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摆地摊教我的事:无论何时都要当一位专业人士。为什么呢?因为门外就是战场。这关系到我的生命(饭钱), 没有经验的人是做不来的。

在推销信用卡的老太太们之中,有些人送客户仿冒皮包、皮夹当作契约谢礼。这种谢礼在客户之间反应非常好。时常可以看到许多人办卡的实际目的不是信用卡,而是为了拿皮包,我就在想,说不定可以直接拿这些东西来卖。

我费尽心思从老太太那边拿到卖仿冒皮包的人的电话,并试着连络。我想和对方约出来见面,但却马上被拒绝,没能见上一面。

历经一番艰难且曲折的过程后,我成功批到一批仿冒皮包,便开始生平第一次在路边摆摊叫卖。

我一面做推销信用卡业务,一面抽空卖仿冒皮包。在贩卖仿冒皮包时我感受到,人们在消费的时候并不理性。当下若认为自己是在进行合理的消费,但实际上却都是天大的误判,因为比起实际需求,顺从情感而买的状况反而更多,大多是先买了,再自我合理化。

“反正本来就想买尺寸小一点的钱包,今天真是买到好东西。”

“因为要去旅行,这一点东西本来就有必要买。”

大部分都是这种情况。当然,不只这些。

“帮我订李多海的皮包。”

“帮我找洁西卡的机车包。”

“我想要高素荣的包包。”

如果依照客户的需求弄来最近流行的冒牌名牌包,很多人之后会跑来要求说:“以后不要在这里卖这种包包!”因为不想和别人拿一样的皮包。这种人还满多的。

人们通常会看着比自己富裕的人,想着要有更好的职业、更好的恋人、更贵的皮包、更好的车、更大的住家等等。可是每当有人开始羡慕,模仿的越来越多,这个东西就不再特别,变得再平凡不过。但我们仍然持续被这样的东西制约,难道没关系吗?难道没有让自己变得更有价值的方法吗?同场加映:【姐的狂语录】姑娘,与其贪便宜不如把自己活成独家限定


来源|unsplash

寻找“为了自己”的人们

贩卖仿冒皮包没办法做太多次,因为会被警察临检,所以没办法在同一个地方待太久。

因为我也辞掉做了一年左右的信用卡推销业务员工作,必须开始找新的工作。

在一次意外的机会下,我看了〈现在对青春来说最需要的东西是什么?〉这部演讲影片。影片中的演讲者是一位中年男性,留着长头发、蓄着蓬松的大胡子,以及一副看起来不是很清爽的外表。我后来才知道,他是网路新闻《挑剔日报》的创刊人金于俊。

三十分钟长的影片,实在太令人印象深刻,我甚至花钱换了更贵的手机网路费率,看了它数十次。演讲的内容可以归纳出以下三点:

  1. 成为自己欲望的主人,找出“可以让我变得幸福”的是什么东西。
  2. 如果有想做的事情,必须“现在当场”去做。
  3. 做某件事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去做”。

影片看着看着,不由自主地对这位中年男子尊重起来。他那不清爽的脸庞上逐渐发出光芒。脑中逐渐被他所说的话给占满。

至今为止,我为了赚钱一直做为“劳方”,为了老板、为了公司认真工作。除了为了改变自己的个性,我从来没有为自己做过什么事情。我不想再这样浑浑噩噩地生活下去了。延伸阅读:专访 W TAIPEI Insider 徐新瑜:如果这个工作只让你感到快乐,你应该离开了

首先我来到了图书馆。开始阅读一本韩国大企业老板的自传,同时也读名师们推荐的书籍。

但是没有一本书为“现在要做什么?”提出解答,虽然迫切希望有谁能够教我这件事,但答案还是得自己去找。

我想成为“主体”来工作。

至今为止,我总是依照别人的指示工作,如今我想成为自己的主人工作。在书中那些赚大钱的人的共通点,就是“做生意”的人。在贩卖仿冒皮包的过程中,我感受到做生意的魅力,于是也想要全心全意地投入看看。

因为我没有资本,也没有经验,能够立刻开始做的就只有摆地摊。


来源|unsplash

首先我去区公所取得营利事业登记证(如果想要拿到批发价,必须要有营利事业登记证才行),接着开始到东大门、南大门、弘大、明洞等地方寻找做生意的人。找到人之后,如果他卖的是食物,那就买他卖的食物来试吃,如果他卖的是物品,就买他的物品,一边拜托对方传授自己做生意的方法,不过全都被拒绝了。

就他们的立场而言,没头没脑找上门说想要学做生意的年轻人,根本就是不速之客。

一路到处碰壁,最后在地铁新林站附近遇见一位摆摊的老板(为了方便起见,就叫他权老板)。

权老板摆了超过十年的路边摊,非常独当一面,做生意的手腕已经好到无论周遭有多少路边摊,客人总是只聚集在他身边。可是他也是一口回绝我想要学习他做生意的祕诀的请求。

但我知道如果就此放弃,就再也没有办法了。于是我每天去找他,无论他到餐厅还是停车场,我都紧跟在后。最后权老板跟我要了电话号码。延伸阅读:法拉雅说职场|工作量爆表?你可以临阵放弃,也可以锻炼能力

“我下次去批货的时候会打电话给你,记得接我电话。”

“谢谢!谢谢!”

之后,权老板把我带去和他批货的盘商见面,并把我介绍给盘商。

那个地方有各式各样的东西,像是厨房用品、玩具、化妆品、填充娃娃、生活用品等。多亏有权老板,让我可以拿到低廉的批发价,得以和之前那些批货给我的小盘商平起平坐。

但是货批到后,负担也随之而来。如果没卖掉的话怎么办?产生库存的话又该怎么办?

都还没开始卖东西,我就开始担心产生库存了。

脑袋里的计算机不停运转,我持续烦恼的同时,权老板向我走了过来。

“喂,你是来看房子的吗?担心这么多做什么?卖不掉的话给我就好,我来卖,这样可以吧?”

我批的货大概有一万七千元。盘商的老板说因为我才二十三岁,看起来很乖,给我八百五十元当作油钱。一受到鼓励,心中便产生了“我一定要认真做”的意欲。

“不管是要重新开始做什么事情,或是一定要达成什么事情,就必须去请教该领域的专业人士。”

我心中这么想着。在学校里就算只是原地坐着,老师也会主动全盘说明给我们听。但出了社会就不一样了。

若我在原地按兵不动,便无法遇见该领域的专家,更无法学习该领域的知识。想要学,就得要直接上门请教才行。

因为打工,我学到了⋯⋯

在激烈的生存竞争中活下来的法则,就是需要和别人不一样,那专属于我的生存策略。

无论何时都要当一位专业人士。

为什么呢?因为门外就是战场。

因为这关系到我的生命(饭钱), 没有经验的人是做不来的。

希望能有更多的机会, 让像我这种没经验的人, 可以学习的生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