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平常做梦吗?如果你梦到家里正在装修,觉得有些心浮气躁,可能是内在正在暗示你——你的世界正在失去秩序⋯⋯

梦者

Lily,女,三十八岁。

梦境

我的家里在装修,很乱,我的心里有些烦。

分析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梦,不过,它有一个很棒的引子。

Lily 是我在广州莲花山上催眠课的同学,她做这个梦的前一天上午,给我们上课的世界顶级催眠大师史蒂芬.纪立根老师讲了一个故事。

法国一个男孩,八岁的时候和同学在教室里打闹,不经意摔了一跤,眼睛撞到尖锐物,双双失明。

对于一个八岁的孩子来说,这是何等残酷的意外。然而,这个男孩却很快就接受了这一事实。当医生说,你会终生失明时,他反而有一种奇特的感觉,自己好像正处在一个光明的世界里。这个世界充满能量,当他调整自己的频道“听”到这能量时,一个光明的世界就在他面前展开了,他似乎还可以听到别人的内心世界。


来源|unsplash

这个男孩成长为一个青年时,赶上了纳粹德国侵占法国。他和另外三名青年参与创办了一个反纳粹组织,成员最多时有一万五千余人。他的一个重要工作是面试想加入的成员,以防止间谍的闯入。

面试时,他只是坐在那里,去“听”那能量,以此来判断对方是否合适。(延伸阅读:学习说话技巧前,你该做的,是“找到自己的声音”

一直以来,他总是对的,只有一次错了。那次,时间很紧迫,而对方又是他们中的一个人的好朋友。他开始用头脑来做判断,对自己说,这个人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但他感觉到,能量场中有一块很黑的地方。尽管如此,他还是想,这个人就算有点问题,总归还是可以信任的。最终,他同意吸收这个人进入他们的组织。

很不幸地,事情发生了。这个人果真是间谍,他出卖了整个组织,大部分的人被抓并被送进集中营,不少人死在集中营里,但这个负责面试的青年生还了。

二战后,这个青年成为一名作家,在一所大学教授文学,并写了自传。在自传中,他一再强调,我们每个人的内在都有光明,而我们的欲念和思维把我们卡住,让我们远离了这内在的光明。也许因为失明的关系,他比普通人更容易碰触到这内在的光明,但有的时候,光明会黯淡下来,甚至几乎要消失了。

在他的家中,如果他让自己自信地行走,毫不犹豫地投入,那样失明对他没有任何阻碍,他能“看”见家中一切事物。但是,如果他走神了,譬如走在房间里,却想着锁里的钥匙,想它是有敌意的,那么每一次他都会被伤到。

在自传中,他写道:

当我的心平和时,无论走在家里什么地方,我在前一刻就会知道,房间里的东西在哪里。但如果我生气了,不管生气的缘由是什么,家里所有的东西好像比我还气,会在最不可思议的角落里躲起来,像乌龟一样躲起来,像疯子一样野起来,这时我会不知道我的手和脚该放在哪里,并且很容易就会撞到东西。

我学会不嫉妒、不友善,因为一旦如此,就会有一条绷带封住我的“双眼”,突然有一个黑洞在我周围打开,我只能无助地待在里面。

⋯⋯有了这个工具(内在光明的指引),我为什么还去在乎规范?我还需要红绿灯吗?我只需要信任那个光明的所在,它会教我怎么生活。

这是一个很动人的故事。纪立根老师在讲这个故事前,先集中讲了他的老师米尔顿·艾瑞克森的生命奇迹。这两个故事的类似之处是,故事的主人公都遭受了命运的无情打击,但他们并没有抱怨自己失去的一切,而是由衷感谢自己所拥有的,最终他们开启了生命的广阔空间。(推荐你看:人生是一场长途旅行:勇敢迷路才有出路

对此,纪立根描绘说:

“任何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是一个机会,是一件礼物。有些礼物非常可怕,即便是你的敌人都不愿意给你,但当它发生后,请接受它。一旦接受,它就是一个礼物。”

这个故事中,纪立根着力讲了男主角在自家房间里的故事。而后 Lily 便梦见了自家房间装修的故事,显然是法国男孩的故事引起了她的共鸣和反思。


来源|unsplash

房间,可以理解为心或自我结构,而 Lily 梦中的房间正在装修,其寓意是 Lily 认为自己需要成长,而且是主动地成长。

Lily 上了很多课程,这次的催眠课只是其中之一。她说,她上课的目的是想更好地帮助别人。但这个梦或许是在提醒她,她上这些课更重要的是“装修自己”。

房间很乱,这或许有双重含义:Lily 的内心有点乱,Lily 的“家”,也就是重要的亲密关系中有些麻烦。

通常,当一个人内心有点乱的时候,很容易找到外在的理由,觉得是别人,譬如配偶和孩子令自己心乱。然而,法国男孩的故事很经典地显示,当你在一个房间里迷失时,不是因为房间自身所导致,而是因为自己的心先迷失在愤怒、嫉妒或不友善中了。(延伸阅读:塔罗占卜|你的内在小孩,有话想对你说

考虑到这个故事和 Lily 的梦的紧密连结,可以说,这个梦是在提示 Lily,你感觉到乱,首先是你的心乱了,很可能是你先愤怒了。

你的心失去了秩序,于是外面的世界──家,也失去了秩序。

怎样才能恢复这个秩序呢?可以透过“装修”,将“家”修饰成自己所希望的样子,这是我们喜欢做的事情。

也可以向法国男孩学习,学习相信内在光明的指引,学习把自己像这个男孩一样,交给自己内在的灵性,让它指引自己。它可能会将自己带向自己所希望的方向,但也很可能不是,这时她要听从于它。

如果不这样做,而仍然执着于自己意识层面的希望,那么就会像法国男孩招募那个间谍一样,就像他在房间里行走一样,会“摔跤”。