好照顾和扶养她,确保别人知道我是一个好父亲。

─芙蕾雅(六个月大)的爸爸柯林

关于这方面最早出现的一项研究中,英国牛津布鲁克斯大学(Oxford Brookes University)社会学家蒂娜.米勒(Tina Miller)追踪一群新手爸爸进入父亲身分的情况。

其中一位受试者回想当初不确定自己是否适合当爸爸时这么说:“你因为自己的技能或个性而得到工作⋯⋯。至于父亲一职,你很容易就能得到,而且轻易得吓人。你会想,我可以胜任吗?我能应付得来吗?我真的不知道。”

然而,就我对新手爸爸的观察,这种想法一闪即逝,不但不会持续造成焦虑,反而让他们有机会重新定义自我,接受新的角色、身分或观点。在我研究的许多爸爸发现,作为父亲这件事会激励他们增进自己的能力,以确保自己成为孩子的好榜样,尽管在追求完美的过程中偶尔会无法达到自己设下的高标准。(延伸阅读:爸爸新手日记:看妻子身体难受,我能做什么?

虽然这种自己给自己的压力会带来一些负面影响,但好处是,当爸爸可以提升男人的自尊心与信心。我可以说,对于绝大多数访问过的父亲而言,当爸爸的感觉就像终于找到自己的天职一样。

即便是想像中难以接受父亲身分的男性,例如年轻人或缺乏适当模范的男人,我们也会发现这个角色让他们得以摒弃专制或不负责任的刻板印象,或是受到他们的父亲所留下的影响,转而效仿不同的模范,重新设定自己的角色与摆脱过去的阴影。


图片|来源

在美国,担任助产士的麻塞诸萨州大学(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博士珍妮.佛斯特(Jenny Foster)指出,孩子的观感驱使波多黎各的年轻父亲舍弃黑道生活、早死或入狱的连带风险,以确保能陪伴孩子成长、照顾与支持并作为他们最重要的榜样。对这些年轻爸爸而言,人父的身分彻底改变了生活与未来,让他们从帮派混混变成尽责的父亲。

但是,身分改变最大的父亲族群之一,或许就属育有小孩的同性恋,譬如赛门:

对于长大成为同性恋的我来说,从来没想过要当爸爸,这点也是决定出柜非常困难的一部分。我永远不会当爸爸,永远不会有小孩。显然,我接受了这点。

二十几岁时,我完全不在意这件事。事情本来就会如此。

结果,世界变了⋯⋯我们遇到彼此,很快就在一起且相处非常融洽。我们在许多方面都很幸运,有一间舒服的房子、生活无虞⋯⋯。

这些条件正好适合让我们育养小孩。

──黛西(六岁)和比尔(五岁)的爸爸赛门

直到不久前对大多数的男同性恋来说,成为爸爸还是遥不可及的梦想。社会对于同志领养小孩的观感与人工生殖法规的限制,加上孩子在异性核心家庭中长大最恰当的错误观念,让许多男性明白,自己因为性向的关系永远无法为人父母。

然而,在某些国家,大众的态度已有所转变,人工生殖的法规也解除了限制,如今,身为同性恋的男性实际上是有可能成为父母的,原本舍弃父职身分的他们,需要重拾希望、认知为人父的责任并勇敢承担。阿德里昂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我一直都想要有小孩。我记得十四、十五岁时在朋友圈出柜。而我遇到的最大问题是,“天啊!同性恋不能生小孩耶!”这一直深深地打击着我。

之后,随着年纪增长,我知道同性恋其实还是有可能当爸爸的。

于是,我一直都非常渴望有小孩。

起初,感觉有点像是,“我不能没有留下自己的一部分就离开人世!我不能就这样消失!”但现在,这不再是问题了。

──茱蒂(七岁)的爸爸阿德里昂

就我研究的同性恋父亲而言,“父亲”这个身分有时非常难为,因为他们没有太多同性教养的例子或模范可以效仿,许多人也发现,很难在同性恋身分与明显有性别区分的父亲角色之间取得平衡。基于这些原因,同性恋者向全世界宣告自己将为人父母,不一定会得到异性恋伴侣所期待的那种一面倒的正面回应。

不过,比起异性恋者,同性恋父亲在身分上拥有一个强大优势:父职角色比较不受性别所束缚。依社会俗成,异性恋的夫妻关系中有一个母亲与一个父亲,而这些角色及其牵涉的所有关系都由性别定义。但是,在同性恋的教养关系中,父母的角色相对弹性,可以根据伴侣两人的长处或倾向调整,并非依性别而定。

在英国,同性恋父亲的人口至今仍然非常稀少,但在我访问过的同志爸爸都利用这个弹性建构自己的角色。对赛门与他的先生卡勒姆而言,他们依照传统的异性恋父母的模式,卡勒姆从事全职工作、负责赚钱养家,而赛门则全心全意地扮演好他所谓“妈妈”的角色:

这显然与文化和性别有关,但我感觉自己适合当妈妈,因为我喜欢处理家里各种事情。我接孩子放学;他们晚上睡不着觉时,会要我哄睡。他们需要人照顾、安抚,或是有任何琐事,大多会来找我。我觉得自己像是个母亲。

──黛西(六岁)和比尔(五岁)的爸爸赛门

相较之下,阿德里昂与诺亚利用不被性别界定的情况,扮演真正共同扶养孩子的父母,不受任何分配家务或倡导母亲作为主要家长的文化规范所限制。

我们一起经历这个过程。我们领养女儿,靠自己的力量安顿一切。我们处于同等的地位,一起去了解我们的宝宝,而不是像异性恋家庭那样,“噢,孩子在妳的肚子里待了九个月,你们有密不可分的情感,做父亲的感觉就像是外人一样。”

──茱蒂(七岁)的爸爸阿德里昂


图片|来源

对于现代西方同性恋家庭中的爸爸而言,新颖的同性父母教养型态所带来的弹性,让他们更能成为尽责的父亲。没有数世纪文化与传统的枷锁,身为同性恋的爸爸得以重新定义自己的角色。

不可否认,成为爸爸这件事会改变一个人。但是,这些变化早在把孩子抱入怀中前,便已开始。随着伴侣怀孕,进化机制使荷尔蒙与伴侣同步化,个性也会变得一致。在你抚摸妻子的孕肚、对宝宝说话唱歌的同时,建立情感的强力荷尔蒙催产素与多巴胺也开始发挥作用,驱使与未出生的孩子形成依附关系—如果你的想像力够丰富,这项工作也会比较轻松。

孩子出生之前,体内的睾固酮含量减少、性格转变;对外交际、寻求家庭以外的刺激的欲望会下降,对于全新经验与亲密社交互动的接受程度则会提升。此时,你准备当爸爸、与伴侣一起养育孩子。彼此对于家庭的面貌有共同的目标与愿景。你正在准备成为一位父亲。

一切的科学机制背后的现实意涵是:倘若你在伴侣怀孕的九个月中置身事外,之后就有可能尝到苦头。你现在为了与宝宝培养感情所付出的努力,在未来宝宝出生后,就能得到千倍、万倍的回报。因此,无论你感觉多么可笑,都应该试着对胎儿说话,跟他/她聊天、唱歌给他/她听,还有摸摸他/她。如果你喜欢英国乔叟(Chaucer)的故事,就念给宝宝听,只是要让他/她听听你的声音。(延伸阅读:我家德国老公的真实告白:当“年轻爸爸”的十个好处

试着想像宝宝的模样,他们会是什么个性?长得像爸爸或妈妈?你们会一起做哪些事?你会是哪一种父亲?趁现在还不用照顾新生儿时,可以花时间与伴侣、家人、朋友聊聊;宝宝出生后,生活将会如何,以及可能会怎么做。担心即将出现的变化是正常的,但万一你的心情从担忧变成焦虑,便应该与亲近的人或健康与社福专业人员谈谈自己的想法和恐惧,或者到网路上寻求他人的协助。

记住,现在照顾好自己,代表未来能在宝宝出生之后提供完全的支持,为你的新角色、新家庭与新生活全心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