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成人片演员 Mia Khalifa 符合主流审美观——丰胸、细腰、翘臀,让她大受欢迎。然而,最让她恐惧和担忧的,也正是她的身体。妳在成长过程中,或许也常对自己不满意,害怕被批评外貌。亲爱的,这不是妳的问题,是我们的社会出了些差错。

2019 年 09 月 05 日,前成人片演员 Mia Khalifa 接受 BBC 专访,分享她在过去演出成人片的经验与感想。当时投身 AV 产业的 Mia Khalifa 正值 21 岁,在街上被工作人员相中。他们称赞她漂亮,说服她成为“裸体模特儿”,在资方的手法操作下,她似懂非懂地签下那一纸合约。

尽管 Mia Khalifa 在成人片界颇有名气,为公司与色情影音平台创造上亿的浏览量,以及好几百万元的收益,身为演员的她,却只拿到 12000 美元的酬劳。而这种劳资不对等的情形,在成人片产业中相当普遍。

当主持人问及,公司是否把她当成全然的赚钱机器时, Mia Khalifa 毫不犹豫地点了头。

性别力百科

色情

Pornography

透过图片或文字描绘的性露骨的妇女附属状况,这也包括女性被非人化为性对象、东西或商品;享受痛苦或羞辱或强暴;被捆绑起来、切割、毁害、瘀伤,或肉体疼痛;摆出性屈服、奴役或展示的姿态;身体被裁减得剩下部分、阴道被东西或动物插入、在故事情节中被贬抑、受伤、受折磨;看起来肮脏或低人一等;流血、瘀青、疼痛都呈现性意涵。

参考资料:MacKinnon, 1987

拥有 S 曲线的我,也拥有最深的身体焦虑

Mia Khalifa 的外貌与身材,很符合主流审美观——丰胸、细腰、翘臀,这也让她在成人片界大受欢迎。然而,最让她恐惧和担忧的,其实就是她的身体。

“我童年时期一直都受到体重问题的困扰。我从不觉得自己有吸引力,也不觉得自己值得被男性注意。”

于是,Mia Khalifa 开始减重,但胸部也因而变小,这点让她非常在意。

“我最大的不安全感,来自我的胸部。”

她运用一些方式让自己的胸部变大。“我那么做之后,我开始得到男性的关注,我从不习惯这种关注。”

“我觉得除非我保持我的样子,和依照人们对我的要求去做,或者满足人们对我的期待,不然我就会失去关注。”

而 Mia Khalifa 的身体焦虑,可能也发生在许多女性身上。

回想成长历程,你或许也曾经历或听闻,许多女性是如何被批评外貌。其中一个原因,来自于媒体对于女性形象的塑造。(同场加映:如果你也有外貌焦虑,与其相信广告,不如相信自己

在《女性研究自学读本》 (Teaching Yourself Women’s Studies) 一书中,作者 Joy Magezis 提出:“⋯⋯媒体通常是以男性观点呈现女体(将她当成客体, object ),而不是去呈现身体里面的那个女人(主体, subject )。”

08 月 06 日,我们在 facebook 募集“一句话说你遇过的外表攻击”,收到近千则的留言,许多人都曾有被批评外貌的经验。如果你也想分享,欢迎和我们聊一聊。

 

“我觉得任何人都有可能缺乏自信。不论你是来自一个很好的家庭,或者家庭背景没那么好。”

我自己做的决定,可我也真不敢拒绝

即使退出成人片界后, Mia Khalifa 也无法完全从过去脱离。那些影像会一直在网路世界流传,她没有权利要求删除或撤下,而且难以得到相应的报酬或补偿。另外,在 Mia Khalifa 的内心深处,则留下很大程度的创伤与压力。她说,当她在公众场合时,特别容易感到焦虑与心慌。

“我觉得人们可以看穿我的衣服,这带给我深深的羞耻感,它让我觉得我失去了所有的隐私权。我也的确失去了,因为在 Google 上一搜就能搜到我。”

她曾在成人片中,扮演一位穿戴伊斯兰头巾的女性,因而遭到抨击。其实,在拍摄当下,她认为自己应该要拒绝,因为这对穆斯林而言具挑衅意味。

“我一字不差地告诉他们(工作人员):‘你们会害我被杀掉的’。” Mia Khalifa 说,“但他们只是大笑。”

当时,要说出自己的想法,让她感到非常紧张与害怕,更不知道该如何继续坚定地拒绝。


图片|来源

从噤声到愿意谈,是艰难但必须的路

“我没有把自己视作一名受害者,我不喜欢那个词。确实是我自己做的决定,尽管那些决定很糟糕。”

看似事过境迁,但那些伤痕,至今仍对 Mia Khalifa 造成影响。现在,她决定站出来,针对成人片产业,诉说自己的想法,盼带给其他和她经历相同情况的女性,拥有开口与面对的勇气。(推荐阅读:政大副教授康庭瑜 X 女人迷 Audrey:文明多长,叫女人闭嘴的历史就有多长

或许,你也曾在某刻,觉得不舒服、不对劲,但你却不敢言说,害怕是自己小题大作。我们想要鼓励,女性们勇敢开口,明确表达自己的意见与心声。

从Mia Khalifa 的个人故事出发,我们看见,社会氛围和性别体制如何作用在一个人身上。

个人即政治 (personal is political) ,身体焦虑、男性目光、无法勇敢说“不”,可能是你我都会面临到的困境与问题。愿有一天,我们能真心喜欢自己的身体,不为批评所动,也可以全然拥有拒绝的权利与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