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凡妮莎写催眠故事,从一位交友平台客户的故事里,看见每个人其实都不完美,但是可以试着接受真实的自己可爱的一面。

雪怡的外观很清秀,带着慧颉的眼神进入了谘询室。在她填写完个人资料表后,我看着职业栏位写着‘姻缘规划师’,便好奇的问了一下她的工作。

“简单来说,就是在交友平台上面协助客户做配对媒合,就是有点像媒人的工作啦。”


图片|来源

我们聊起了她的工作甘苦谈。她向我小小抱怨了一番:“凡妮莎,像你这样的工作都要吸收客人的负面情绪应该很辛苦吧?最近我遇到了一位客人,很是让我困扰呢⋯⋯”

将人生期望投注在交友平台上的客户

原来,最近雪怡接了一个案子(以下这位男士化名为 Z),Z 的整体条件是很难配对的条件,连资深同事一开始都建议不要接了。

“该怎么说呢⋯⋯他的某些条件在配对平台上不是很吃香,虽然有告诉他公司觉得我们的平台不太适合他,但他依旧很想一试,我就抱着看看自己能帮他多少忙的心态接下他。”

“一开始和他接触时觉得他没什么侵略性,人也还算诚恳,但和他互动一段时间后,我发现他现实生活里的人际关系可能不是很顺遂,他来缴费做交友媒合,感觉上是把平台当作是人生唯一的希望!”

雪怡接下这案子后,试图说服 Z 从先改变自身条件开始,使出浑身解数来改造 Z:从买新行头改变外在、换新的形象照、甚至推荐人际关系的书给 Z,希望他连内在状态也一并调整。

“可是他好像不怎么领情,只关心这几个月来的配对着没有进展,甚至昨天还传了讯息说:你还想帮我配对吗?我想听你的真心话。”雪怡看起来有点忿然。

“Z 的讯息是什么意思呢?”我好奇的问道。

“我觉得他是自己也觉得沮丧想放弃,可是又想要我鼓励他⋯⋯其实这阵子我为他额外做了很多付出,已经超过这份工作的责任范围了,可是他却连声谢谢也没有,所以我也不是很想再鼓励他了,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呢!”

于是,催眠的旅程从这里开始。我请雪怡闭上眼睛,感受一下这个事件带给她的心情⋯⋯“我觉得他很荒唐!该怎么说呢,应该是无力又生气吧。”

我接着询问她,过去有什么样的事情,有相似的感受呢?(推荐阅读:催眠故事|放不下一个人?或许是你不知道自己要什么

妈妈与阿嬷之间的婆媳心结

时光回到童年,本是小孩最喜欢的农历过年,家中的气氛却有一丝沉重:“弟弟爱玩不吃饭,妈妈怎么哄骗弟弟还是不听话,奶奶的表情像是在嫌弃妈妈:‘怎么这么笨,连小孩都教不会。’”

从小被阿嬷带大的雪怡,对阿嬷很是崇拜:“阿嬷的个性很强势精明,总是能将家里的一切打点好,耳濡目染的我,觉得家里干干净净的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呀!小时候她们之间彼此的抱怨,我心里是比较偏向阿嬷那边的,也会偷偷在心里怪妈妈不够会打点家务。”

“可是当我长大之后,才发现人生要顾的东西真的好多喔⋯⋯要花时间陪家人、跟男友约会、还要好好工作,有时候琐碎家事真的没有办法顾及,我才稍稍能够体会妈妈的感受。”

我引导雪怡面对妈妈,说出内心愧疚的感受。说着说着,雪怡却突然噗雌一声笑了出来,“我发现妈妈的表情好像不怎么在意耶~她好像老早就接受自己大而化之的个性了,也觉得这样的她没什么不好。”

“原来是这样呀!可以接受自己的缺点跟限制很不容易呢!”我也会心一笑。而话峰一转,我继续询问雪怡:“那么如果可以回到那场团圆饭,你会想要对阿嬷说些什么吗?”

雪怡的表情尴尬了起来:“我也不知道,我觉得阿嬷的个性是不会改的。”

阿嬷强势的外表 层层包裹着不识字的自卑

随着潜意识的牵引,雪怡说出了一段故事:

一位女性生长在平凡的家庭中,结婚生子后,将重心放在孩子身上而与先生感情变得淡薄,没有话聊。

但是当孩子慢慢长大,上了小学之后,这位女性开始思考要开创自己的工作,于是开了成衣厂,从本来的1人公司慢慢扩大,一直到退休前已经是50人规模的公司了。而创了业之后,因为跟社会重新接轨,与先生的感情也升温了,退休时看见的,是老夫妻一起游山玩水、互相扶持的情景。

我问雪怡对这段故事有什么样的感觉,她说:“女人好像还是要有一份自己的工作,因为当女人重心只放在家庭上、跟社会脱节的时候,好像会跟老公没有什么话聊。”

然后雪怡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我觉得这不是我的前世!但是我确突然懂阿嬷的心情了。”

“其实,以我阿嬷的能力跟个性,如果她有接受教育的话,也许就会是这样的人生吧,除了家庭之外,也开创一番自己的事业;这样的人生,应该是阿嬷梦想中的人生版图。”

“我觉得阿嬷不敢走出家庭,所以重心都只放在家里面的琐事上,所以不管是家事、还是家里的每一个人,她都想控制在她认为的、理想的状态下。其实她的控制欲,来自于对自己不识字的自卑。”(推荐阅读:蔡康永专文|被自卑拖垮?那就去认识“真正”的自己吧

我们都不完美,接受真实的自己可爱的一面

“了解阿嬷的心情之后,回到年夜饭那晚,妳想对阿嬷说什么呢?”我问雪怡。

“阿嬷,很谢谢妳这么用心的照顾大家。”雪怡含着泪,道出了她的感谢。

接着,雪怡挽起阿嬷的手撒撒娇:“难得过年,我们大家都放轻松一点,大家都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开心的一起过过年好吗?”

“就像,少根筋、大而化之的妈妈,其实也傻得很可爱对吗?”我想了想回答雪怡。

雪怡漾起了微笑,点头认同。“其实我的个性跟阿嬷很像呢!性子急,做事也可以很快做到位;所以面对客户 Z,我总会觉得:‘这样有什么难的?’”

“但是,每个人都是有自己的步调跟选择的,我不应该用自己的标准去判价每一个人。”

“我应该告诉他,其实他这几个月来已经有一些进步,试着多鼓励他一些。也许这些改变对他来说已经不容易了,至于他要不要继续配对,应该由他自己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