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看《俗女养成记》,想到旧时代女性,婚姻里的最后防线时常只要一句“反正妳第一次也不是给我”,这句话就足以把女人给千刀万剐。女体的自身价值,除了那“一次性使用”的贞洁外,再找不出其他的东西,这是女性的悲哀。

文|小羊贝贝

“伊就是结婚头一暝,乎她尪发现不是‘第一次’ ,才会被人打,连鞋仔咙呒穿,光着脚跑回来。” 姑姑、小婶,连同我的母亲,三个女人一台戏,议论着隔壁远亲的新婚女儿,半夜光着脚,骑机车回娘家的天大事。

第一次要留到结婚,否则没好日子过

“好佳哉,阮是第一次就给阮尪,呒早就被人打死哦!”,“都丢咩!”,“妳以后呒汤呷人黑白来,要留到结婚那天,哉呒!”,“哉。”我嗫嚅回答。天啊,当年八岁的我,到底都听到了些什么。


图片|来源

过了十年,处女情节迷思仍在

我是七年级生,过了十年,处女情节迷思似乎没有太大进步。 “欵我想去做处女膜重建手术耶”大三时,坐我隔壁的班花担心地跟我说。她接着说:“我妈的朋友要介绍他儿子给我,他们是医生世家,对未来媳妇很要求,我妈知道我偷交男友,超生气的, 说要带我去做手术,不然不敢把我介绍给她朋友。” “呃那妳要去做吗?”我问。 “可以啊,我想去,想嫁医生,就要清白干净。”漂亮的班花说。

处女不是幸福保证,为何仍执着那片膜?

她去做了,毕业后也真的嫁给医生,生了两个孩子,八年后离婚了,我猜理由绝不会是,非处女。而我的姑姑、小婶、母亲三个女人,除了没离婚之外,就像大多数四年级父母那辈的婚姻,没有一对是岁月静好,执子之手的,全都是打打杀杀战过来的,但就她们的说法,若无处女膜挂保证,婚姻一定比现在更惨,老天,那还会有多惨?!

上一代那些破破烂烂的婚姻,需要用这一句 “好佳哉,我是第一次给阮尪,呒早就被人打死”来保住自己; 丈夫可以嫌弃我煮的菜,毫不客气挑剔我的外型,不满我对孩子的管教、鄙视我的经济依赖,甚至随便践踏我的尊严,但我绝对不容贞操被一丝一毫的质疑,绝对不行,那是父权社会下衍生出的一道保命符,婚姻里的最后防线。只要一句‘反正妳第一次也不是给我’,这句话就足以把上一辈的女人给千刀万剐。她们的自身价值除了那“一次性使用”的贞洁外,再找不出其他的东西,这是旧时代下,女性的悲哀。(延伸阅读:【性别观察】处女膜重建手术,不是处女的新娘我不要?

《俗女养成记》演出处女膜教育的共鸣

我从小被教导,处女膜是婚姻保证的第一道门槛,幸福的入门票,最近火红的台剧 《俗女养成记》中,女主角的阿嬷就以释迦来比喻女人的贞操,告诫孙女“婚前是处女,婚后才幸福”。原来!这竟是六、七年级女生普遍的家庭教育。(延伸阅读:“妈,我有欲望,也想做爱”和母亲谈性,从处女膜开始

女性价值不该再用处女膜来决定

根据统计,初夜落红的机率大约 4 成,换言之,3 人之中,可能仅有 1 人会见血。况且,处女膜重建手术,只需 30 分钟,在性行为发生前一个月做,是最佳时机,真有心要做,男人能分辨真伪吗?女性的价值不该再用处女膜来决定,独立思考、经济自主、享受独处、多元思辨,这些才是最重要且更该学习培养的女性力,永远凌驾在那片膜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